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四章娘亲闯祸了怎么办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751 2019-09-08 17:02:06

  次日。

  白蔻一大早推开门进房间之后,看到的就是苏清婉坐在镜子前自言自语的样子。

  “南宫辰逸,你这个王八蛋,下手可真够狠的啊,嘶……”苏清婉看着脸上的巴掌印,嘟着嘴抱怨,又突然叫起来,“啊~怎么办?今天说好要出府的……”

  “小姐,你在说什么呢?”白蔻将脸盆放下,走到苏清婉身后,看见她镜中的模样,鼻子一酸,又要哭出来,小姐这般好的女子,王爷怎能打小姐呢。

  “娘亲,我们今天还能出去玩吗?”浩宇从床上跳下来,跑到苏清婉面前,扑进她怀里。

  抬头便看见了苏清婉脸上的掌印,伸出手来,轻轻摸着她的脸,说到:“娘亲,是不是那个坏人打你了?娘亲,你放心,以后浩宇保护你。”

  “小世子,你这样称呼王爷,王爷会生气的。”白蔻吸了吸鼻子,说到。

  “我才不在乎呢,我只要娘亲。”浩宇奶声奶气的话逗得苏清婉笑起来,一笑又扯着脸上的伤,痛的龇牙咧嘴。

  “白蔻,给我找张面巾来。”穿好衣服之后,苏清婉走到镜子前仔细看了看脸,幸好用面纱可以遮住。

  白蔻找来一张白色的面纱为苏清婉戴上,几人到院子里用过早饭后,便去看那个侍卫。

  苏清婉到房间里的时候,他正在喝粥,见到苏清婉,放下碗挣扎着就要下床。

  “不准动,好好躺着。”苏清婉呵斥他,“我好不容易把伤口给你缝合了,再把伤口崩开我就两刀杀了你。”

  那个侍卫赶紧躺好,天啊,王妃好凶好可怕!

  “这才对嘛。”她走到床边,伸手把纱布揭开,看到伤口没有渗血了,又换上干净的纱布。

  看到旁边的空药碗,苏清婉拿起来闻了闻,“嗯,这个郎中的医术还是可以的。你就吃他给你开的药,七天之后再给你拆线。”

  “王妃娘娘,昨晚是属下让王爷误会了,抱歉。”侍卫看苏清婉蒙着面纱,就想起昨晚迷迷糊糊之间好像看到王爷打了王妃。

  “不关你的事,是那个王八蛋是非不分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属下冯成。”

  “看你年纪也不过二十多,怎么甘愿就替那个王八蛋去死呢。”

  “王爷待下属极好,所以我们都愿意替王爷去死。”冯成故意忽略了苏清婉对南宫辰逸的称呼,王妃胆子真大,敢这样说王爷。

  “那我这次还救了你呢,岂不是以后你还得要听我的啊。”苏清婉半开玩笑的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王妃娘娘以后有吩咐,属下定当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  “好,你好好养伤吧,记住你说的话啊。”苏清婉说完,便带着白蔻和浩宇走了。

  “娘亲,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出府去?”浩宇牵着苏清婉的手,不时用脚踢着路上的小石子,边走边问。

  “当然啦,我也想去逛逛这里的集市。”苏清婉回答。

  三人热热闹闹的往大门走,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守门的侍卫一看是王妃,也没有阻拦,三人轻轻松松的就出了王府。

  “外面的空气就是新鲜啊,”苏清婉伸了个懒腰,感叹。

  一旁的浩宇也像苏清婉一样伸懒腰。

  “小姐,注意形象啊。”白蔻扶额,果然她家小姐变得不受控制了。

  “怕什么,走,小白蔻,本小姐带你去乐呵乐呵。”苏清婉伸手揽住白蔻的肩膀,一手牵着浩宇。

  “小姐,你怎么能这样。”白蔻羞得满脸通红。

  “哈哈,傻白蔻,你怎么这么可爱啊,有浩宇在呢,我不会带你去那些奇怪的地方的。”苏清婉一笑,又扯着脸上的伤,幸好戴着面纱,别人看不见她狰狞的表情。

  三人来到城西的集市,这是整个东耀国国都最繁华的一条集市。

  苏清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集市,浩宇也没有出来过,两人看到什么都觉着稀奇,都要凑热闹,白蔻只得跟着,万一两人有什么意外,她可赔不起。

