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一章 凭什么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17 2019-11-22 12:00:00

  莫非真如传言,司景熠对安情薇情有独钟?毕竟先前没有萧卿的消息时,安家出事,司景熠也颇多照顾。

  安情薇又是相貌过人,孟子晚想着萧卿削弱的身子,略黄的肤色,这,这,明眼人都会选前者。

  如今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,孟子晚想她还是喜欢萧卿不做作的性格和那手艺。

  孟子晚暗自决定,她要改造萧卿,从头到晚改造。一个安情薇算什么?如今萧卿回来,她才是司景熠未过门的媳妇。

  紫一垂下眸子,眼珠子胡乱转着。姑,姑,姑娘要搬出来住!她要不要和大公子说上一句。

  不对,大公子让她保护姑娘,可没说要汇报姑娘的举动。

  紫一想,她现在是姑娘的丫鬟,自然是管好自己的嘴了。她安静的喝了口鸡汤,何况,吃人嘴短。

  呈着不浪费的观念,三人饭没吃多少,菜都吃光了。

  “若是有一坛凝素酿的酒,就最好不过了。”孟子晚感叹。

  说起柳凝素,萧卿这才想起来询问她母亲。

  “柳伯母身子无碍吧!”柳凝素对她也好,萧卿也喜欢。

  “伯母犯头疼是老毛病了,将养几日也就无事了。柳府人口简单,柳老爷只此一妻,并无妾室,伯母哪里不舒服,自然兴师动众。”

  孟子晚说到这,又忍不住念叨一句。

  “下回得空,我们去柳府地窖搬酒去。”

  想了想,就要起身。

  “不若现在去吧。”

  萧卿没有碰过酒,自然不馋。但见孟子晚蠢蠢欲动的模样,动了心思。

  “可是碗还没有洗。”

  孟子晚把袖子一挽,却又顿住。话头一转。

  冲紫一努了努嘴。:“你去洗。”

  紫一:我命好苦。

  却只好把盘碟收起,端到厨房。她想下次若是看见孟子晚被哪位欺负了,她绝对绝对袖手旁观。必要时,掺上一脚,添油加醋看热闹。

  “卿卿你坐着,我去帮忙。”孟子晚道。

  萧卿起了一半的身子顺势又坐了回去。

  孟子晚哪里会洗,跟着紫一进了厨房。她揉了揉腰肢,吃的有点多了。

  “紫一啊,我。”孟子晚一开口,就被紫一打断。

  “知道孟小姐有事相求,不过我还得洗碗,孟小姐所言,还需容我想想我该不该应。”

  紫一无法,认命洗碗。她不会做饭,洗碗倒是难不住她。

  孟子晚才不管她,直接问。

  “司大哥同安情薇到底什么关系?”

  如果真有私情,也该和萧卿说,总不能让她蒙在鼓里。

  紫一闻言,梨涡浅笑。

  “大公子的事那容得了我随意猜测。”

  孟子晚才不信她这一套,紫一是司家暗卫之首。没跟萧卿之前,保护的是司景熠。

  司景熠前去京城,那几个暗卫哪次不跟着。紫一如今不说,她也要撬开她的嘴。

  “司大哥对那安情薇倒颇多照顾,毫无干系,又不为亲戚。却多次出手相助她逃出危难。同为女子,若是被这么一个出色的男子相救。我想定会心动的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  紫一认真擦着碗碟。没有了在萧卿面前的甜美活泼,神色冷静。

  “这种事孟姑娘应该去问安小姐。”

  孟子晚去瞧自己的芊芊玉指。柔若无骨。

  她拉过萧卿的手,那是常年干活的手,留着一层厚厚的茧。

  她就想啊,安情薇凭什么?

  凭她一身才情?

  还是凭她在萧卿丢失的几年里出现在司景熠的视野里。

  得司景熠庇护,家族出事,又得司景熠出手相帮。

  她能安安心心做安家小姐,养尊处优,还不是有司景熠暗中相助。

  她在哭闹着要买首饰的时候,别扭的求司景熠送她回府。又或是吵着要听戏曲,萧卿这个正经的司家小姐呢?想必惶惶终日,害怕的蜷缩一处,哭着求着那乡间野妇送她回家。

  她得意的站的越高,受万人追捧。萧卿呢?一顿饱饭都吃不上。

  安情薇得到的,都是萧卿的。

  如今萧卿回来了,也该把所有还回来了吧。

  孟子晚就是看不惯那安大小姐对着司景熠娇蛮。

  矫情!!!

  男人吃这套,她可不吃。

  “那你可知,司大哥对安情薇存什么心思?这么一个美人,任谁见了都该动心吧!”

  紫一油盐不进。

  “大公子心思哪是我能猜到的,孟小姐高看我一个下人了。”

  实则,她为公子心腹,哪能瞧不出公子的差别对待。

  教识字,那安家小姐没有这个殊荣,且安小姐平日寄的信,都是经过暗卫的手,若无要紧事,是不会传公子手上。

  再者,把她拨到姑娘跟前,不就是最大的区别了吗?

  萧卿见他们久久不出来,心想洗个碗也要一炷香?

  正要过去瞧瞧,却听外头有敲门声传来。

  她冲着厨房喊了一句。

  “我去开门。”

  敲门人是为年迈的老人,手拄拐杖。手如槁木,身躯如弓,银丝凌乱。

  颤巍巍的开口。

  笑容慈祥。:“姑娘,可否讨杯水喝?”

  萧卿想帮。可奈何屋子里没烧水。。

  只得神色认真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又指了指周围的院子。:“找他们。”

  老人眼中闪过泪花。有气无力踹息。单薄的身子仅靠一只拐杖支撑着。

  “姑娘,我实在是走不动了。这边上没有几户人家院里有人,您心善行行好吧。”

  听此,萧卿也觉得她实属不易,从绣包掏出散银,不管老人接不接受,直接塞过去。

  “都给你,我这真没烧水,对不住了。出了这条街便是集市,您去那儿瞧瞧,必要时,买也是成的。”

  怕老人不接受,自觉的做了好事的萧卿就要掩门。

  就见适才可怜慈爱的老人,瞬间变了个样,面目狠厉。

  萧卿一惊,根本来不及闪躲,就见对方执起拐杖朝脑部狠狠敲了下来。

 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她还想着。这是嫌自己给的银两不多么?万事好商量,敲晕她做什么?

  自己这张脸就算砸破相,也没什么大碍吧。

  老媪四处打量,见周围没有人,当即扔了拐杖,对晕了倒在地上的人儿。脸上露出诡异的笑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