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四章 人丢了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8 2019-11-25 13:26:27

  老媪呵呵笑了起来,萧卿听的毛骨悚然。

  她把那粗糙削瘦的手,在萧卿眼前晃了晃。

  “看。”

  “这只手,就是这只手。用刀捅进去的。”

  这老媪别是精神失常吧。

  可那苍凉的笑声里是说不明道不清的悲怆。

  萧卿想到这手蹭沾过人血,瑟瑟发抖。方才老媪还摸过她的脸。

  咕噜咕噜药罐发出声响。老媪回过神来把药汁倒了出来。

  萧卿见她支起窗格,将瓷碗搁置边上。清凉的风消散些许屋内浓郁的药味。

  老媪扭头去瞧萧卿。

  “你瞧你不闹,我都舍不得此刻灌你吃药呢!”

  这么烫,吹吹凉再喂这女娃子喝下去。

  萧卿:我谢谢你哦!

  孟子晚赶到司府,抓住一个小厮就问。

  “你家公子何处?”

  小厮只以为她来找司景离的,笑嘻嘻的指了指书房的方向。

  孟子晚小跑过去,还被书房外头的墨研拦了下来。

  “孟姑娘有何事,容我进去通报一番。”

  孟子晚从来没觉得墨研这么碍事,一把推开他,破门而入。

  司景离哼着不成调的小曲,半躺至美人榻。这是他瞒着兄长置办的,可不怨他,兄长那张硬的不行的床,他真怕再躺几次,腰不行了。

  听见动静,只以为是墨研。司景离轻吐一口浊气,斜长的双眼望去。

  却见孟子晚那张妖艳的脸蛋。

  不觉有些刺眼。

  “家中给你想看人家,往后你也该避嫌了。突兀的闯进来,你不要名声我还要呢!”

  孟子晚顾不得其他。

  “萧卿失踪了,快去找。我担心,担心和昨日的惨案有关。司大哥呢,你快去寻他。”

  司景离双眸聚缩。

  想到前年那具被打更人发现的尸体。不由浑身一震。

  那还了得,司景离难以想象若是司昭收到了这个消息,会闹成怎样?司昭上了年纪,疼爱萧卿他看在眼里。

  他虽不满萧卿,可倘若野丫头真的出了事,谁都不好交差。

  兄长一早便出门谈生意,这个时辰想必回了商号,同下边八大富商对账。

  司景离急匆匆叫了墨研备马,他顾不得整理易容,外衫也没有穿上。脚步如飞跨出门槛。

  墨研见他神色不对,马上去下头吩咐了。

  孟子晚迅速跟上,哪料司景离一个回头,撞了上去。

  司景离吃痛,拉开她。

  “这边用不着你操心,安心回将军府呆着。别野丫头没找到,你却丢了。”

  孟子晚当即不服,想呛他几句,却见他脸色极差,生生应下,只好颔首,催促他走。

  大雨渐歇,许是疲倦。不复先前的豪情壮志。换上了江南女子的柔情,烟雨蒙蒙,如雾,如烟,如丝。

  萧卿心绪并未得抚慰。视线跟着老媪移动。深怕她发了疯扑过来。

  提着一颗心,上不去,下不来。

  老媪走到她身边,嘴角微微一扯,轻视之意再明显不过。

  “丑东西!”

  萧卿愤怒,双脚被死死绑在一起。她也用尽了力气想要踢这个老媪。

  都这么老了,即便年轻貌美,如今也早失颜色。凭什么说她?

  她抹了粉,打扮一番也是不差的。这不是脸上痘痘未消,只能素颜出门。

  “呦,还挺有脾气。”

  老媪阴阳怪气。想到这丫头待会儿可有苦头吃,便不和她计较。

  独自来到角落,那里有个小洞。不大,里有黑漆漆的,什么也瞧不见。

  老媪半蹲下身子,贴在墙上,一只手伸了进去,吃力的抓着什么。

  嘶了一声,脸色不好看了。满是褶皱的脸露出忿忿。

  骂着:“小畜生。”

  萧卿见她那只胳膊搅动着什么,拖出来后手里拎着一直肥硕的老鼠。

  想必先前看到的残影就是老鼠吧,萧卿想。

  老鼠害怕的弓起身子,张嘴就要在老媪出血的地方再咬一口。

  老媪笑它不知死活,举高手对着地面狠狠一掷。

  尖锐的吱一声,再无生气。

  死了自是入了老媪腹中。萧卿靠着柱子,不再言语。

  兄长回来救她吗?她心中打了大大的问号。

  司景熠听完司景离的话,声音徒然变厉。

  “你说人、丢、了。”

  司景离难得见司景熠这般模样,他的印象里,兄长总是云淡风轻的。

  就算再恼,面上也不露丝毫。他后怕的缩了缩头。

  压低声音。

  “好像,是的呢。”

  司景熠手里的毛笔滴着墨,染黑了桌上的账簿。

  司景离张嘴刚想提醒。却也知这不是说账簿的时候。

  司景熠神情一瞬间的恍惚,垂下眸子,睫毛挡住里面的锋芒。

  后知后觉的搁置好毛笔。

  她又丢了?

  上次是十年,这次又要让他等待多久?自她回府,他顾忌的太多,总觉得面对这丫头不知如何相处。

  他还没有听他喊一声瑾瑜哥哥,甚至还没还得及给她买上一串糖葫芦。

  他半响不语。

  “月银我要买书。”少年皱着眉见小姑娘向他奔来,连忙捂住腰包。

  “臭瑾瑜,不给我买,我让爷爷罚你。”她那时是多么娇蛮啊。下巴抬得高高的,那么理所当然。

  司景熠挥去脑中的画面,嗓音哑得厉害。

  “封锁城门,所有人都给我去找。”

  司家包管了皇家的生意,明面上皇帝拨了一对侍卫作保护为辅监督为首,暗地里他又养了不少武功极好的暗卫。

  司景熠越过司景离,经过景离身边时,不忘留下一句。

  “不要让爷爷知道。”

  可这破旧的草屋里头。

  老媪处理好吃完留下的骨头,直起身子拍拍灰,去窗户那头取过药碗。摸了摸碗壁,不烫了。

  余光瞧向萧卿,小姑娘倒是心大,困困欲睡,还时不时咂着嘴。

  萧卿见老媪去拿碗,就慌个不行。慌张之下,吓得马上装睡。

  睫毛微颤,这老媪总不能把她喊醒吧。若她还有一丁点良心同惭愧。

  正想着,就被踢了几脚。

  嘶,好疼。她错了,这老媪就不是好东西。

  萧卿保持不动,她不睁眼,绝不睁眼。可却是低估了老媪的耐心。

  老媪才不管她是真睡假睡,一把被捏住对方的嘴,对着瓷碗直接灌了下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