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二章 好大一朵白莲花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4046 2019-09-08 10:57:01

  晚上,南宫辰逸回到凌虚阁的时候,管家孙福便来端着茶见他。

  “王爷,王妃娘娘醒了。”孙福拿着托盘,站在一旁。

  “好,本王知道了。”南宫辰逸端着茶,喝了一口,便放在一旁,看着孙福还在,便知他还有事情。

  看了孙福一眼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王妃娘娘今日大闹厨房,亲手将一只鸡脑袋剁了下来。”

  “下去吧,本王知道了。”南宫辰逸挥一下手,孙福见他的动作,便退出房外。

  “顾霄,进来。”南宫辰逸对着门外喊了一声。门口进来一位一身黑衣的年轻男人,手里拿着一把长剑。

  他是南宫辰逸的贴身侍卫,武艺高强,对南宫辰逸忠心耿耿。

  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

  “本王问你,你对苏清婉的印象如何?”南宫辰逸手指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敲着,这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做的动作。

  “王妃娘娘是东耀国的才女。”

  “就是这位传说中温柔娴静的才女,竟亲手宰了只鸡啊。”

  “属下立刻去打探。”顾霄行了个礼,转身走了。

  冷院内,苏清婉看着厨房送来的饭菜笑了,坐下来,给浩宇夹了一只鸡腿,对站着的白蔻二人说到:“你们也一起吃吧。”

  “王妃娘娘,这不合规矩啊。”李嬷嬷说到。

  “规矩?”苏清婉放下筷子,“说到规矩,那我也立几条规矩吧。第一,以后你们不用自称奴婢,也不许向我下跪,第二,以后不许喊我王妃,第三,以后我说什么便是什么。”

  两人点点头,回了一声是,便坐下来一起吃饭。

  有浩宇这个开心果,加上苏清婉的笑话,一顿饭倒是其乐融融。

  饭后,苏清婉带着浩宇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聊天。

  “娘亲,为什么你刚才要说那些规矩呀?”浩宇坐在苏清婉腿上,手里捏着苏清婉的一缕头发。

  “小不点儿,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都有尊严,我们要学会尊重别人,知道吗?娘亲也不求你能出人头地这些,只希望你能有一颗爱人的心。”苏清婉捏着浩宇的鼻子,说到。

  “小姐,外面凉,小心身子。”李嬷嬷和白蔻忙完,便到院子里催两人回房休息。

  正是初夏时节,夜间还是有稍许凉意。

  苏清婉牵着浩宇进了房间,坐在桌子前,让李嬷嬷两人也坐下,苏清婉便提议:“反正现在还早,我讲故事给你们听吧,保证是你们没有听过的。”

  一旁浩宇高兴得拍手。苏清婉便给她们讲了《西游记》的故事。

  房顶上,顾霄观察着下面发生的一切,他也很好奇,王妃的长相并没有变,但是性格却大变了,讲的故事更是吸引人。

  等屋里没有声音了,顾霄才离开冷院,回凌虚阁复命。

  顾霄将苏清婉晚上说的话都告诉了南宫辰逸,他说到:“王爷,王妃娘娘性格确实大变,但是容貌却无变化,这……会不会是有人假冒的?”

  “你派人监视着她,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。”南宫辰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苏清婉这个女人,被赶到冷院已有一年了,不知道这一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也当这个女人不存在一般,没想到这次受伤之后会变了一个人,他倒要看看,这个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。

  兰雪阁的主位上,坐着一位身穿粉色上襦,蓝色下裙,外面套了一件白色大袖的女子,衣服上绣了些兰花,倒显得些许清新脱俗。

  只是在那张漂亮的脸上,浮现出的却是算计和愤怒。

  她就是楚暮雪,南宫辰逸的青梅竹马。

  “楚小姐,王妃娘娘醒了,还来大闹厨房,大家都吓坏了。”她面前,有一个卑躬屈膝的小丫鬟,这个小丫鬟就是厨房里过来报信的。

  “王妃姐姐醒了?太好了,你先下去吧,我明日就去看姐姐。”楚暮雪装出一副关心苏清婉的模样,谁都没有发现她眼中的不甘。

  一旁伺候她的丫鬟佩儿拿出些钱,赏给那个小丫鬟,小丫鬟领了赏银,便离开了兰雪阁。

  佩儿关上屋门,便听到砰的一声,回头只瞧见碎在地上的瓷片和冒着热气的茶叶。

  “苏清婉这个贱人,这样都还活着。”楚暮雪扔了茶杯之后,怒气倒是消了些。

  “小姐,莫要气坏了身子。苏清婉再怎么折腾,也入不了王爷的眼,您可是王爷放在心尖上的人啊。”佩儿开口到。

  “可是我不甘心啊,她苏清婉活着一日,太后那边就不可能同意她离开王府,就算逸哥哥对我好,可我却得不到我想要的。”

