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三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184 2019-09-08 11:08:25

  在冷院待了两天后,苏清婉终于受不了这么无聊的生活。

  看着冷院的院子挺宽敞,便叫白蔻拿来铁锹,要把院子开垦出来,种点花草蔬菜。

  苏清婉看了看,院子里只有一棵桃树,树还挺大,就是没有其他的植物,便开始规划院子的布局。

  桃树在右边,树下还有一张石桌,所以她打算在右边靠窗的地方种花草,靠门的地方种点蔬菜,左边种上葡萄,等葡萄藤蔓长起来,便可以搭个凉棚了。

  等把院子开垦出来,便已是傍晚。

  才想起她没有种子,便喊来白蔻。

  “白蔻,我们出去买点种子回来吧。”苏清婉插着腰,望着院子,想象着以后这里的模样。

  “小姐你说,要些什么,我去给你买。”

  “不是你去买,是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“还有我,还有我。”浩宇本来在一旁自己玩,一听要出府,跑过来,拉着苏清婉的衣袖乞求。

  苏清婉看着浩宇的衣服,想了想,说到:“这样吧,我们一起去,顺便给小不点儿做两身新衣服。对了,我们还有多少钱?”苏清婉突然想到这个关键问题。

  自从她们被赶到冷院开始,王府就停止了给她的月例,这一年的时间,花的都是苏清婉在苏府的时候存的钱,她把钱都交给了李嬷嬷和白蔻管着。

  “小姐,只够我们生活三个月了。”白蔻掰着手指头,算了算,小声说到。

  “看来是该出府一趟了。”苏清婉想着,自己好歹是一名医生,或许可以靠自己的本事养活她们,实在不行还可以开个茶馆什么的。

  不是说古代遍地是黄金吗,自己这么聪明的人,一定能赚足够的钱,然后带着她们离开这里。

  “小姐,那我们明日便出府吧。”白蔻问她。

  她点点头算是同意了。

  “小姐,该吃晚饭了。”李嬷嬷带着从厨房拿来的饭菜,摆在院子里,四个人坐下。

  自从苏清婉大闹厨房之后,伙食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  吃完饭,苏清婉便带着浩宇回了房间,屏风后面已经备下热水。

  既然决定了要好好照顾这个小不点儿,自然是要事必躬亲。

  为浩宇洗完澡,又到了讲故事的时间,四个人围坐在一起,听苏清婉继续讲《西游记》。

  “抓刺客!”

  正讲的兴起,突然听到府里一阵喧哗,随即就听见了打斗声。

  苏清婉一把抱起浩宇,将他交到白蔻和李嬷嬷手里,吹灭了蜡烛,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冷院位置偏僻,只要她们不发出声音,没有人会想到这么破旧的地方会住着人。

  ……

  而此时的凌虚阁门口,顾霄拿着剑,将南宫辰逸挡在身后,看着院子里和侍卫们打斗的一群黑衣人。

  这群人武艺高强,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杀手。

  见南宫辰逸面前只有顾霄一个人,那些黑衣人又朝着他们冲过去,顾霄拔出剑来,也加入了打斗之中。

  只到那群黑衣人逐渐占了下风,其中一人将手里的刀掷向南宫辰逸,他本欲躲开,不曾想,一个侍卫冲出来,替他挡下了这一刀。

  南宫辰逸见状,眼里杀意浮现,声音冷得像是寒冬,道,“一个不留。”

  等打斗声停止已过了两刻钟,苏清婉借着月光摸到蜡烛,用火折子点燃,吩咐李嬷嬷和白蔻今晚一起在她房间里休息,免得再出什么意外。

  而南宫辰逸这边,凌虚阁院子里,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,空气里满是血腥气。

  孙福已经找来府医为伤员医治。

  伤员不多,毕竟府中的侍卫武艺也高强,伤口都比较小,只有那位替南宫辰逸挡刀的侍卫伤口很严重。

  他的右肩处和大腿处皆有刀伤,右肩的刀伤更为严重,往外不断冒血。

  府医姓陈,叫陈茂康,是宫里出来的御医,被留在瑞王府成了府医。

  “陈太医,你一定要给本王救活他。”南宫辰逸看着那个侍卫,严肃开口。

  “他伤势太重,恐怕……”陈茂康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,颤声回禀南宫辰逸。

  “那就让他走的没那么痛苦吧。”南宫辰逸看着侍卫的伤口,便知陈茂康说的是实话,这么严重的刀伤,根本止不住血。

  陈茂康从药箱里拿出一些药粉,将药粉倒入那个侍卫的嘴里,说到:“这是止痛用的,我的医术只能这样了,还请王爷恕罪。”

  南宫辰逸点点头,对顾霄吩咐到:“找两个人,把他抬回房里去,去打听打听,他家中还有何人,定要好生赔偿他们,今晚的事,好好查一下。”说完,便转身进屋。

  冷院这边,白蔻不放心,便去凌虚阁门口打听了一番,回到冷院,将消息告诉苏清婉。

  “小姐,那个侍卫也挺惨,年纪轻轻就要死了。”白蔻情绪低落的感叹到。

  “他倒是个忠心护主的人,白蔻,你可知他现在在哪里?”苏清婉毕竟是学医的,见死不救不是她的风格,按照白蔻的说法,这个年轻人只要把血止住了,应该还有救。

  若这个人以后肯为她所用,更是好事。

  “知道啊,他们都住在凌虚阁旁边的院子里,那个院子专门给侍卫们住的。小姐,你问这个干嘛?”白蔻抬起头来,疑惑的看着自家小姐。

  “走,我们去看看他。”苏清婉将熟睡的浩宇放在床上,吩咐李嬷嬷看着,转身便要往外走。

  “小姐,你真的要去?”白蔻拉住了她的手,问到。

  “当然,既然他救了王爷,我们也该表示关心啊。”

