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四十四章 那姑娘是个贼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51 2019-11-15 11:59:00

  她嘴里的司姑姑就是当今皇后无疑了。张月容一改先前的漫不经心,珍贵的尝着最最尊贵的女子都馋的点心。

  “司景离那厮昨日哭了没?”

  一大老爷们若是哭了。她又可以嘲笑多日了。若不是昨日爷爷看的紧,她可是想呆在司府看笑话的。

  张月容小口小口的吃着,司景离?司家二公子?

  “没,不过被关在书房了。现在还没放出来。”

  孟子晚拍手叫好。

  孟子晚把一只腿架在石凳上。吊儿郎当的抖着腿。

  听着萧卿问。

  “听闻张小姐琴技了得?”

  “闹着玩罢了,不值一提。若是萧小姐想听,月容可以弹一曲。”

  恰巧这里摆着琴,张月容跃跃欲试。

  萧卿也只是随口一说,哪里想到张月容当真了。她又不懂那些

  脸一抬,拒绝了。

  “啊,不想。”

  张月容的脸瞬间涨红。

  孟子晚心里憋笑,但见张月容涨红了眼。

  于是道“方才听闻张公子前年得了榜眼,想必其中很是艰辛。”

  顺着孟子晚给的台阶,张月容瞧她顺眼了一些。她多年的教养提醒着她人前万事不可怒。

  “那是,长兄最是刻苦了。读书人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,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。我自小便崇拜他们。”

  他们张家便是书香世家。这也是她最引以自豪的。

  孟子晚却不不以为然:“读书人总爱拿些破道理教导人。”

  说到这,她讲起来前些日子发生的事。

  “前几日街上一个书生愣说是一娇滴滴姑娘手里的钱袋是他的,把好人家的姑娘愣是弄哭了。”

  萧卿一听故事,手里的石榴也不吃了,巴巴的等着孟子晚继续道。

  “张嘴就是律令,闭口就是报官。还说了一堆的规矩体统。我嫌他聒噪,上去就是一拳。”

  萧卿喜欢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女子。

  “那你可是太优秀了!”

  “不,打完以后我后悔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那姑娘真是个贼。”

  书生好可怜,简直就是无妄之灾,萧卿沉默再沉默。

  “所以说读书人有什么好,啰里吧唧废话一大堆。被我打也是活该。”

  感觉被指桑骂槐的张月容……

  她向来被姐妹吹捧惯了,孟子晚如今这般不待见她。也只会是不满他兄长张佑宁。

  孟子晚娇艳貌美,看不上张佑宁的长相,她这个亲妹妹倒也能理解,可不认同她兄长的才华。她是不依的。

  端起花茶抿了一口,掩饰失态。

  用帕子擦了擦嘴角的水渍。

  “不论孟张两家往后如何,今日相聚,已是缘分。都说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萧姐姐的婚期可定了?不知我是否有幸讨一杯喜酒。”

  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”萧卿意味深长的重复了这一句。

  旁家的姑娘亲事都是父母长辈做主的,张月容有意的提了一句。想必也是气极了。

  可孟家,萧卿打包票,只要孟子晚说一个不字,谁也逼不了她上花轿。张家如今把希望寄托在孟衡身上,已是大错特错。

  孟衡疼这个孙女,他们知道,可他们却不了解,孟子晚若是掀了屋顶,揍伤了人,孟衡也能在旁道一声好字。

  孟衡可是最纵着孟子晚了。

  她看着张月容。

  “没定,想喝酒自己去买。”

  休想让她掏一个铜板。惦记什么都行,惦记她的银票万万不行。

  张月容娇笑:“那哪能一样?萧姐姐的酒我可是等着的。”

  从此刻起,萧卿对着张月容就没个好脸。

  直到一行人把张家送上马车。

  张佑宁骑在马上紧了紧缰绳,回头见那红衣似火的女子美目流盼,桃腮带笑。

  和孟子谦小声交流着,也不知那小子说了什么,只见她忿忿的止了笑容,不由分说的给对方就是一脚。

  张佑宁翻车下马,心砰砰的跳着,是从未有的紧张不安。

  来到女子跟前。看到那张脸,顿时遗忘心间想好的话语。

  “孟姑娘,我。”

  孟子晚想到之前被自己揍了一顿的秀才,对上张佑宁忐忑的脸,莫名多了几分惭愧。

  “有事?”

  “我往后会加倍努力,刻苦读书。”张佑宁腼腆一笑。

  孟子晚不解,哦,书呆子。

  他想让孟小姐给他一个机会,可话到嘴边,输给了自持的矜持骄傲。

  张老太太撩开车帘,看着长大的孙子,哪能不清楚张佑宁的心思。

  怕是看上孟子晚了。也是,出落成那副模样,谁会不欢喜。来日方长,她催促。

  “宁哥儿,该启程了。”

  “子晚啊,你替我对孟老太爷说一声,我下次再来拜访她。”

  孟子晚随性的道了声好。

  萧卿目光一转,投向不远处老槐树下玉树临风的少年。

  目光接触的那一刹那,她浑身不由一震。少年静默着任由她打量,那袭雪白的袍服一尘不染。白衣黑发,飘飘逸逸。

  她踮了踮脚尖,磨磨蹭蹭的走过去。

  想问他站这里做什么?

  就听少年温润如玉的嗓音里藏着几分流水般清凉。

  “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  原来,他站在这里是等她。

  和来时一样,是走着回去的。日暮将至,街上的商贩比早晨少了一半,整理着摊上的东西,准备离去。

  整条街在余晖的照映下,布上几许萧条冷清。清晨的喧闹嘈杂在此时止了步伐。

  街上的过客几许,大步流星的走着,脸上是难以掩盖的慌乱。

  这是出事了?还是说……

  “他们都赶着回家吃饭么?”萧卿停下来歪着头问。

  整理完东西的小贩,见这时候还有人在街上悠闲谈话,忍不住提醒一声。

  “公子可莫带姑娘在此逗留了,东街那里出命案了。”

  说完,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,挑着扁担一步恨不得分成两步走。

  萧卿目送着小贩离去,又亲眼目睹大腹便便挎着篮子的妇人,手忙脚乱的踩到了略长的裙摆。狠狠的摔了一跤。

  渍,好疼!

  萧卿见她手忙脚乱的爬起来,篮子里的菜全给倒了出来。她捡了些许。最后像是身后有什么在追赶一般。索性连着篮子也不要了,跑走。

  萧卿看完这一切,又眼巴巴渴望的瞧着司景熠。

  “你说府里晚饭做好了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