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五章被调戏了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895 2019-09-11 17:00:14

  瑞王府门口,苏清婉刚下马车,便看见同样回府的南宫辰逸,她一张脸立刻垮了下来,幸好带着面纱,南宫辰逸才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
  完全无视掉南宫辰逸,苏清婉转过身去抱浩宇下车。

  “娘亲,我们再和五皇叔玩一会儿好不好。”马车里,浩宇抱着南宫辰希的脖子不肯撒手。

  南宫辰希只得抱着他从马车里出来。下了马车,南宫辰希便走到南宫辰逸面前打招呼:“四哥。”

  “五弟怎么会和我的王妃在一起?”南宫辰逸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强调他的王妃,只是看着刚才他们三个在马车前,就像一家三口的样子,心里就不舒服。

  “哦,只是在街上碰见而已。”苏清婉担心南宫辰逸会怪罪他,所以主动开口。

  南宫辰逸并没有理苏清婉,只是看着躲在南宫辰希身后的浩宇。

  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和他如此亲近过,现在却躲在别人的身后。

  “浩宇,过来。”南宫辰逸喊他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,你是坏人。”浩宇紧紧攥着南宫辰希的衣摆不愿撒手。

  “苏清婉,这是你教的。”南宫辰逸说的是肯定句,他不相信一个小孩子会有这么强的是非观,肯定都是苏清婉的错。

  “关我什么事,浩宇是个独立的个体,他虽然很小,但是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力。”苏清婉气极,这个王八蛋,居然这样说她。

  “坏人,你又凶娘亲。娘亲,我们离开这里吧,跟着五皇叔去。”浩宇跑到苏清婉面前,抱着苏清婉的腿。

  吓得苏清婉赶紧蹲下来,捂住他的嘴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和浩宇。

  “没……没说什么。”苏清婉赶紧解释,“小孩子童言无忌。”

  “四哥,孩子还小,别怪他。”南宫辰希内心那个着急啊,这个浩宇,真的是不怕给他惹麻烦。

  “我心里有数,五弟你先回去吧。”南宫辰逸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  南宫辰希只好讪讪转身上了马车,准备离开。

  “五皇叔,记得下次要来带浩宇出去玩哦。”浩宇见南宫辰希要走,又喊了一句。

  苏清婉只觉得周围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,看向南宫辰逸的脸,已经黑得像要滴出水。

  她抱起浩宇,往南宫辰逸身上洒了阵粉末,对白蔻说到:“快跑!”

  主仆三人拔腿就跑,风风火火的冲进冷院,关上大门。

  “把……把门抵死了,千万不要开门。”苏清婉交待。

  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洒出来的粉末,本能的用袖子挡了一下。

  以为会是什么毒药,一闻才发现只是普通的糖霜,而苏清婉早已跑得不见踪影。

  “王爷,她……她真的是王妃吗?”顾霄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。

  “本王也很好奇,难道这又是她的欲擒故纵之计?”南宫辰逸拍着身上沾上的糖霜。

  回到凌虚阁,派去跟踪苏清婉的影卫才来,把今天在街上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南宫辰逸。

  “这苏清婉,到底要干嘛?”

  冷院里,苏清婉一边担心王八蛋会不会来找浩宇的麻烦,一边又可惜那两包糖霜。

  那个糖霜味道很好,本来是留着给浩宇吃的。

  次日。

  苏清婉顶着两个黑眼圈和脸上的掌印坐到镜子前的时候,吓得大叫,“啊……”

  白蔻赶紧推门进来,李嬷嬷差点砸了手里的早饭,浩宇吓得直接坐起来。

  “白蔻,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丑啊。”看到白蔻,苏清婉就开始吐槽。

  “哪有,小姐一直都很漂亮的。”白蔻安慰她。

  “算了,这几天都不出门好了。”苏清婉嘟着嘴,搂住白蔻。

  虽然嘴上说不出门,但是吃过早饭,苏清婉还是带着浩宇和白蔻去给冯成换药。

  走到房门口,才发现南宫辰逸也在里面,苏清婉正打算先溜走,里面却说到:“既然来了就进来,鬼鬼祟祟的像什么话。”

