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六章又来一个帅哥呀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4113 2019-09-12 20:21:21

  自南宫辰逸笑着从冷院离开后,这件事迅速在王府里传开来。

  大家一致认为,这位王妃娘娘要重新得宠了,甚至有人传言是王妃娘娘被妖精附身了,所以醒来之后才这么反常,还勾引了王爷。

  楚暮雪那边自然也知道这件事,但是现在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太后寿辰上,每年这些聚会她都是焦点所在,今年也不能例外。

  而这件事的女主,此时却极不文雅的在院子里喝粥,完全没有把传言放在心上。

  “我说小姐啊,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。这两天王府里大家都在说你呢。”白蔻把传言说完,皱着眉头看自家小姐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  “好了,小白蔻,你怎么比李嬷嬷还管得宽啊。”苏清婉咽下最后一口粥,拿起帕子擦嘴,“难道你也觉得我是妖精变的?”

  一旁的李嬷嬷莫名觉得膝盖一疼,她才没有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。

  “哎呀小姐,你知道我想说什么。那天王爷来冷院,你怎么不把王爷留下呢,只有王爷的恩宠你和小世子的日子才能好起来啊。”白蔻急得跺脚。

  “傻白蔻,你放心吧,总有一天,我会靠自己的能力养你们。”苏清婉摸了摸身旁浩宇的头,笑着说到。

  她暂时还没有想过会和南宫辰逸有什么关系,这个男人她完全看不懂,现在她对他恭敬,只是为了避免皮肉之苦,况且,他们之间还有个楚暮雪,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这,恐怕他给不了。

  “娘亲最厉害了。”浩宇虽然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,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娘亲超级厉害。

  吃过饭,苏清婉想起今日该去给冯成拆线了,便让白蔻准备好剪刀、纱布等物品,去找冯成。

  浩宇也要跟着去,但是今日要拆线,怕吓着他,便留他在冷院里。

  “哟,恢复得不错嘛。”苏清婉到院子里的时候,正看见冯成在院中散步,“进去躺着,今日要给你拆线了。”

  冯成的伤口恢复得确实很好,苏清婉本来想着如果恢复得不好就先拆一半,看了伤口之后就决定全部给他拆了。

  “好了,这段时间再稍微注意点伤口就没事了。”苏清婉处理完,又勾唇浅笑,道:“你可欠我一条命啊。”

  “属下多谢王妃娘娘救命之恩,以后属下定当为王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冯成给苏清婉跪下行礼。

  “哎呀,没那么严重,你只需要以后好好习武,提高自己的武艺就行,我可不想再救你第二次。”苏清婉告诫他。哼,姑奶奶救活的人,功劳居然记在王府里,气死人了。

  说完就带着白蔻转身出门。

  “我的王妃可真是尽心尽责啊,一大早便过来给我的侍卫疗伤。”苏清婉出门就碰见进来的南宫辰逸。

  “王爷早啊,你先去看看冯成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苏清婉挤出一个笑脸就要逃走。

  “不必了,既然王妃都亲自看过,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倒不如陪王妃走走。”他走到她面前,低着头看她。

  苏清婉内心那个后悔啊,早知道就该晚点来的,现在怎么办,这个王八蛋老是缠着她干嘛啊,去找楚暮雪不好吗?

  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脸上丰富的表情,轻笑了一声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苏清婉仰起头看他。

  苏清婉的身高只到南宫辰逸的下巴,所以只能仰起头来。

  “王妃接下来是要去哪里?”南宫辰逸自顾自问她。

  “呃……回冷院去。”苏清婉心想,这么破旧的地方你不会还要跟着去吧。

  “既然王妃没有什么事情要做,不如陪我去钓鱼?”

  “哈?不……不要了吧?”苏清婉以为自己听错了,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
  她才不要去呢,万一惹他生气,又是一个巴掌下来,她这脸还要不要了。

  “上次你带着浩宇溜出王府的账可还没有算呢。”他威胁到。

  “你……”苏清婉气的咬牙,王八蛋,太卑鄙了。

  “我怎么?”南宫辰逸挑眉。

  “你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、大人不记小人过、宰相肚里能撑船。”

