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九章有人陷害她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54 2019-09-15 17:40:00

  大殿里,南宫辰逸见苏清婉出去,顿时觉得食不知味。

  端着酒杯一点点喝酒,浩宇此时已经跑去南宫辰希身边,南宫辰希正喂他吃菜。

  “来人啊,小公主落水了,瑞王妃也落水了。”外面混乱的声音传进来。

  一个侍卫匆匆跑来,跪在大殿上,“启禀皇上,小公主落水了,瑞王妃也掉进了湖里。”

  “清婉!”南宫辰逸手里的酒杯掉在桌上,杯中的酒也洒了,他直接便冲了出去。

  身后,一大群人也跟着跑出来。

  等众人到湖边的时候,苏清婉正一只手搂着小姑娘,一只手奋力划水,游到岸边。

  侍卫们从苏清婉手里接过小姑娘,自己撑着爬上岸来。

  已经有御医来给小姑娘诊治。

  她衣裙已经完全湿透了,头发散开,湿哒哒的贴在脸上,坐在岸边喘着气。幸好她在现代的时候会游泳,只是这具身体有点弱了。

  南宫辰逸将她脱在岸边的大袖披在她身上。

  “谢谢。”苏清婉拢了拢衣服,初夏的水还是有些凉意的。

  “皇上,小公主已经……已经没有呼吸了……”太医诊完脉,扑通一下跪在南宫珞和太后面前。

  “让我看看。”苏清婉走到小姑娘身边跪下,检查起她的生命体征。

  然后,掰开她的嘴清理出一团水草,便开始了胸外按压。

  “清婉,你这是在做什么。”南宫辰逸看着她的举动。

  “瑞王妃,难道你要亵渎小公主的尸体吗?”楚暮雪躲在人群中,突然开口。

  “闭嘴!”

  那严肃的神情倒是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经过半刻钟左右,小姑娘呛出一口水,便开始咳嗽起来,苏清婉累得靠在墙角,完全不想动弹。

  太医过去给小姑娘号完脉,大喜过望,“皇上、太后娘娘,小公主活过来了,瑞王妃娘娘简直是起死回生啊。”

  苏清婉只是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  一阵风过,刺骨的寒意令她打了个喷嚏。

 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小公主不是应该在后宫吗?”南宫珞问那个小宫女。

  “回皇上,小公主说要到湖边看鱼,所以……所以奴婢就带她来了。”小宫女战战兢兢的回答。

  “那又怎么会掉进湖里?”

  “奴婢……奴婢也不知道。我去给小公主拿鱼食回来,就发现小公主落水了,王妃娘娘也跳了下去。”说完,往苏清婉这边瞥了一眼。

  苏清婉皱眉,没想到啊,这么快就有人要对她下手了。

  “瑞王妃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南宫珞问苏清婉。

  “清婉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南宫辰逸也看着苏清婉。

  “回父皇,刚才儿媳在湖边休息,听到她在喊有人落水,所以我便赶来救人。”苏清婉跪在原地,缓缓把事情说了。

  “分明是有人故意推小公主下水的。”楚暮雪也不点破,依旧悄悄煽风点火。

  “首先,我并没有害小公主的动机,其次,如果真的是我,我为什么还要下去救她?”

  “放肆!这件事,朕一定会调查清楚的。苏清婉暂时留在宫里,其余人都回去。”南宫珞金口一开,众人皆安静了。

  “清婉,这是不是你做的?”南宫辰逸再一次问她。

  “你也不信我?呵,也对,你应该是不信我的。”苏清婉看着面前这个男人,莫名觉得有些心疼。

  本以为他是不一样的,没想到之前的都是假象。

  自嘲的笑了笑,推开南宫辰逸。

  “四嫂,你放心,这件事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,我相信你。”南宫辰希牵着浩宇,不让浩宇过去添乱。

  “谢谢你愿意信我。”苏清婉苦笑着。

  “父皇,不关四皇嫂的事。”小姑娘突然开口,一句话,让众人都楞了。

  “遥儿,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南宫珞走到南宫辰遥身边,问她。

  这南宫辰遥是南宫珞的小女儿,只有十岁,生母是如妃,如妃出生低微,连带着南宫辰遥也不是多得宠。

  “父皇,刚才我在湖边玩,便觉得被人推了一把,落水的时候看见一个粉色的身影从那边消失了。”南宫辰遥指着的,正是后宫去的方向。

  “既然如此,严查此事!”南宫珞吩咐下去,又遣人把小公主送回后宫,众人也散了。

  “清婉,委屈你了。以后无事多进宫来陪陪哀家。今日你也累了,早些回去吧。”太后对苏清婉说完话,也让人扶着离开了。

  “娘亲,娘亲你没事吧。”浩宇见众人离开,就放了南宫辰希的手,跑到苏清婉面前。

  “没事,小不点儿,你离娘亲远些,莫要打湿了衣裳。”苏清婉伸手摸摸浩宇的头发,“走,我们回去了。”

