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四十七章 就是丢了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27 2019-11-18 12:00:00

  天色不停的暗下去,直到最后一丝光线被黑夜吞噬。

  春杏和紫一在外头候着,两人手里打着灯笼。司昭要送她出院子,萧卿好说歹说才让他把这个念头消了。

  不同于过来时的心情沉重,萧卿回去的时候,若是有双翅膀,便能像咻咻那般飞起来。

  她仔细的看路,唯恐被小石子绊倒了。

  回她院子必经的路,司昭也早安排下去,给周边点上灯。也不至于太暗。

  入夜,夜空星星点点,灯光迷离。

  萧卿得了司昭的一句保证,也算没有后顾之忧了。

  心情颇好问两人“明日你们谁同我出府?”

  私心是想带春杏的。毕竟春杏跟她更久一些,可转眼一想,总不好厚此薄彼。

  春杏眼里满是期待,刚要说什么,就听紫一道:“我会一些拳脚功夫,还是奴婢跟着去吧。”

  萧卿瞧了瞧春杏一眼,答应了。

  三人回了院子,里头灯火通明,想必是温氏吩咐的。

  萧卿心下一暖。

  再抬头,就见那咻咻那小家伙飞了过来,轻车熟路的落到她左肩头。

  咻咻是只幼年八哥,黑黝黝的眼睛歪着头瞧着萧卿的嘴。

  它闻到那里有肉的味道。吃了好几块红烧肉的萧卿出手拍开它。

  咻咻扑哧着翅膀,这几日萧卿时常给它吃的,它并不怕这个人类。

  下一刻,又落在她右肩上。

  抬起一只爪子往萧卿脖颈处挨近,另一只爪子小心翼翼的跟上。

  如此反复一次,抬起圆圆的脑袋,弯弯的嘴巴像一个小钩。

  “我也想吃肉。”它哀求。

  想的倒是美的!殊不知他的主人还没被司景熠解禁,如今只能啃着白面馒头,只敢背后抱怨呢!

  和往常一样在萧卿这得到的又是一杯清水一块点心。

  咻咻嫌弃了,矜持的后退一步闻都不闻。斜着眼去瞧萧卿,带着抗议。

  明明是一只八哥,活的像个祖宗。

  萧卿才不管它委不委屈,这家伙如今愈发的厉害了,都能跑去厨房骗吃骗喝了。

  吉祥话一句接着一句,把几个厨子哄的心花怒放。天天大鱼大肉的伺候着,不过他们也知分寸,不敢多给。不过给它解解馋罢了。

  尽管如此,这家伙也肥了不少。

  萧卿不理它,小东西再惯着,就要无法无天了。

  转身去了内室,春杏给她准备洗漱用品,没有丝毫懈怠。

  萧卿突然想起了那件披风。

  “上次的布条你缝制好了没。”

  心中盘算着,咻咻若是这样吃下去,迟早一天胖成一个球。

  届时连飞都吃力,趁着现在能给它披上玩玩再好不过了。

  春杏停下手中的活,忙问:“姑娘可是要用?”

  有些懊恼,她还没来得及收尾,哪里想到姑娘急用。

  “奴婢还没绣好,不若给姑娘另外的,可好?”

  还好她备了不少干净的布条。

  萧卿想了想,还是喜欢有咻咻图案的。见春杏急急的就要去柜子里找。

  “算了,等你绣好再给我便是了。”

  春杏满脸不解。

  “姑娘不急用?”

  萧卿摆手。“哪有什么急不急用的,你慢慢来,什么时候绣好了,我什么时候用就是。”

  春杏抱着萧卿换下来的衣裙出了内室。

  莫非这葵水来不来也是能控制的?

  紫一逗着咻咻,见春杏出来,样子呆呆的。

  扑哧一笑忍不住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春杏吸了吸鼻子。语调迷糊不清。但紫一还是听出来了。

  “姑娘好生厉害。”

  好生厉害的姑娘第二日迟到了,赶到将军府特地给夫子准备上课的院子。就听里头传来暴躁的怒嚎。

  “我让你临摹字帖,你前几日答应的倒是干脆。如今让你交上来,你却同我说不见了,你糊弄谁呢!”

  萧卿脚步一顿,没再走进去。

  “我一向敬重您,哪敢糊弄?可字帖丢了就是丢了。”孟子晚道出声,见夫子神色不虞,还在一旁安慰他。

  “夫子可别气坏身子,那我可是罪过了。您手里的字帖多了去了,再给我一本,我保证不敢怠慢。”

  反正字帖‘丢’了一次,也能‘丢’第二次,先把老头哄好了。至于往后的事,那就交给往后的自己吧!

  孟子晚端端正正的靠在椅子上,笑容晏晏。

  甚为体贴问:“夫子渴不渴,您说了这么久,可要喝杯茶水润润喉?”

  夫子一甩袖子,哼了一声。孟子晚的糖衣炮弹他才不会中招。

  “油嘴滑舌!你既然丢了字帖为何不同我说?”

  分明就是不想做,临时找的借口。想到这,夫子的怒火蹭蹭上涨,气的一拍桌子。

  “哼,你别说你忘了。”

  萧卿轻着脚步往前挪,紫一不明所以然,在萧卿的这番举动下,也猫着步子跟着。

  紫一:做了暗卫这么多年,被拨到姑娘身边,越活越回去了。

  “哪能忘啊,还不是怕夫子你同现在这般大发雷霆气着身子。您可不知自从帖子丢了,我这几日可是一直在找。夜不能寐惭愧万分,哪曾想这偏偏就是找不着。”

  孟子晚继续忽悠着,她酷爱大红衣裳,果不其然,今日又是穿着红色衣裙。

  那对红翡翠滴珠耳环随着她微微转头摇晃着。

  余光瞄到了门前探出一个脑袋的萧卿。

  !!!

  萧卿又慢吞吞的缩回脑袋,然后慢悠悠的走进去。

  听到脚步声,王夫子一个回头。

  萧卿见夫子吹鼻子瞪眼的摸着胡子,看向自己,脸色相当差。

  她想了想,刚要介绍自己,就听这坏脾气的老头斥责。

  “你迟到了需要我提醒?看着我做什么?还不找个书桌位坐下。”

  这一个个没有一个能让他省心的。孟子晚表面乖巧,阳奉阴违的把戏倒是不少。孟老爷子要她娴静,她偏偏背道而驰。

  那柳凝素倒是娴静端庄,却是个笨的。让她抄《金刚经》,她去抄了,让她抄《女儿经》,她点头答应了。后来让她去抄《烈女转》,倒是支支吾吾,去问她。她却懊恼的说《金刚经》还没抄完。

  笨死了,又没让她抄一本,一点不会变通。

  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,第一天就玩迟到!!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