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四十六章 紫一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5 2019-11-17 12:00:00

  夜幕吞噬着微弱的光线,天色越发的暗了。

  墨研得了消息,马不停蹄匆匆赶来,也不看一旁耷拉着脸若有所思的二公子。直接恭敬的朝司景熠行礼。

  “公子,打听到了。出事的是一家染坊里头的姑娘。”

  司景熠抬了抬眉,一双沉静的眼睛看向他。示意他接着往后叙。

  “听闻那姑娘活生生被挖了双眼,身上刀痕多处,被发现时,尸体已经凉了。仵作验尸发现,这姑娘早已有三个月左右的身孕,且遇害与流产的时辰破为相似。”

  墨研一板一眼把得来的消息说了出来。

  司景熠颔首,语气淡淡。

  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。”

  司景离却是听的后背惊起一身的汗。

  把脑中那些画面抛开,执起折扇用力的扇了几下。

  “去年那中年汉子也是刀痕多处,死的难看,别是同一个人做的。”

  如今这位生生被剜了眼珠子。下手的人也真是狠。

  剜就剜吧,还要好几刀把人给解决了。既然要杀人,何不杀个痛快。

  留人家一具死无全尸。真真造孽。

  歹人没落网。死法也是一样。司景离的猜测十有八九不离十。

  司景熠才不管到底谁杀的人。又是杀了谁?这些没牵连的事他向来左耳进右耳出。

  不过也没扰司景离的兴致。由他在旁猜测着。

  他也同样没闲着,给萧卿添了暗卫。命令下人不能在府里谈论有关于此时的丝毫片语。唯恐吓了小姑娘。

  司景离听着兄长要把暗卫领头放到萧卿身旁伺候,心中不满但也没说什么。

  “那种死变/态也够猖狂。官府的人拿着朝廷的粮响,却连一个人也抓不住。反倒助长了对方的火焰。”

  手里摇着扇子。

  “真惨,真惨。”

  司景熠眼中的锋芒暗了暗,取过案头的书卷。惨不惨他不在乎,可蓝府惨那是一定的。

  吐血花大价钱,低头折节抛开以往恩怨过来买米。在城中多处设立施粥铺子,那曾想到出了这档子事。

  除却饱受饥火烧肠之人,敢硬着头皮捧着空碗前去,如今当下,寻常百姓哪敢出门。

  有人惨死,同去年惨案死状相同。消息传了出去,旁城的乞儿能赶来的也缩减了不少。

  那蓝秋曼腹中的孩子可伶见的,消受不了这福气呢!

  未到用晚膳的时辰,春杏去厨房端了一盘如意糕。

  萧卿一口气吃了三块,消了一半腹中的饥饿感。

  嘴里嚼着的同时,算了算最多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要去司昭的院子用饭了。

  总不能吃撑了正经饭吃不下,遂取出腰间的绣包。正是先前放玫瑰酥的。

  一股脑的把绣包撑满。满意的重新系回去。可以留着晚上嘴馋的时候吃。

  “姑娘,今日出府一趟可欢喜?我听说张家小姐可知书达礼,落落大方了。”

  天色渐晚,屋外比室内亮堂几分。春杏看了眼窗外,果断掌灯。

  屋内不一会就亮了起来,萧卿眯了眯眼,想到那个张月容她浑身气压都低了几分。

  “我不喜欢她。”她的不悦没有半分掩饰。凑上前去瞧燃着的蜡烛灯。

  正巧,也不知谁在背后议论她,她吸了吸鼻子,下一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  然,灯灭了。

  也知道是自己的过失,学着春杏方才的举动,重新点上。

  摇曳不定的烛光再次颤巍巍的跳起舞来。

  “唉!”萧卿叹气,死过一次的人,如今点个火。都觉得自己多么不得了。

  可这一声叹息,传到春杏耳朵里就成了忧郁惆怅。

  张姑娘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惨绝人寰的事?

  “姑娘为何不喜欢张小姐?”她春杏也要同姑娘一条心,同仇敌忾,姑娘不喜欢,她也定然不喜欢。

  肯定是那张小姐嘲笑姑娘了,要知道平日姑娘最随和不过了,嘴巴一嘟,一份点心就能哄好。

  在春杏眼里惨兮兮的姑娘,拿着簪子,剥着灯芯。

  “她惦记我的银子。”哼了一声,绝对不能原谅。

  “啊?这这这。”这不见得吧!

  见春杏明显不相信,萧卿不由得眯了眯眼。声音拔高了几个度。

  “这种人不可恶吗?”

  都分点心给她了,还不知足!!!

  没有等到春杏的答复,就被外头进来的紫衣女子打断。

  萧卿把张月容的事抛到了脑后,控制不住的戳了戳痘痘。呲牙咧嘴倒吸一口气,下手有点重了。

  却见那女子恭恭敬敬一踏进屋子就朝她跪了下来。抬头间,轻轻一笑,端是可爱伶俐。

  “奴婢是大公子派来照顾姑娘的。名唤紫一,给姑娘请安。”

  萧卿心下纳闷,司景熠拨她丫鬟作何?不过想了想倒也释然,收下。

  “那你往后和春杏一同伺候吧。”

  司景熠兄弟两人并未一起用晚膳。只让下人过来通传了一声。

  司昭沉吟片刻,不去管他们。

  “来来,卿丫头,尝尝这道菜。”

  “明日要去读书识字,想必艰辛,那夫子又贯是个严厉的。不过你乖乖巧巧,也不见得他会罚你。”

  萧卿有些头疼,她可是回回看字多的纸张就眼花缭乱。不过此时见司昭如此上心,她却不想真的敷衍过去。

  放下筷子,神色严肃认真。她知道司昭的心思,一心想撮合她同司景熠。司昭疼她,她也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。

  “若我资质愚钝。”艰难的停顿,她若不争气,司昭会失望吧。紧张的半垂眼睛,睫毛微颤。

  “学不好便学不好,莫不是司府还差一个会识字的?你就纯当过去打发时间,喜欢就学,不喜欢就直接回来。”

  先前让她认字不过是想让两个小年轻多多相处,如今司景熠不教了,让卿丫头去将军府同子晚那丫头一起学着。

  他想着两个姑娘家也有话头讲,也乐见其成,但总归要看萧卿的意愿。

  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,萧卿愣了,她她她可以偷工减料不用刻苦的对着书卷发傻?

  她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:“真,真的吗?”

  “这是自然,爷爷向来不哄骗姑娘。”

  得到保证后,萧卿欢喜极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