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章 烧火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46 2019-11-21 12:00:00

  五十两???萧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在乡下可以造房子了。就这么点物件要五十两!

  不过这些物件质量上乘,萧卿稳了稳心神,去掏银子。动作一顿这才想起来,她绣包里的银子远远不够。

  东西还是要买的,她去看紫一,唔,紫一是司景熠的人。

  扭头找了孟子晚。

  “可以给我垫着吗?我明日就还你。”

  孟子晚闻言一百两银票递到她眼前。

  萧卿感激,她打算请孟子晚吃饭。

  东西买的多,掌柜适时提出来送货上门。走出杂货店的时候,萧卿欠了一身的债。

  孟子晚扳着手指想着,既然萧卿要请客,她就不客气了。

  要去就该去邀月居,把里头的招牌菜就统统点一份吧。

  正想着,袖子被扯了扯,就听到。

  “我们去买菜吧!”

 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!!!

  孟子晚生无可恋的把萧卿带入集市,见她蹲下身挑着老母鸡。

  可就在这会儿她竟然觉得好生有趣,她平素养尊处优惯了,第一次来买菜,也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鸡。嗯,还是活的会叫的鸡。

  不由自主的蹲下来,看萧卿挑。

  紫一听着眼前的两个姑娘的对话,她觉得这一刻可以记载史策了。

  一个将军府的大小姐,一个司家预定儿媳,本该品品小茶,听听戏曲,竟然在挑鸡。

  而且挑的兴致高昂!

  “萧卿萧卿,那只怎么样?”孟子晚指着角落闭目养神的鸡,觉得它最为与众不同了。

  “那不好,我们买老母鸡。”

  “怎么看是老母鸡?”

  不久后,紫一原本该握刀握剑的手,提着一只被捆绑着难以动弹死命哀嚎的鸡。

  见它拼命挣扎,紫一不耐烦的朝它脑袋一敲。

  倒是终于不动了,安分了。

  好像用力过猛被她弄死了!

  紫一立马藏到身后。

  “姑娘,不若劳烦卖鸡的大娘把鸡杀了褪毛吧。”不然提到宅院,发现被她弄死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

  这样也可,萧卿颔首。去挑葱蒜了。

  好不容易处理好了鸡,紫一松了口气。

  孟子晚拍拍对方的肩,幸灾乐祸道。

  “紫暗卫,劳烦了。”司景熠还真舍得,把司府暗卫之首提到萧卿面前做丫鬟。

  知道紫一身份的人并不多,孟子晚恰巧是为数不多里面的其中之一。

  紫一对待孟子晚可没有那么好脾气了。拨开孟子晚的手,沉默寡言的跟在萧卿身后。

  萧卿一回头,紫一又是甜甜的笑容。

  “姑娘还要买什么?”

  哼,孟子晚撇嘴。她就知道司景熠手下的人每一个都是两副面孔。

  “买鱼,买豆腐。”

  鱼啊!孟子晚追上去。嘴里说个不停。

  “萧卿,你再教教我鱼怎么挑?”

  买好了鱼,萧卿挤出人潮,被人撞了下,她出手揉了揉脑袋,有点疼。

  随后表情一僵,发髻上的粉色珠花不见了。

  萧卿忙挤回去找。孟子晚见她着急,陪着一起。最后却是没有收获,她想应该是被偷了。

  萧卿丧气,闷闷不乐。发丝被撞的凌乱。

  好在丢的不是她腰间的玉佩,念此,心下不快少了几分。

  孟子晚见摊位上有卖珠花的,虽远比不上丢的那支,但也是好看的。

  萧卿被她拉着,孟子晚左挑右选找了个蓝色珠花给萧卿别起。蓝色和她今日穿的浅蓝色衣裙极配。

  萧卿也是个满足的,她觉得蓝色的珠花比粉色的好看。心里不再骂那个无耻小贼了。

  满载而归。杂货店效率高,他们一回院子,东西就送到了。

  托他们把货车上的物件挪到厨房各处。他们腿脚麻利,很快就完成了。临走前,紫一给了赏银。

  三人合力把锅碗瓢盆擦了一遍,紫一不会做饭,孟子晚更不会了。

  只得眼巴巴瞧着萧卿。

  看着她熟练的烧火,烧水。处理好老母鸡,切块,焯水。洗去血沫。

  准备干香菇,枸杞,红枣,洗净备用。

  萧卿手艺很好,村里头办喜丧请不起师傅做菜,都是喊她去的。

  当然,于母不可能让她白帮忙,也是要收大家能接受的一定费用。至于是多少,是她没资格问的。

  她对做菜谈不上多少喜欢,只知道她出门一趟,能赚到钱,在于家的日子也能好过起来,至少那几日,于母不会打她。

  出去做饭,鱼肉她是不能偷吃的,村里家家都不富裕。肉块也是算好的。不过她出门至少那一日主人家管饱。

  即便累,但她也欢喜。

  鱼就红烧吧,再炒一份青菜,来一道豆腐羹。

  三个人吃,绰绰有余。

  孟子晚原先不大抱有希望,可一等香味溢出,她便怀有期待。

  紫一学着烧柴,孟子晚就在边上一惊一乍。

  “火小了,小了!”

  紫一连忙添了好几根柴火。

  孟子晚又在她耳边咋咋呼呼。

  “大了,火太大了!”

  紫一又快速的取出几根烧着的火柴。

  这般下来,火苗又弱了。

  “哎呀!你会不会烧柴,笨死了!”

  紫一:我们姑娘都没嫌弃我,你嚷嚷什么。

  她起身,做出相邀的动作:“孟小姐,您来?”

  孟子晚讨了个没趣,她才不会烧火呢,只好去萧卿身后转悠。

  桌子是新的,饭菜摆好后,萧卿招呼紫一一起吃。

  孟子晚迫不及待夹了块鱼肉。好吃。

  “没有想到你手艺这般好。”她赞叹。

  萧卿给自己盛了一碗鸡汤,听到夸赞,理所当然的接受。她手艺自然是好的。

  “下次得空再给你做。”反正一张嘴是吃,两张嘴也是吃。多一副碗筷的事。

  孟子晚对她好,她自然要加倍的还回去。她向来敏感,不喜欢欠别人什么。

  “听你这个意思,你是打算长居此处?”在司府,司昭哪里舍得让她下厨。

  萧卿想了想,没有隐瞒。不过也要看司景熠的抉择。

  “也许吧!”她说的模凌两可。却让边上两个人同时停下了动作。

  孟子晚疑惑的眨了眨眼,她一向脑子灵活,如今却怀有几分不解。

  是谁给萧卿气受了?让她想搬出来,司昭疼她,毋庸置疑。司大哥表面冷清,几番下来,也对萧卿颇多照顾。

  不对,孟子晚一个激灵。她想到了一个人,安情薇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