  楚暮雪坐在那里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直到佩儿叫她该休息了,她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明日,我们去看看她。”

  ……

  次日,苏清婉还在睡梦中,便听见有人在喊她。

  “小姐,快醒醒,楚小姐来了。”白蔻拍着苏清婉的肩膀。

  苏清婉只翻了个身,又搂着一旁的浩宇继续睡觉,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样子。

  “小姐,小姐,楚小姐在院子里等着你呢。”白蔻继续喊她。

  苏清婉没办法,只得坐起来,揉了揉眼睛,问白蔻:“你说谁来了?”

  “楚暮雪楚小姐啊。”

  “哦,看来她也不是能沉得住气的人嘛。白蔻,给我梳洗吧。”苏清婉坐在床边,等白蔻拿了衣裙来穿上。

  坐到镜子前,苏清婉才观察起这张脸。

  是很漂亮的瓜子脸,一双秋水剪瞳,两弯远山眉,虽然有些清瘦,但多了几分病态美,更添几分我见犹怜之感,若是放在现代,恐怕是好些女明星都比不上的。

  白蔻的手很巧,很快便给她绾了一个朝云近香髻,用一根玉簪插住,简单却不失身份。配上一身绿色的襦裙倒显得清丽无双。

  院子里,楚暮雪已经等得着急,她好歹也是尚书府的大小姐,何时这样等过人呢,正欲询问李嬷嬷,便瞧见苏清婉牵着浩宇走了出来。

  浩宇见到楚暮雪便吓得躲到苏清婉身后,苏清婉喊来李嬷嬷,将浩宇带走。

  “王妃姐姐,听说你醒了,所以妹妹来看看你。”楚暮雪赶紧上前,伸手去拉苏清婉的手。

  苏清婉侧身躲过楚暮雪,走到树下的石桌旁坐下,开口:“楚小姐有心了。”

  楚暮雪见苏清婉这样冷淡,只是心下诧异,难道她看出了自己的心思?

  换了个笑脸,又走到苏清婉面前坐下,继续说:“姐姐何必如此客气,妹妹在府中做客,是该来拜见姐姐的。”

  苏清婉仔细打量一番眼前的这个女人,嗯,确实是个美人,但是她的美更加张扬,更具有诱惑力,而自己的容貌要温婉许多。

  可大多男人喜欢的,不就是这种具有诱惑力的容貌嘛。

  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。

  “楚小姐客气了,本王妃可不记得有你这个妹妹,我娘家妹妹只有苏清妍,这夫家妹妹倒是有几位,不过都是东耀国的公主,至于王府中,并无姐妹。”苏清婉开口,她极不喜欢楚暮雪开口闭口都是姐姐妹妹的。

  “姐姐怎可如此说我?我与逸哥哥的青梅竹马的情分在姐姐眼里又算什么?”楚暮雪突然开始抽泣,手里的手绢轻轻拭着眼泪。

  “楚小姐,我身体还未恢复,就不与你在此吹风了,既然你是在府中做客,就该有客人的样子。奉劝楚小姐一句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苏清婉说完,再看楚暮雪时,她已气的满脸通红。

  呵,只是个沉不住气的女人,苏清婉以前怎么会受这种人欺负的。

  苏清婉站起来,理了理裙摆,径直回房,白蔻赶紧去给她准备早饭。

  楚暮雪盯着她的背影,直到她进了屋,才带着佩儿离开。

  “小姐,我们就这样放过她了?”佩儿问。

  “苏清婉确实不一样了,以后做事小心点。不过今日之仇我一定要报。”她气得跺了一下脚,才愤愤的转身离开。

  回到兰雪阁,关上房门便开始大哭。

  走到衣柜面前,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扔到床上,就坐在床边哭着。

  佩儿会意,赶去凌虚阁找南宫辰逸。

  这边南宫辰逸刚用过早饭,正在书房里练字,佩儿便在门口哭着要见他。

  将佩儿放进来,她跪在地上说到:“王爷,您快去看看小姐吧,她要收拾东西回家去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雪儿怎么突然要走?谁欺负她了?”南宫辰逸扔下手中的笔,站起来看着佩儿。

