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四十八章 暴躁老头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6 2019-11-19 12:00:00

  屋里摆着四张书桌,那梨木桌位置摆放在前头,且上头放着戒尺,想必就是夫子的。

  萧卿瞧了瞧,屋里唯一空着的书桌,那应该是她的了。

  果不其然,看见孟子晚瘫在椅子上,朝她挥手。

  再回头就见紫一去边上和孟子晚的贴身丫头红云去角落坐着了。

  王夫子却以为萧卿回头看他,又炸毛了。

  “看什么看,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  昨夜入睡,被家中顽皮小孙子压住留着多年的胡子,早上醒来,这胡子就翘了起来。

  他花了不少功夫让胡子恢复正常。想到这,王夫子下意识转了身子,背对着二人摸了摸胡子。

  没翘啊,那丫头看他做什么?

  心思百转千回,就听那迟到的姑娘嗓音干净婉转。

  “夫子无须提醒,我自是知道今日会迟到。”

  所以,你为何不早点出门,啊?

  王夫子从未见过这般直话直说的学生。他转过身子,想听萧卿的解释。

  这梨木镌花椅坐着委实舒适,萧卿见孟子晚这样懒散的瘫着,有样学样。

  瘫好了,继续看王夫子。不知为什么,王夫子的胡子好像带着微微的弧度。

  见萧卿没有再要开口的意思。王夫子只当她心中惭愧,哼了一声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  萧卿想了想,今日她是迷迷糊糊被紫一唤醒的,如今还困着呢!认真脸:“我以后可能还会迟到的。”

  什么?这还得了。

  王夫子继续炸毛,就差要跳起来。

  “我不允许。”

  见他态度如此强硬,萧卿只好哦了一声。大不了她早点起来嘛!这老头!真凶。

  王夫子吸气呼气,再吸气。调整好心态却见孟子晚看热闹看的正欢。

  他的气又不顺了!

  夫子咬牙切齿。从袖中掏出字帖,狠狠的扔到孟子晚桌上。

  “我知你懒散,对你要求也松,这周若把这本字帖临摹好,我就不追究今日之事。”

  孟子晚自然道好,笑嘻嘻的收下。心里打着小算盘。

  王夫子见她笑容灿烂,就知她又要使坏。

  “我若是收不到,那只能劳烦孟老爷子。我想,他自是愿意过来瞧瞧你的字。还有一事得同你说道,让你知晓。”

  孟子晚笑意稍减。

  “夫子请说。”

  “孟老爷子应该已经传召过府里所有的下人,我想这个府中如今没有一个人敢帮你写。”说到这里,王夫子有些得意。

  孟子晚去看角落里的红云。

  “是的,小姐。老爷昨日下了死命令。”红云跟了她多年,自是明白那一记眼光传递过来的意思。

  听了红云的话,孟子晚生着闷气,真心想把这夫子的胡子一根一根拔了。

  王夫子难得见她这般。多次交锋他也少有胜算。如今这般光景,是他占了上风,心下愉悦。

  教训完了孟子晚,他再去瞧萧卿。小姑娘如今风头正盛,她一回来,外头就传的沸沸扬扬。

  他也早有耳闻,如今见了,却觉得同前几日在茶馆说书人讲的,大有不同。

  萧卿见王夫子神色不对劲,上下打量着自己。她想了想,扯了扯衣袖,把腕间露出大半的血玉盖上。

  还把腰间据说老贵老贵的玉佩捂住。

  王夫子愤怒的脸带着扭曲,这丫头防贼呢!!!

  不就一破镯子,一破玉佩,他难不成还稀罕不成。

  不过那血玉的成色算得上品,可那又如何,好歹他也是夫子,知礼义廉耻。还会抢她东西不成?

  萧卿目睹了王夫子的脸色由黑到红。

  她转头对孟子晚轻声细语的问。

  “你那字帖真丢了?”

  孟子晚理直气壮:“丢了。”

  谎话说的多了,连她自己都相信了。

  萧卿知道了,还想说什么,就听王夫子暴怒。啪的一声重重敲了桌子,许是用力过猛,他的表情有些扭曲,手疼!

  “真当我死了不成?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。”

  他人还在这呢,两人就旁若无人的闲谈。他算是明白了,这两人压根没把他放眼里。

  半点不懂得何为尊师重道!!!

  萧卿严肃状。对上王夫子瞪圆的眼睛。

  “夫子,您别咒自己。”什么死不死的,多不吉利。

  王夫子深呼一口气。实在没必要和这群学生计较。顺着萧卿的台阶下了。

  “对对,不咒自己,不咒自己。”他重复了两遍,浑身一滞。觉得这里头哪里不对劲。

  转眼又炸毛:“你倒是说说,我哪里咒自己了?”

  孟子晚早已习惯他的炸炸咧咧,给萧卿扔了颗糖,托着脸,这才柔声慢悠悠的回复。

  “夫子消消气?这是我从珍馐阁买的糖,夫子可要尝一尝。”

  珍馐阁以各种小吃出名,最近新出来这果糖。形状若盛开的花瓣,中间裹着水滴状山楂。酸酸甜甜,滋味甚好。

  王夫子气的胡子要翘起来,当场冷哼。

  “吃什么吃,吃什么吃。”说完一愣,轻咳一声。

  “珍馐阁的?”凑过去去瞧。

  嘴里念叨着:“那里头的吃食价格不是一般的贵,上回我那孙子哭着要买,我愣是没舍得。”

  孟子晚把一袋糖都取了出来。看见王夫子上钩,她红唇一勾。

  “这是孝敬夫子的,那字帖一事还望夫子通融通融。”

  王夫子手伸出一半,马上又收了回去。

  “你想收买我,门都没有。”

  他骂骂咧咧的取出千字文,扔给萧卿。

  萧卿不明所以,星星眼瞧着他。

  “我对你要求也不高,先开始认字,什么时候把这本书里头的字认全了,什么时候学诗词歌赋。”

  这就是所谓的要求不高?

  翻开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字,萧卿忍不住打了个哈气,困。

  一炷香过去,孟子晚替萧卿捏了把汗,字帖也没临摹,光顾着看王夫子教学了。

  她的耳边一直是王夫子的炸炸咧咧,还有萧卿回复的斩钉截铁。事情是这样的。

  “好,轮到我考你了。”王夫子很满意萧卿方才的举止,他念一句,小姑娘乖乖巧巧的学一句。心下宽慰,当即温和不少。

  一听要考她,萧卿连忙正襟危坐,如临大敌。小脸绷得死死的,满是严肃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