  苏清婉说着,内心不断祈祷,老天爷啊,我是被逼的,千万不要因为我说谎话就用雷劈我啊,拜托。

  “走吧。”南宫辰逸一甩衣袖,便往外面走去,苏清婉只得小跑着跟上。

  到了王府门口,顾霄已经把马车停在那里等着。

  “上车。”南宫辰逸开口。

  “呃……不用了,王爷你去马车里,我坐车门口就行。”苏清婉拒绝,她才不想和他一起在那么小的空间里,多难受啊。

  “你再说一次?”南宫辰逸眯着眼瞧她。

  这个女人,宁愿和其他男人一起坐马车,却不想和他一起坐。

  “没……没有。”苏清婉还是乖乖的钻进马车里。

  呜呜呜~太惨了,这个王八蛋,就知道威胁自己。

  等南宫辰逸也上了车,顾霄驾着车离开了王府。

  上了马车,南宫辰逸就闭目养神,苏清婉往车门口挪了又挪,不时又用余光看他的反应。

  “坐那么远干什么?难道你还担心我吃了你不成?”南宫辰逸抬起眸子,瞧了她一眼又开始逗她。

  “没有,王爷那么英俊潇洒,怎么会吃人呢。”

  “那便坐过来些。”

  “还是不要了吧,呃……天气太热了,嗯,对,天气太热了。”苏清婉找借口,她才不要过去。

  “这才是初夏,王妃就嫌热?莫不是在暗示我什么?”南宫辰逸继续逗她。

 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。

  暗示你个鬼啊,神经病,王八蛋。

  苏清婉苦笑着又挪了过去。她是明白了,自己不管怎么说他都能说回来,于是她决定闭嘴。

  在苏清婉的各种腹诽中,马车终于停了下来。

  掀开帘子,才发现他们到了一片树林里,旁边有一条小河。

  跳下马车,苏清婉四处瞧了瞧,挺好看的一个地方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比她在现代的时候看到的大自然美多了。

  南宫辰逸从马车里拿出两根鱼竿来,将其中一根递给她。

  “走,我教你钓鱼。”他说到。

  “不用,不就是钓鱼嘛,简单。”苏清婉接过鱼竿,走到河边,此时顾霄已经挖了好几条蚯蚓。

  苏清婉将蚯蚓穿在钩上,一个漂亮的弧度就把钩抛到水里。

  在现代的时候,她就挺喜欢钓鱼的,当时她闺蜜还嘲笑她过的老年人生活。

  两人都没有说话,静静地等着鱼上钩。

  突然她看见自己的浮漂在往下沉,就知道有鱼上钩了,站起来用力一甩,一尾鱼便被甩上岸来,将鱼钩从鱼嘴里取出,放在一旁的桶里。

  “行啊,苏清婉,看不出来你还会钓鱼呢。”南宫辰逸看着桶里的鱼,心里越发的好奇。

  “那是当然,我会的东西多着呢。”苏清婉得意的挑了一下嘴角。

  不多时,两人又钓起几条鱼来。

  南宫辰逸问她,“你会做烤鱼吗?”

  “这个简单,你和顾霄去拾些柴火回来,我在这里把鱼处理干净。”苏清婉开口,随手接过顾霄递来的匕首。

  “顾霄,你去吧。”南宫辰逸吩咐。

  果然是王爷,要别人伺候的。苏清婉瞥了他一眼。她又哪里知道,南宫辰逸不去只是想留在这里守着她。

  苏清婉将鱼鳞刮去,又剖开鱼肚,将脏腑去了,洗净。

  看到不远处有丛芭蕉树,又去摘来几片芭蕉叶,又采了些藿香来,将藿香填进鱼肚子里。

  南宫辰逸递来一罐粗盐,苏清婉瞧了一眼,问他:“你怎么会带盐出门?”

  “以前出来钓鱼的时候放在马车上的。”他回答。

  苏清婉把盐细细的抹了一些在鱼身上,再用芭蕉叶把鱼完全包裹住,细竹竿串了。

  正好顾霄抱着柴火回来,还带了一只野鸡。

  把鸡放在土里埋着,鱼则架在火上烤,不一会儿鱼的香味就飘了出来。

  苏清婉把烤好的鱼先递给了南宫辰逸。

  他打开芭蕉叶,便觉香味独特,和他之前吃的完全不一样。鱼肉细嫩,带着藿香和芭蕉叶的香味。

  “王妃娘娘,这烤鱼太好吃了。”一旁的顾霄边吃边感叹。

  “那你要不要考虑跟着我混啊,放心,跟着我有肉吃。”苏清婉笑出了声,伸手,在顾霄肩膀上拍了一下。这小伙子眼光不错。

  “苏清婉,你这是当着我的面抢我的人啊。”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拍在顾霄肩上的手。