  “小姐,您慢点走啊。”白蔻不断嘱咐。

  “哎呀,白蔻你快点,你看前面好热闹啊,我们去看看去。”苏清婉一手拉着浩宇,一手牵着白蔻,就往前面那堆围着的人群里钻。

  “借过借过。”苏清婉扒开人群,到了里面,看见一个长相猥琐,但是衣着华贵的男人,在调戏一位身着缟素的姑娘。

  “小娘子,只要你嫁给本公子做妾,本公子就为你葬了你父亲。”这个男人伸出手,在那个女子脸庞上滑过,“小娘子皮肤真好。”

  “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。”那女子侧过脸,躲开他的手。

  “大伯,请问一下,这个男的是谁啊?”苏清婉问旁边的人。

  “他是吏部侍郎周少华的二公子周以谦,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啊,这姑娘惨了,唉。”

  “小娘子,你就从了本公子,以后有你好日子过。”周以谦不死心,继续调戏那个女孩子。

  “住手!”

  苏清婉大吼一声,倒让周以谦楞住了。

  一旁的白蔻急得直跺脚,果然,她就知道会出事。

  而浩宇却捧着脸,佩服的看着苏清婉,哇,娘亲好厉害好威武。

  “哟,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位美人儿啊。”周以谦走到苏清婉面前,虽然苏清婉蒙着面纱,但是那双眼睛、身段依旧漂亮,面纱反而给她添了些神秘感。

  “美人儿真香啊。在下周以谦,敢问美人芳名?”周以谦走到苏清婉面前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叫清娘。”苏清婉轻笑了一声,开口说到,那如同天籁的声音简直让周以谦的骨头都酥了一半。

  “嗯,名字也好听,清娘,清娘。”

  “嗯,儿子真乖。”苏清婉点点头。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笑声。清娘念快了,不就成了亲娘了嘛。

  “啊,我才不要这么丑的哥哥。”浩宇捧着脸大吼一声,他人虽小,但是嗓门清脆。这句话又惹得人群大笑。

  “臭娘们儿,居然敢戏弄本公子,来人啊,给本公子绑了她。”

  “大胆,这是瑞王妃。”白蔻眼见事情开始闹大,只好搬出苏清婉的身份。

  “这就是那位天命王妃?”

  “完全不像啊,你看她们穿得多寒酸。”

  “不是说瑞王妃病了吗?”

  人群一下子炸开锅,各种议论。

  “哈哈,你要是瑞王妃,那我就是瑞王,反正今日我要定你了。”周以谦不为所动,反而更加过分。

  “娘亲,怎么办?”浩宇早已扑到白蔻怀里,让白蔻抱着。

  苏清婉眼睛一转,计上心来。

  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纸包,对白蔻说到,“我数一二三,我们就跑。”白蔻点头。

  “一、二、三,跑!”苏清婉打开纸包,将东西洒出去,喊到:“不想死的赶紧让开啊,这毒药沾了就死人的。”人群哗啦一声给她们让出一条路。

  钻出人群,苏清婉便看到一辆马车停在外面,她带着浩宇和白蔻对马夫和一旁的侍卫说到:“帮帮忙,让我们躲一下。”

  “让她们进来。”车里传来一阵好听的男声。

  白蔻避嫌,留在了车外坐着,苏清婉爬上马车,掀开帘子便抱着浩宇钻了进去,拍着胸口喘气,“好险啊,多谢英雄相救。不知英雄如何称呼?”