  你才不像话,你才鬼鬼祟祟的,王八蛋。苏清婉心里骂着他,脸上却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,“不知王爷在这里,就不打扰你们了,我先走,过会儿再来。”

  “不必,本王还有事,对了,七日之后是太后的寿辰,你一起去。”南宫辰逸说完便走了,留下苏清婉在原地睁大了双眼。

  “白蔻,刚才那个王八蛋说什么?”苏清婉用手指掏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在记忆里,南宫辰逸向来是不让她参加这些聚会的,每次都找各种理由给她推了。

  “小姐,王爷要带你进宫呢,恭喜小姐。”白蔻笑着说到,小姐终于要熬出头了,真好。

  “啊?我的天啊,要死了,怎么办……怎么办?”苏清婉用手挠着脖子,这是她紧张的时候惯有的小动作,虽然这具身体是苏清婉的,可是灵魂不是啊,万一被人看出破绽,一刀就给咔擦了。

  白蔻却以为她是因为太久没有进宫而担心,便开解到:“小姐,你就不要担心了,太后娘娘最疼你,你就放心的去吧。”

  苏清婉听了白蔻的最后一句话,气的直翻白眼,什么叫放心的去吧,呸呸呸,我苏清婉可是要长命百岁的。

  兰雪阁里。

  楚暮雪正在试穿要参加太后寿辰的衣裙,一件广袖交领上襦,渐变红色的衣袖上绣着两支梅花,一条红色的齐腰裙,裙摆处也绣上了一圈的梅花。

  作为吏部尚书家的大小姐,她向来都要求自己所拥有的必须是最好的,不管是物品还是人。

  所以她才甘愿厚着脸皮住在王府这么久,就是想找机会能够成为名正言顺的瑞王妃。

  “小姐,不好了,我听外面的人说,这次太后的寿辰王爷要带苏清婉去。”佩儿从外面跑进来,关上门便对楚暮雪说到。

  “什么?逸哥哥从来不愿意带她去参加这些活动的,怎么会这次要带她去呢?”楚暮雪坐到桌旁,喃喃自语。

  “小姐,这苏清婉醒了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就连陈太医都没有办法救的人她居然救活了,昨天在大门口,她和安王拉拉扯扯,还洒了王爷一身东西,王爷居然没有责罚她。”佩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了楚暮雪听。

  “难道这苏清婉会什么妖法不成?淹不死她也就罢了,现在逸哥哥好像也对她更感兴趣了。”楚暮雪想了想,“既然她要去参加寿辰,那便去,宫里可不比外头,哼!”

  凌虚阁的书房里,南宫辰逸坐在书案后写着信,听顾霄报告事情。

  “查出来那些刺客的来历了?”南宫辰逸放下手中的笔,问到。

  “回王爷,这些刺客都来自江湖暗杀组织—断魂楼,只要有钱,他们就可以帮你办事。”

  “呵,有趣,竟然有人花钱买我性命,不知道又是我的哪位好哥哥啊。”南宫辰逸将写好的纸对折几下,装进一旁写好的信封里递给顾霄,“派人把这封信给云墨羽送去。”

  云墨羽是药王谷的谷主,江湖上有名的神医,看起来文弱无比,实际上武功造诣极高,也是南宫辰逸的生死之交。

  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后,南宫辰逸无事可做,就打算在王府里四处走走,却不自觉的便来到冷院。

  而苏清婉给冯成换了药之后,回到冷院便纠结进宫的事情。

  吃过午饭后闲得难受,但是脸不好看又不愿意出门,所以就去厨房要了一只处理干净的鸡过来,又在湖里摘了些荷叶,在冷院里给大家做叫花鸡。

  她将处理干净的鸡用黄酒、盐、酱油腌制好,然后用荷叶把鸡完完全全的包了四层,棉线捆好,又在表面涂上一层厚厚的稀泥,放在提前挖好的坑里,把柴火放置在上面燃着,自己带着白蔻她们坐到旁边石桌那里去,给她们讲故事。