  “清婉,你没事吧?”南宫辰逸想要牵苏清婉,却被苏清婉躲开了。

  “四嫂,真的没事?”南宫辰希看着苏清婉苍白的脸,他很难相信她会没事。

  “谢谢你,我真的没事。”苏清婉任白蔻扶着,她现在好累,好想睡觉。

  “娘亲……”

  “小姐……”

  苏清婉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  “五弟,麻烦你帮我把浩宇送回瑞王府,我先带清婉回去。”南宫辰逸打横抱起苏清婉,足尖点地,运起轻功就往瑞王府赶。

  “墨鱼,快看看清婉。”南宫辰逸把苏清婉放在凌虚阁的床上,就去云墨羽的院子将云墨羽拉过来。

  “这……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进宫就搞成这个样子了?”云墨羽看到浑身湿漉漉的苏清婉,忍不住问到。

  “她为了救小公主,跳进了湖里。”南宫辰逸对云墨羽没有隐瞒。

  “哎呀,她之前落水之后身体还没有调理好,今天又落水,寒气入体了,再加上疲劳过度,自然得晕了。”云墨羽号完脉,写下一副方子递给南宫辰逸,“赶紧给她准备点热水沐浴啊,身上冷冰冰的。”

  南宫辰逸接过方子,安排下人去做,又派人取来她的衣服。

  “诶,我说,你对苏清婉究竟是怎么想的啊?”云墨羽看着南宫辰逸着急的神情,认识他这么久,第一次见他有这样的表情。

  “什么怎么想?”

  “你少装糊涂了,不管怎样,你都只需要遵循自己的内心。”云墨羽说完,拍拍他的肩膀,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凌虚阁。

  白蔻和浩宇回来,听说苏清婉被带去了凌虚阁,就去冷院带着李嬷嬷,赶到凌虚阁去照顾。

  苏清婉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。

  她梦见了苏清婉未出阁时,是苏府的大小姐,每天无忧无虑,父母也从来不逼着她,只要她开心。

  她还梦到她出嫁的时候,真的是十里红妆,人人都夸她嫁了个好夫婿,她也娇羞的想象自己的未来。

  她还梦见她的第一次,是痛苦的,梦见南宫辰逸的冷淡,梦见冷院生活的凄苦,梦见南宫辰逸对她的怀疑……

 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,南宫辰逸轻轻的为她拭去,“苏清婉,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?”

  苏清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睁开眼便看见大家都围着她。

  “娘亲,你终于醒了。”浩宇哭着说到。

  “小清婉,醒啦?”云墨羽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  “小姐,你可吓死我了。”白蔻眼红红的,一看便是哭过。

  “好了,我不过是伤寒而已,你们不用这么难过吧。”她抬起手掐浩宇的脸。

  “清婉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南宫辰逸上前,看着她。

  苏清婉并没有理他,看了看陌生的环境,问:“我现在在哪儿?”

  “小姐,你现在在凌虚阁啊。”白蔻回答她。

  “走,回冷院去。”苏清婉翻身坐起,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  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南宫辰逸伸手阻止。

  他看得出她眼中的疏远。

  “我讨厌这里。”她推开南宫辰逸,光着脚就往外跑。

  “苏清婉你站住!”南宫辰逸大吼,苏清婉楞在了原地。

  其他人都识趣的退出房间,留下两个人在房里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两人僵持了许久,南宫辰逸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呃……”苏清婉抬头,看着床边的南宫辰逸。

  她没想到他会道歉,那个梦她还记得,南宫辰逸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,从来不会对她低头。

  “我知道你是因为我不信任你而生气,我想说,我并没有不相信你,只是当时太混乱,所以我才多问了一句。”南宫辰逸慢慢走到她面前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苏清婉还沉浸在惊讶中,完全没有注意走过来的南宫辰逸。

  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南宫辰逸越走越近。

  “啊……我警告你,你不要过来啊。”苏清婉回过神来的时候,南宫辰逸已经走到了面前。

  他拉过她,将她抱在怀里,下巴轻轻放在她头顶,任她用拳头打他,就是不放手。

  “清婉,我错了,原谅我。”南宫辰逸继续在她耳边说。

  苏清婉啊苏清婉,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,现在都能低声下气的求你了,你还有什么好纠结的?要不就试着接受他?大不了以后若是他对不起你,你就休了他便是。

  这样一想,苏清婉也伸手抱住了南宫辰逸。

  

洛与书

本来想写个虐得肝疼的故事的,写着写着就跑偏了。既然如此,那就顺其自然吧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