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四十九章 胡子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102 2019-11-20 11:59:00

  王夫子见她这番态度,更为满意,就连说话声都温柔到不能再温柔。

  随手点了点书上的字,让萧卿去认。

  萧卿低头去瞧,这个字她刚刚学过?嗯,好像学过的。

  抬头又见夫子期待的眼神,头一次有了愧疚。

  “忘了。”她搓着手,很是紧张。

  王夫子自认为乃龙阳城最好的夫子,听闻当即也不气馁。换了个笔画数少的字。

  “无碍,忘记是难免的,你再瞧瞧这个。”

  萧卿的认真他是有目共睹的,仅凭萧卿方才的卖力,王夫子打包票,这个字肯定是识得的。

  萧卿顺着王夫子手指的方向看去,一阵沉默,她也许会砸了王夫子的招牌。

  紧接着,又这般重复几次,王夫子终于爆发。气急败坏的想要拿戒尺打人。

  管她是什么身份,什么司家孟家的。

  可想起这两府给的月银,生生的忍住。一口血往肚子里咽。

  既然打不了,骂骂总可以吧!

  “这个字我方才教了你三次,三次。”王夫子暴跳如雷,火冒三丈。一只手压在千字文上,另一只手攥起拳头,整个身体微微颤栗。可见气狠了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萧卿神色认真。声若清泉。因着困意,还夹杂了几分糯糯。

  王夫子一僵,这样积极认错,态度诚恳,想骂人的言语如今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  可这也不是能原谅萧卿的理由!!!

  他清了清嗓子,板着脸问。

  “方才见你识字认真,我以为你会了,如今成效却是一塌糊涂,所以方才,你到底用了几成心思来学?”

  萧卿揉了揉几分睡意的脸。

  “你且告诉我,方才你到底心思在哪里?”

  这能说吗?许是可以的。

  萧卿:“胡子。”

  王夫子:“啊?”

  萧卿兴致勃/勃的指出来:“夫子,你胡子是翘的。”她觉得不对劲,盯了好久了。总算瞧出问题来。

  孟子晚听闻,连忙去看。不仔细看还真不明显,萧卿一提醒,她觉得王夫子的胡子确实微微有翘的弧度。:“哈!”

  王夫子呆滞许久,他一贯爱面子,如今觉得无地自容的同时,还见到孟子晚脸上的嘲笑。

  随后,院子传来一句怒吼。

  “萧卿!!!”

  惊动窗外树上栖息的鸟。全部扑哧着翅膀飞走,唯恐晚一步,小命休矣。

  于是那样,萧卿的苦日子来了。

  王夫子也不管孟子晚了,这一早上专门辅导萧卿,虽然被对方的愚笨气的血压飙升,但他也没少冲萧卿嚷嚷。

  到了今日开课结束,王夫子的嗓子已经喊哑了。

  怀疑人生的收起书,为了萧卿这么个愚笨不堪的女娃子,把自己搞成这样,值得吗?王夫子垂眸深思。

  萧卿见王夫子神色不对,抬脸去问。

  “夫子还好吗?”

  “你说呢?”对方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,声嘶力竭。

  萧卿无辜的眨着眼睛。

  王夫子哼了一声,转身疾步而行。跨出门槛身子一顿。

  阴阳怪气道:“有空去听听书,里头的故事绝妙。”

  王夫子一走,孟子晚原地复活。把跟前的字帖随手一扔。

  “卿卿,下午去街上玩吧?”

  虽然发生了惨案,但官府已经采取了措施,官兵各处巡逻。龙阳城皇亲国戚多,死了个平民,人心惶惶。

  钦差已难交差,若是出事的为世家显贵,钦差想都不敢想,就怕头上的乌纱帽戴的不稳。

  下令严加看守,安稳人心。

  街上人虽不多,但也不是寥寥无几。孟子晚一向胆子大,软鞭打起人来也算得心应手。

  何况,又多了一个紫一。

  萧卿早有打算,眯着眼笑了。

  “上回孟爷爷给我一张地契,我要去看看。”

 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,孟子晚想起来了。是孟衡给的见面礼。

  她勾唇一笑:“我也去啊。”

  孟衡出手就是大手笔,毫不含糊。这院子处于司孟两府中间地段,府外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看守大门,入门便是曲折游廊,阶下石子漫成甬路。三间垂花门楼,四面抄手游廊。

  院内有精致玲珑的亭台楼阁,奇草仙藤的穿石绕檐。

  女子居住最是不错了,清幽雅致。

  孟子晚瞧见了,忍不住扼腕。

  “没想到老头还有这么好的院落,回头我也去要一个。”

  萧卿一进院,笑意就没散过。没有司府半半大,但几人居住也是够了的。

  如今她不知司景熠对她到底是何心思,反正她不急,走一步是一步。

  如若他有心仪的女子,只要他一句话,把婚约解除,她就搬过来。

  司昭给她的银子,也足够她挥霍。到了年纪,再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安度一生,念及此,萧卿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。

  老槐树下可以安一个秋千,左边种着的花花草草,她也不懂,到时候全拔了种菜吧。

  菜都不用花银子买了。

  对,再买几只鸡,留着下蛋。

  越想越美,边上孟子晚说着什么,她也没留意。一边走着,一边打算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把春杏也带出来。她也有个伴,余光督向紫一。

  算了,她是司景熠身边的人,就春杏吧。

  “夫子无端让你去听书,也不知为何。不如我们逛完你这屋子去听书吧!”

  萧卿回神,听书?

  “不了,我还要买东西。”

  孟子晚对喜欢的人向来热情。买东西?她也好久没有买首饰了。

  “我也去。”

  萧卿自然点头,她对这街道不熟,有孟子晚带路自是再好不过了。

  孟子晚没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首饰店变成了龙阳城最大的杂货店。

  看着萧卿挑着锅碗瓢盆,她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店中的掌柜见他们穿着打扮皆为上等,不敢怠慢,亲自上前。

  “姑娘府上可是搬新居,重新采购物件?”

  他是怎么知道的?萧卿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他。

  掌柜笑容可掬,解释道。

  “我见姑娘一直留意厨房里头的用品,这才大胆猜测。”

  那还挺聪明的,萧卿颔首,同意了他的观点。

  掌柜见此,给她挑了必备物品,包括柴米油盐,以及香料类的调料。

  店里物件齐全,萧卿还看上了几包种子,桌椅板凳。该买的不该买的,反正都要了。

  掏钱的时候,她傻了,掌柜拿着算盘手指一连串飞快的拨动着。

  “总共五十两一钱,小店祝姑娘乔迁之喜,一钱给姑娘抹掉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