  南宫辰逸走到冷院门口的时候,苏清婉正将鸡表面的泥砸开,一阵香味弥散在院子里。

  “王……王爷?参见王爷。”李嬷嬷和白蔻面对着门口,所以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南宫辰逸。

  “白蔻,你们又骗我,那个王八蛋怎么会来这里。”苏清婉继续掀荷叶,完全不回头。

  “苏清婉,你说谁是王八蛋?”南宫辰逸走到她背后。

  “没……没说谁,我说我自己呢,嘿嘿。”苏清婉往旁边挪了两步,让自己远离他。

  “你很怕我?”南宫辰逸眯着眼瞧她。

  “呵呵,哪有?王爷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,我怎么会怕王爷。”苏清婉苦笑着说到。

  不怕才怪呢,这是要打人的啊,这个时代,就算把你打死了也没有人管,好汉不吃眼前亏,她才不想受皮肉之苦,反正等自己在这里站稳了脚跟,就远走高飞。然后去找一个又帅又温柔的男人。

  南宫辰逸装作没看见她的心口不一,坐在石桌旁开口问她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给她们做叫花鸡。”

  “叫花鸡?”

  “对啊,可好吃了。”苏清婉撕下一个鸡腿递给他。

  一旁的浩宇撅着嘴,望向南宫辰逸,坏人,抢我的鸡腿。

  他看着递到面前的鸡腿,有些犹豫,瞥了眼一旁黑乎乎的泥土。

  “吃吧,不脏的。”南宫辰逸这才接过来开始吃。

  苏清婉又将鸡分成两半,留了一半在桌上,自己拿着另一半就要带着白蔻三人溜走。

  “苏清婉,你坐下。”南宫辰逸命令。

  “好的。”苏清婉回过头,露出自认为很好看的笑容。

  “你怎么会做这些?你到底是谁?”南宫辰逸还是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。

  “王爷久不来冷院,居然连我是谁都不认识了?”她假装糊涂。

  “你这是在怪本王?”他挑眉。

  苏清婉赶紧摇头:“怎么会,呵呵……王爷公务繁忙,自然是没有时间来的。”

  “今日本王便陪你一会儿。”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哈,对了,王爷,吃这个鸡肉啊,是一定要配酒的,不过我这里没有好酒,所以王爷你可以把鸡带回去吃。”苏清婉一听他的话,赶忙想办法赶他。

  她才不想面对这个男人呢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“那王爷是不吃了,要走?恭送王爷,王爷慢走。”

  “我是说,我让人送酒过来。”南宫辰逸看苏清婉的样子,觉得十分有趣。

  她醒来之后第一次见他,眼神里是无所畏惧的打量和觉得不值,第二次见她的时候是被误解的愤怒,在大门口的时候是狡猾的神情,而现在,表面是在讨好他,实际上眼神里却是些许疏远。

  南宫辰逸让顾霄取来了酒,苏清婉把酒给他倒上,看着他吃东西。

  内心不断吐槽,那么晚了还吃,早点走啊,求求你了。

  但是,仔细一看,这个男人还是挺好看的嘛,吃东西的动作好斯文,比她还斯文。

  难怪以前的苏清婉会喜欢他呢,而且他也还好,没有向她看过的小说里那些王爷一样,动不动就将人打得半死。

  突然蹦出的这个想法吓了苏清婉一跳,她摇摇头,告诉自己不要乱想,自己是要去赚钱养浩宇他们的。

  她的这些小动作,被南宫辰逸全部看在眼里,端起酒杯,微微的笑了笑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“我决定今晚留宿冷院,你觉得怎么样?”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,问苏清婉。

  “什么?”苏清婉吓得站起来。

  南宫辰逸走到她面前,在她耳边说到:“怎么?王妃莫不是不愿意?”

  暧昧的语气让苏清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她这是被这个王八蛋给调戏了?

  看着苏清婉发红的耳朵,南宫辰逸笑着往门口走去,“明日我找人来给你做身衣服。”

  “啊?”苏清婉还在原地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“你的衣服,太寒酸,带出去丢脸。”

  “南宫辰逸,你果然是王八蛋!居然说姑奶奶我丢脸。”

  他不理会她的各种跳脚和骂声,笑着回了凌虚阁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