  说完才看到坐在车里的男人。

  嗯,和那个王八蛋长得有点像,长长的剑眉入鬓,一双带笑的凤眼,面如冠玉,唇如点丹,穿着一身月白锦袍,腰间也是白色的腰带,腰间挂着一块通透的白玉,青丝用一根玉簪挽着,嗯,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。

  这是苏清婉对眼前这个人的第一印象。此时,这个人的一双眼睛正打量着苏清婉。

  “南宫辰希。”男子笑着开口,声音也是温润的。

  “南宫辰希,什么?你说你叫南宫辰希?”苏清婉念叨了两遍,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  “那南宫辰逸是你什么人?”苏清婉慢慢的往车门口挪了挪。

  “他是我四哥,我排行第五。”南宫辰希觉得好玩,这个女人蛮有趣的,刚才路见不平的时候那么厉害,现在听到名字反而有点害怕。

  “啊,要死了,居然遇上那个王八蛋的弟弟。”苏清婉别过脸去,小声嘟囔。

  “娘亲,他是那个坏人的弟弟,所以他也是坏人吗?”浩宇挨苏清婉坐着,悄悄的瞧了好几眼南宫辰希,奶声奶气的问到。

  苏清婉伸出雪白的小手,一巴捂住浩宇的嘴,偷偷看了南宫辰希一眼,发现他只是笑了笑,并没有生气。

  “哦,原来是四嫂啊。”他开口,心里却有点别扭。

  这位瑞王妃自从嫁进瑞王府之后,便没有出过门,也从来不见外人,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她。

  “啊,对了,你可以救救刚才那个女孩子吗?”苏清婉突然想起,刚才她们跑了,那个女孩子还在原地呢。

  “四嫂与她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啊,只是觉得她挺可怜的,那个周以谦肯定不会放过她的。”其实不用苏清婉开口,南宫辰希已经派人去安置那个女孩子了,他在这里看完了整件事的全过程。

  “四嫂放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南宫辰希望着苏清婉和浩宇,笑了笑。

  浩宇只觉得,呀,这个叔叔笑起来真好看。

  便爬到他面前盯着他看。

  “浩宇,不要这样没礼貌。”苏清婉摸不准他的脾气,至少现在看来,他好像比那个王八蛋好一些。

  “不碍事。”说完,伸手摸了摸浩宇的头,“四嫂要去哪里?我送你们去。”

  去哪里好呢,反正不想回府。

  “娘亲,浩宇饿了。”苏清婉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,浩宇却揉着肚子,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清婉。

  “呵,那皇叔带你们去吃饭好不好啊?”南宫辰希抱起浩宇,将他放到自己腿上。

  “真的?皇叔真好。”浩宇在南宫辰希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……

  南宫辰希带苏清婉她们来到了醉仙居,这是城里最好的酒楼。

  下了马车,苏清婉便去牵浩宇,结果浩宇完全不理她,只粘着南宫辰希。

  气的苏清婉掐他的腮帮子。

  一行人来到二楼,找了两张临窗的桌子,苏清婉带着浩宇和南宫辰希坐了一桌,另一桌给侍卫和白蔻。

  酒菜端上来的时候,苏清婉伸出手,碰到酒杯,犹豫一下,又收回了。

  “娘亲,把面纱摘下来吧,五皇叔不是外人。”浩宇人虽小,但是特别聪明。

  他趴在南宫辰希耳边,叽叽咕咕的说了很久。

  “这么说来,确实是四哥的错了,若四嫂不介意,便摘了这面纱吧。”南宫辰希拿起酒壶,倒了两杯酒,其中一杯递给苏清婉。

  “多谢。”苏清婉还是摘下面纱,接过了那杯酒。

  南宫辰希盯着苏清婉的脸瞧了瞧,都说苏清婉容貌倾城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。

  就是那掌印,有点触目惊心。

  这样好的女子,四哥都下得去手,若是他,可能好好护着都来不及吧。

  “四嫂,我替四哥向你赔罪。”南宫辰希敛了心思,端起酒杯,嘴角含笑。

  “不用叫我四嫂,我不喜欢这个称呼。”苏清婉不想和南宫辰逸有什么关系,她到这里之后只见过他两次,一次是为了给楚暮雪出气,一次是为了那个冯成。

  两次的见面都不愉快,这样的人渣,她才不稀罕。

  “好,那我就叫你清婉吧。”南宫辰希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下子便想到这个略带亲昵的称呼。

  见苏清婉点点头算是同意了,他也莫名有点开心。

  几人吃了饭,苏清婉便叫白蔻去结账,那掌柜的却说南宫辰希已经结了。

  离开醉仙居,南宫辰希将苏清婉送回了瑞王府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