  “不敢,不敢。”苏清婉赶紧赔笑。

  “哟,正吃着呢。”头上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转眼,便从树上轻飘飘的落下一个人来。

  此人一身蓝色的长袍,外面罩一层白纱,腰间挂了一个葫芦,长发用了一根木簪挽着,长眉入鬓,星目神采奕奕,皮肤白皙得如同美玉,唇角微扬。不同于南宫辰逸的霸气和南宫辰希的温润,而是清冷中带着几分和煦。

  明明清冷和和煦本是两种相反的感觉,但在他的身上,却极好的融合了。

  看了他的眼睛,苏清婉才知道,可能是因为他眼睛是笑着的,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他到了不久,一匹白色的马儿也跑到了。

  此人是谁?就是南宫辰逸的生死之交,江湖上医术排名第一的药王谷谷主—玉面神医云墨羽。

  他在南宫辰逸身边坐下后,苏清婉顺手递过去一条鱼。

  虽然她不认识他,但是看起来挺像好人的啊,主要是好看。

  “这鱼是你烤的?”云墨羽接过鱼,咬了一口,睁大眼睛问苏清婉。

  “对啊,不好吃?”

  “哈哈哈,我就说嘛,他们两个是绝对想不到要在鱼肚子里加藿香的。”云墨羽边说边吃,他这个人吧,就爱好酒和美食。

  “可惜没有辣椒粉,要是加上辣椒粉就更好了。”苏清婉看着手里的鱼,说到。

  “对,英雄所见略同啊,来,我们干一杯。”云墨羽端起给他倒好的酒,就和苏清婉干杯。

  苏清婉也不扭捏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  一旁的南宫辰逸看着两人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  她怎么和谁都能好好相处,就和他相处的时候感觉不对呢。

  “我说,你在哪里找的这么有趣的美人儿啊。”云墨羽终于想起南宫辰逸,便转过头问他,“简直比那个什么楚暮雪好太多了。”

  “她就是我的王妃苏清婉。”南宫辰逸咬牙。

  “还真是,不过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啊。”云墨羽仔细观察了一下苏清婉,才发现果然是他见过的那个苏清婉。

  只是那个时候苏清婉刚嫁给南宫辰逸,整个人安安静静的,就像玉雕一般,而现在面前的苏清婉却神采奕奕的,脸还是那张脸,性格明显讨喜很多。

  苏清婉避开云墨羽的目光,埋头把火里的鸡扒出来,用石头砸开,把鸡放在众人面前。

  “可以吃了。”

  “嗯,清婉的手艺真好。”云墨羽丝毫不客气,直接动手撕下一只鸡腿来。

  南宫辰逸那个生气啊,他都没有叫得这么亲密呢,没办法,是兄弟,要忍住。

  苏清婉却盯着云墨羽看了又看,一双眼睛眨呀眨:“你刚才从树上飘下来,那个,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?”

  “嗯,对啊。你想学?”云墨羽用手背抹了嘴巴上的油,问。

  “我可以吗?”苏清婉眼中的神采又亮了几分。

  “叫我一声师父,我就教你,怎么样?”云墨羽又逗她。

  “你那么年轻,叫你师父太不划算了,不如我用吃的和你换?”苏清婉歪着头,想了想说到。

  “哈哈哈,清婉你真的太有趣了,不如你不要南宫辰逸了,跟着我,做我的谷主夫人吧。”云墨羽伸出手,想摸苏清婉的头。

  “走了,跟着他能学些什么。”南宫辰逸走到苏清婉面前就要牵她。

  “啊……糟了,浩宇还在等着我呢。”苏清婉一下子站起来,就跑去马车里,还不忘催促他们动作快一些。

  云墨羽拍着南宫辰逸的肩膀,指着苏清婉说到:“你这个王妃,完全不一样了啊。而且,你对她的态度也完全变了。”

  云墨羽此次来找南宫辰逸,也是因为南宫辰逸告诉他苏清婉的事情,以及有些事情需要他的帮助。

  “她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  “这么说吧,她的这具身体确实是真的,但是灵魂,就不一定了。”云墨羽搔了搔下巴,认真说到。

  “你们倒是动作快一点啊,大男人还磨磨唧唧的。”苏清婉从窗户里探出头来,催促两人。

  “来了,清婉等我啊。”云墨羽跑过去便钻进马车。

  南宫辰逸心里骂到,那是我的车和我的人啊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