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五章 为自己提前哭丧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2004 2019-11-26 12:00:00

  萧卿震惊瞪大眼,反抗的别过头。一边奋力的抵抗,看着老媪那张凶狠的脸,想要诅咒。

  可她就像砧板上的鱼肉,再如何挣扎也逃不了老媪的手心。

  最后的挣扎,换来的也不过是无济于事。

  苦涩至极的药划过喉咙。她知道自己完了。

  “乖乖的,吃了多好。”老媪在一旁诱惑。

  萧卿不知道进了肚子的是什么药,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她再也忍不住,眼泪巴巴的落下。

  她可能真的要死了。屋子里司昭给的那几箱白花花的银子,想到她还没花她就舍不得闭眼。

  她还没嫁人呢,她姓萧,总归不是司家人。死后会不会飘无定所,连根也没有。

  早知道,就该随便找个汉子嫁了。她瞧着司景熠边上那个叫墨研的斯斯文文就不错。当然最好的还是司家刚招进来的看门小厮,年龄同她相仿,今日出门,还冲她笑呢。

  萧卿悔啊。

  老媪温温柔柔的撩起袖子擦她嘴角残留的药汁,哄着。

  “别怕啊,很快就过去的。”

  萧卿眼泪流的更急了。她都要死了,还怕个什么鬼哦。

  死了就真的什么也没了。

  她死后爷爷肯定会难过,怕是要伤心几日。可兄长相必能舒口气吧,她没了,自然没有什么婚约束缚,得了契机娶了公主,好不快活。那个司景离想必要拿着炮仗好好庆祝了。

  她好惨!!!

  “你这种恶毒的人活该被卖到青楼。”她仰头,泪痕犹在,气愤。

  老媪目光一凌。眸中寸寸冷光凝结成霜。

  “你、说、什、么?”

  萧卿被她盯的发毛。可她都要死了,这么一想,气势十足。

  “难道我说错了吗,若不是你没有看好你相公,他哪会嗜赌成性?若不是你软弱无能,又怎会叫一个男人失了心性,到最后你连一个儿子也保不住,他要赌,你不拦任由着。他要酒,你心中不愿,却还是给了银子。”

  “闹到最后,家不成家,父不为父。亏你那儿子孝心满满,却还是被你们夫妻送去了地狱。你活该家破人亡。”

  老媪即近崩溃的扯住自己的头,来来回回的走,嘴里一直念叨着。

  “不会的,不会的,怎么会呢?”

  “不会的,不是我,不是我害的。”

  萧卿在一旁,语气坚定:“会的,会的,就是你害的。”

  老媪:“啊——。”惨叫。

  有毛病!

  萧卿哼唧唧。

  老媪脸色倏然苍白,双目毫无神采,残余的只是无限的空洞,悲痛如决了堤的洪水,浩浩汤汤。身体抖的厉害。

  “娘?你日后就是我娘了。儿子见过娘亲。”少年带着讨好与期待。初次见面,奉茶时,行了个大礼。

  熟悉后。“娘,我见你晚膳用的少,特地去买了您最爱的糕点。您且尝尝。”

  后来啊!她想想。后来是怎样呢?

  到最后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:“娘,你别怨爹,别怨他。我这就去寻他回来,不能让他继续赌下去了,您在家等着。”

  她等了,等到的确是少年被人抬了回来,白布盖着。

  姜娘子哪里肯信,她颤抖的去掀开,入目的却是一张已无生气的脸。

  儿子变卖屋子将她赎出来,可相聚没出一日,为了去赌坊寻那个男人,却没了。

  老媪她瘫坐在地上,捂着脸哭。这一年来,她从未睡过一日好觉。

  梦里出现的不是儿子,就是那个被她一刀捅死的男人。曾与她最亲密的人。

  咦,哭了。萧卿歪着头。

  明明委屈的是她好不好。

  萧卿吸了吸鼻子,眼泪汪汪砸了下来。

  一个哭自己可悲的人生,一个提前为自己哭丧。

  这会儿,小雨未歇。细雨蒙蒙,缠绵的很。

  “人都在这了?”司景熠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。

  “大公子,挨近姑娘小院周围几条街的叫花子都在这了。”墨研指着街角里的一堆穿着破烂,缝补痕迹明显的人。

  边上便服的暗卫把这群人堵着,他们腰间配着长刀。这个阵仗,叫花子显然惶恐不安。

  司景熠颔首,目光划过他们。

  淡淡的问。“今日午时一刻左右,你们可有瞧见什么怪异之事。如实报来,大大有赏,若有隐瞒经我发现,呵呵!”

  语气虽淡,却震慑力十足。云淡风轻的几句话,让这些叫花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  有贪生怕死的,自然也有听见有赏两字亮了眸子的。

  “大,大人。”有一个年纪尚小的,喊了一声。

  司景熠看过去。

  “我今日瞧见东街道口武家娘子的母鸡孵出小鸭子来。”

  司景熠目光转凉,那小子刚想描述那鸭子如何如何。被这个眼神一吓,顿时不敢出声了。

  司景熠闭了闭眼,大有听不到他想要听的,就堵着这路,谁也不好过的样子。

  不过墨研还是上前赏了那小子一个银锭。旁边的人立马眼红了。

  “大人,东街吴家当家在外头做生意,可她婆娘在家里养起了男人。我听墙头听到的,那婆娘喊那男人好相公哩。”捧起手,如愿以偿得了一颗银锭子。

  “大人,西街徐夫子得了个胖小子,可我知道,那孩子是他夫人和别人生的。”

  这些人消息灵通,每日在街上晃荡。七嘴八舌的却没有一句司景熠想听的。

  墨研一瞧他皱眉面露不耐。马上何止了这帮人。

  “我家主子可不要听这些腌臜事。西街种着三条柳树的胭脂铺附近你们今日可瞧见什么没有?”

  “我今日没去那头?”几个乞丐窃窃私语,互相询问。

  “巧了不是,我也没去。”

  “哎呀呀,那卖胭脂的老板娘长的漂亮呦。”

  司景熠失望,转身。

  这些人嘴里说不出他想要听的,这龙阳城占地儿大,家家户户的搜,也要花费不少功夫。可如今看来,只能这样了,别无他法。

  他甚至不敢去想小姑娘这会儿如何了,碰着玉扳指的力道不受控制的打了几分。

  男子眸光闪过冷意,眉眼处尽是寒霜。

  就算是把龙阳城撬个底朝天,他也要寻到她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