  “今日小姐去冷院看望王妃娘娘,结果王妃娘娘训斥了小姐,小姐受了委屈啊王爷。”佩儿将在冷院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。

  “走,带本王去看看雪儿。”南宫辰逸带着佩儿赶往兰雪阁。

  到兰雪阁的时候,就看见楚暮雪趴在梳妆台上哭的梨花带雨,一旁的桌上放着一个包袱。

  见到南宫辰逸,楚暮雪扑进他怀里继续哭着说到:“逸哥哥,雪儿……雪儿要回尚书府了。”

  南宫辰逸将她扶到桌旁坐下,拿出手绢为她擦掉眼泪,温柔的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“逸哥哥,王妃姐姐说得对,我不该在府中住那么久的。雪儿这就离开。”

  “雪儿,你且安心住下,没有本王的命令,谁也不能赶你走。”南宫辰逸又是好一番安慰,楚暮雪才止住眼泪。

  离开兰雪阁,南宫辰逸带着顾霄便来到冷院。

  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……”两人刚到冷院门口,便听见里面传来歌声,曲调欢快活泼,声音清脆婉转。

  一曲唱完,浩宇的声音响起:“娘亲唱的真好听,宇儿从未听过这样的歌呢。教教宇儿好不好?”

  南宫辰逸心下诧异,刚才的歌曲调不似他听过的这些,这首曲子欢快活泼,不像是苏清婉的风格。

  推开门,便看见苏清婉坐在树下的草坪上,白蔻和浩宇也围在一起坐着,完全没有主仆的样子。

  “啊……王爷,王爷吉祥!”白蔻抬头,看见推门进来的南宫辰逸,赶紧站起来跑到他面前行礼。

  南宫辰逸点点头,算是知道了。

  苏清婉抬头看了看这位传说中的王爷,长的倒是挺帅的,一身黑色长衫,腰上围着一条金色的腰带,剑眉星目,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背着手,看着她。

  “啧啧,以前的苏清婉眼光真差。”苏清婉收回目光,摇摇头,继续逗浩宇。

  南宫辰逸是练武之人,耳力极好,苏清婉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“本王问你,今日雪儿来过了?”他站在院子里,看着苏清婉和浩宇。

  “我说王爷怎么舍得贵足踏贱地呢,果然是为了她啊。”苏清婉站起来,牵着浩宇走到桌旁坐下,拎起茶壶倒了杯水,放在浩宇面前。

  “王爷您请坐,奴婢去给您泡茶。”一旁白蔻说着,便要走。

  “白蔻,不必忙活了,王爷贵体怎么能喝我们这里的水。”苏清婉制止了她。“若不是为了楚暮雪,王爷怎么会来我们这里。”

  “苏清婉,你记住你的位置是怎么来的,本王告诉你,你最好不要欺负雪儿,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。”南宫辰逸听出苏清婉语气不善,他也觉得奇怪,以前那个看着他便满眼倾慕,说话轻声细语的苏清婉和面前这个简直判若两人。

  “哼!冷院的落魄王妃而已,谁愿意谁便拿去当好了,我苏清婉不稀罕。”说到位置就来气,她好歹也是明媒正娶的啊,居然混的这么差。

  南宫辰逸气急,一闪身到苏清婉面前,抬手便要打她。

  “坏人,不要欺负我娘亲。”浩宇站到苏清婉面前,抬起头指着南宫辰逸。

  “简直不可理喻。”南宫辰逸看了看浩宇,甩袖而去,留下苏清婉在身后笑得开怀。

  他知道,只有苏清婉自己提出和离,他才能休了她,不然太后那边肯定不同意。

 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,本来是为了给雪儿报仇来的,居然因为看到苏清婉的态度之后就忘了那股子怒气。

  “白蔻,你看到他的脸色没有,哈哈哈,黑得像锅底一样。”苏清婉看着他离开,就拉着浩宇笑起来。

  “小姐,王爷好不容易来一次,你又何必……”白蔻叹气。

  “白蔻,你不懂的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