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二章 请看着我的脸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1 2019-11-23 12:00:00

  天色这会儿有几分阴沉,孟子晚瞧了瞧外头依旧纠结,见紫一洗好碗碟,用干布擦干。

  “那你说司大哥会娶卿卿吗?”

  紫一这次的答复不在模凌两可。

  “会。”很是笃定。

  孟子晚一看有戏,连忙追问:“那安情薇呢?”

  紫一嫌她聒噪,她有一贯嘴巴严的很。干好了活,去找萧卿了。

  孟子晚气的想挥起鞭子抽人,可也深知不是紫一的对手,生生忍住这种想法。

  两人出来,却没了萧卿的影子。紫一眼神猛然凌厉,轻功如影如电,踏雪无痕。来到院门口。

  院门大开着,留有一根拐杖被主人抛弃。孤零零的躺在门槛处两三步的位置。

  紫一心下大念不好。

  “萧卿,萧卿。”孟子晚喊了两嗓子,见紫一变了脸。她突然想到昨日龙阳城发生的案件。

  染坊女子惨死,凶手尚未抓住。难不成?孟子晚不敢再想。

  马上追了上去。

  “孟小姐,劳烦您去司府跑一趟。”紫一匆匆交代。

  “属下办事不力,待找到姑娘,再以死谢罪。”

  萧卿像是睡了很久,醒来的时候,脑袋还是疼的厉害,也不知肿了没,双脚双手被绑死。动弹不了半分。

  眼睛被黑布蒙着,什么都瞧不见。她呆滞的想了想。

  哦!她想起来了,她被那个婆婆打了。所以这是绑架吗?

  想是怕她逃跑。那人还用粗绳把她连同柱子捆绑在一起。

 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腐烂的气味,再细细闻去,若有若无的腥味还未彻底散去,这是?萧卿眉头一蹙。

  血的味道!她猛然睁大眼睛。

  就在惴惴不安之际,外头冷不丁传来缓慢的脚步声,紧接着停顿片刻,换成了钥匙开锁的咔咔声。

  萧卿听的一个瑟缩,她她她她紧张,整个人处在无边的黑暗之中,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在无线放大。

  有人来了!门吱的一声再度关上。

  萧卿双手紧紧攥着,指甲陷入肉里,紧张的神经却得以缓解。

 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,她会怕?

  对方朝她这个方向走来,一步两步......靠近她。

  一切都是恐怖的,她恐惧的畏缩着。直到对方那双冰凉至极的指尖触碰到她的下颚。

  对方一言不发,像摸一件死物般。

  萧卿头皮发麻,额上冒着虚汗。

  对方满意机了她如今的反应,阴森的笑着。

  这声音不就是哪个用拐杖打她的婆婆吗!

  萧卿忧伤,莫非要被卖第二次不成。

  这个念头一起,愤怒在此时瞬间占了上风。

  “黑布,解开。”脸侧了侧,躲过对方触碰。到了如今这般地步,她越该冷静。死过一次的人,无所畏惧。

  老媪不免惊奇,往先被她掳来的女子,哪个不是吓得话都说不利索,苦苦哀求的。如今这个倒是有趣,竟命令起她来了。

  简直不惧生死。倒是有趣,比那些只会哭的女子对她胃口。

  老媪不怕她逃跑,闻言手伸向她脑后。

  黑布被取走,萧卿眼前一亮,视线从不远处任意爬走的蟑螂移到诡异笑容满满的老媪身上。

  气愤,再次冲了上来。

  “你看着我。”她道。

  老媪眼中闪过不解,不明所以然。

  萧卿愠面有愠色,提高了嗓音“看见了吗?”

  见老媪依旧不懂,萧卿暗骂此人愚不可及。

  “你觉得我这张脸如何?”

  老媪终于有了反应,苍老的面庞染了讥笑。

  “丑。”她掳来的姑娘里有,头一次碰上这般丑的。

  萧卿怒,柳眉倒竖,怒目圆睁,嗓音拔高。

  “我都这么丑了,你还掳我?就我这样,能卖几个银子?那些标志的姑娘不选,硬生生挑了我。你做这种买卖勾当,怎么什么人都收?”

  萧卿愤怒,她都这般模样了,还逃不过一劫?

  买卖勾当?老媪咯咯咯的笑,笑她愚笨。

  恼怒一股溜的发泄出来,淌在心尖的是后知后觉的惊心破胆。

  不不不不怕,她阎王殿里不知来回溜达几遭,如今只是被一老媪捆绑了。算的了什么?

  天色愈发的阴沉,顷刻间,滂泼大雨在此刻肆虐开来,雷声响过,狂风呼啸,狰狞的狂风卷着雨滴,拼命的往窗上抽。

  没了拐杖的老媪行动很是自如,只听她咒骂几句关了窗。

  可外头的雨势却变大了,风阴冷的嚎叫着,时不时听到树叶的沙沙声。

  脚下有什么在磨蹭着,萧卿吓得一个激灵,下意识就踹了过去。

  却踢了个空,却见一抹残影掠过,消失在角落。

  萧卿咽了咽口水。

  “我给银子,你放我回去如何?我让家人不与你计较。你也没有后顾之忧。”她打着商量的语气。

  也算是为老媪着想了。

  老媪手里提着药包,去角落草堆处取出陶罐。顺势去外头接了雨水,点上火,熬起药来。

  萧卿一言,收入耳中,她却旁若未闻。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鲜血味,心情大好,留恋般的做了个吞咽的味道。

  手下动作加快。死死的盯着陶罐,捡起地上的树枝,当做木筷在里头搅拌几圈。

  药香味浓郁的散开。

  这老媪人是病了吗?所以无所谓脸蛋如何,能卖多少是多少?

  萧卿懂了!

  “你放了我,我的银子都给你,日后你的药钱有了着落,你也不用做这种伤天害理的营生。”

  这老媪面相一瞧就是个好的,若不是生活所迫,哪会如此田地。萧卿如是的想着。

  老媪有了反应,目光挪向萧卿。烟气缭绕在她的面庞上。

  萧卿见她投来的目光带着怜悯。再听她阴阳怪气道:“这药不是我的,是给你准备的。”话毕,得逞的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萧卿身子缩了缩。

  妇人面目变得扭曲,手下搅拌动作加快,浓黑的药汁四溅。

  屋外风呼啸声,哗哗雨水声,屋内则是咕噜咕噜熬药声,伴着时不时老媪的讥笑声。这几种声音混在一起,听的萧卿瑟瑟发抖。

  “别急,别急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明明温柔似水,萧卿感到一阵寒意,凉至四肢百骸。

  眼底瞬间弥漫上一层雾气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