  两人到那座院子门口的时候,院门关着。白蔻上前敲门,一个侍卫把门打开,看到苏清婉,眼神中有一丝惊讶划过,但很快便敛了。

  “参见王妃娘娘。”

  苏清婉点点头,开口:“听说有个侍卫为救王爷受了重伤,所以本王妃过来看看,带我去见见他。”

  这个侍卫虽然好奇为什么王妃要见这个侍卫,但也不好问,只能带路。

  到那个侍卫的房间里的时候,苏清婉便闻到一股血腥味,瞧过去,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人,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,现在却躺在那里,脸色苍白,伤口还流着血。

  “你们去给我准备些热水,一把剪刀,一些针线,一壶烈酒,然后就在门口守着,谁都不许放进来。”苏清婉抬手,捂了一下鼻子,这种感觉,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上手术的时候。

  “王妃娘娘,这……”其中一个侍卫抬起头来,看了她一眼,似乎想说什么。

  人人都知道这位是不受宠的王妃,所以不敢随意听她的命令。

  “你们若不想他死,就听我的话,放心,出了事我担着。”苏清婉忽然觉得挺悲哀,她好歹是府里真正的女主人,却指挥不了一个侍卫。

  说完,她径直走到那个侍卫的床前,伸手为他诊脉。

  这个侍卫虽然伤口在流血,但是表情并不是太痛苦,虽然脉弱,但是却不是伏脉。

  看来是有人已经喂他吃下了止痛药,这就好办多了,苏清婉心想。

  “王妃娘娘,您要的东西。”两个侍卫把热水、剪刀等东西放下,就站在原地,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。

  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苏清婉对两人说到:“所有人都在门口等着,没有我的命令,都不准进来。”

  两人看了眼床上的人,只得先出去了。

  出去关上门,其中一个侍卫赶紧跑去通知南宫辰逸。

  苏清婉叫站在一旁的白蔻多点了些蜡烛,房里一下子亮起来。

  只见她拿起剪刀,将他的衣服剪开,用布蘸水将伤口周围的血痂擦去,又叫白蔻倒了些酒在手上消毒。

  拿起针线,将针在火上烧了两下,掰到一定的弧度,便开始为他缝合伤口。

  白蔻虽然害怕,却不能离开,只能忍着恶心感,看苏清婉做事情。

  刚缝第一下,那个侍卫就醒了,他睁开眼,看见苏清婉,想要说话。

  “不许动,也不许说话,我在救你,可能会有点疼,但是你必须要忍着,不然你会死。”苏清婉盯着侍卫的眼睛,说到。

  侍卫没说话,只是看着屋顶。他没看错吧?王妃娘娘亲自给自己疗伤啊。

  她很快便为他处理好了右肩上的伤口,又接着要给他处理大腿上的。

  “王妃娘娘,不可……”侍卫挣扎了一下,抬手就要阻止。

  “不要说话,我在救你。”苏清婉一边说,一边继续手上的工作,那般专注的神情,让他不由得看楞了。

  刚把伤口处理完,苏清婉便累得坐在了地上。

  她也只是个实习期刚过的医生,平时根本没有多少自己上手的机会。而且这具身体的底子太差,她得调理一下才行。

  “苏清婉,你在做什么?”南宫辰逸砰的一声推开门,看到的就是苏清婉坐在地上,靠着床边,一副累极了的样子。

  啪的一声脆响,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,王爷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打了王妃娘娘。

 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让苏清婉清亮的眸子里一下子盛满了泪水,忍着,不让泪水落下来,倔强的瞪了南宫辰逸一眼,王八蛋,居然敢打姑奶奶。

  “南宫辰逸,你敢打我?”苏清婉的声音里,也是满满的怒意。奶奶的,本姑娘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打过呢。

  “你这个女人,又想害人?若你害死了他,本王要你的命。”南宫辰逸眼里的怒火吓得一屋子的侍卫都不敢吭声。

  “原来苏清婉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,”苏清婉漠然一笑,回过头对床上的人说到:“伤口不能沾水,明日我再过来给你换药。白蔻,我们走。”

  白蔻赶紧上前,扶着苏清婉,离开了。

  “赶紧宣太医。”南宫辰逸对顾霄吩咐,自己则走到床边,看那个侍卫。

  陈茂康赶来,还未来得及行礼,便让他赶紧看看那个侍卫的病情。

  陈茂康伸手切脉之后,又将伤口敷料揭开,看到缝合的伤口吃了一惊。

  “王爷,他的血已经止住了,只要接下来注意些,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陈茂康如实禀报,“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”

  “王爷,只是这王妃娘娘处理伤口的方法我闻所未闻啊,简直太神奇了,若不是王妃娘娘为他止了血,他可能熬不过今晚。”

  南宫辰逸听完,更为怀疑。

  这苏清婉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,怎么会这样的医术?这两次和她说话的时候,性格也完全不同。

  而苏清婉回到冷院之后,没有梳洗便躺在床上就睡着了,完全没有力气去处理自己脸上的伤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