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娘子受宠日常

第五十七章 堕胎药

小娘子受宠日常 轻轻的亲 1394 2019-11-28 12:00:00

  雨星星点点的飘落,无声无息。只留马蹄声哒哒而过。

  萧卿哭够了,对着脚边的瓷碗就是一踹。

  好家伙,咕噜噜的滚动撞上了一边的墙角。竟然没碎。

  老媪听见动静,浑身一震。目光渐清明,化为狠厉。

  袖子胡乱在脸上抹了一遍,擦干泪水。来到萧卿跟前坐下。

  也不说话,盯着萧卿的肚子怔怔看着。

  回味般做了个吞咽的动作。

  “你干吗,我警告你离我远点,我若是出了事,你逃不了干系。”

  老媪才不怕呢!放狠话谁不会啊。

  她伸手去摸萧卿的肚子。动作轻柔。

  阴森森的笑:“肚子不疼吗?这么久了,该疼了。”

  她!就!知!道!

  喝的肯定是毒药。

  她是倒了什么血霉,碰上这么个精神失常的老媪人。莫名其妙的把命给搭上了。

  感觉到那只手在她腹部移动,萧卿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真的不疼吗?”她低低的笑,手下力道大了三分。

  本来不疼的,被她吓得萧卿却感觉肚子隐隐作痛。

  她她她,要死了。

  是药效起作用了吗?

  完了,天要塌下来了。

  “疼疼疼。”她带着哭腔。

  “呜呜呜,我不想死,我银子都没花完。”她祈求泪眼朦胧的想要拽住老媪的手。

  老媪眼睛都亮了,嘴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。

  “莫怕莫怕,就是流个孩子,他月份小,一块血肉而已。”

  “知道你舍不得,待会儿我会送你去陪他。”

  “我把你和她们葬在一起,你也不怕没伴。”

  嘎,你在说什么哦。

  流孩子?她都没嫁人哪来的孩子。萧卿哭声一顿。

  可肚子里像有一万个锥子同时再扎一样,整个肚子连同腰部都在疼。

  被绑着的手按住老媪停留在自己腹中来回滑动的手。

  她疼的嘴唇泛白。

  “你给我吃的什么啊?”

  老媪不以为然:“堕胎药而已。你瞧你都小产了”你指了指让萧卿去瞧。笑的诡异

  萧卿呼吸困难。

  “胡说。”低头却瞧下身被鲜血染红的裙摆。

  萧卿傻了,她真有娃娃了?可她并未嫁人啊。

  下腹坠胀,隐/私处有什么流出。

  她她她,的娃娃,就这么没了!不对,她哪来的娃娃。

  可由不得她不信啊。

  她奔溃,可是全身都疼啊,疼的她就差地上打滚了。

  老媪冷眼瞧着,尖酸刻薄。

  “你也是可伶,被相公休弃。他都不要你了,这孩子你还留着作甚。”

  “你被休弃,娘家不要你,你又能去哪呢?还是找个富裕的人家重新投胎为好,得认命。”

  都讲些什么哦,萧卿听不懂。她疼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说到这,老媪咯咯的笑。带着讽刺。

  “不不不,投了好胎也不一定有好命,那说书人都说那司家,司家你知道吧。”

  “都说那司家找回来的姑娘,丑的像猴似的,刻薄面相又不好生养。”

  说她长的丑她认,说她刻薄面相她抵死也不认。

  而且谁说的不好生养?她都小产了,若不是这恶毒的老媪,娃儿在肚子里还好好的呢。

 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她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蹄声。

  她费力的睁眼,看到有人破门而入,下一刻,她被人抱住。

  司景熠的手跟钳子一样,用力的抱住她无力的身子,漆黑的深不见底的黑眸,勾勾的凝视着她。

  老媪被紫一控制住,押了出去。门外时不时传来老媪的惨叫。

  “血!她流血了。”司景离惊呼,这野丫头到底和哪个畜生苟/合了。

  颇懂药理的墨研留意到地上煮药的陶罐,他走过去,闻了闻里头的药渣。

  瞠目结舌,再去看萧卿带有血渍的裙摆。

  “是,堕胎药。”他说完再也不敢吭声了。

  司景熠自然也瞧见那一抹血色,他的手似乎有些抖,沙哑低沉的嗓音也在颤抖,他一字一句道:“萧、卿?”

  被唤了名的娇弱女子有了片刻的清明,她身上的绳子已被解开。双手得以解放。

  萧卿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。

  带着迷糊和哽咽。

  “我好疼啊。”

  司景熠紧紧的抱住她。

  又听她断断续续道:“我要,去听书。”说完彻底的昏了过去。

  男子目光一凝,随即便恢复了冷静。

  堕胎药?呵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