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十一章救了江秀才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76 2019-09-17 21:29:49

  自从苏清婉搬回了落尘居,王府的下人也知道这位王妃要重新获宠了,一时间都想往落尘居钻。

  可惜苏清婉根本瞧不上这些见风使舵的人,所以院子里也只有冯成、白蔻、李嬷嬷三个人伺候着。

  浩宇每天跟着云墨羽在他的院子里学习,南宫辰逸有时间就过来陪她说说话,但是大多数时候苏清婉都无聊得紧。

 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星期,她觉得自己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就开始盘算自己赚钱的事。

  “白蔻,陪我出府。”苏清婉坐在桌前,用手支着头,考虑很久,终于决定要先去实地考察一番。

  “好的,小姐。”白蔻欢欢喜喜的给苏清婉梳洗打扮,“小姐,你还在想赚钱的事情啊?”

  “当然啦,我说过要养你们的。”苏清婉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  其实这张脸和她自己本身还是有五分相似的。

  “小姐,你本来就是苏府的大小姐,又是瑞王妃,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赚钱呢?”白蔻用木梳轻轻梳着苏清婉的头发,满是不解。

  “白蔻,我既然已经嫁出来了,自然是不能再用娘家的钱,至于这个瑞王妃,我其实没有信心能一直做下去。”苏清婉不想隐瞒白蔻,这个小丫头,一直对她忠心耿耿,她愿意相信她。

  “小姐,自从您醒来之后,王爷对您挺好的啊。”

  “白蔻,我要的是一生一代一双人,你懂吗?”苏清婉突然回过头,看着白蔻的眼睛。

  “可是,小姐,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啊。”白蔻搔搔头,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想。

  “你呀,小孩子不懂事。”苏清婉伸出食指,一戳她的额头,“走了。”

  两人出了王府,就往集市走。

  一路上苏清婉依旧看什么都新鲜,毕竟到这里都快一个月了,只是第二次逛集市。

  上次逛集市惹了麻烦,苏清婉出门的时候就告诉自己,今天一定不惹事。

  两人到处逛了一圈,也没有找到一家适合开医馆的铺面,苏清婉仔细观察了一下,这里的医馆特别少,城西这么豪华的集市上也只有一家,就是她们面前的这个—回春堂。

  此时回春堂门口围着许多人,对里面指指点点。

  苏清婉虽然说不想管闲事,还是忍不住往里面瞧。

  医馆门口跪着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,穿着一件白色的粗布衣裙,补丁随处可见,她的身边有一位中年男人,坐在地上靠在墙角。

  看起来有几分书卷气,只是那双脚,正在溃烂流脓,其中左脚的三个脚趾头已经消失,看起来有些恶心。

  “郑大夫,求求你了,救救我爹爹吧。”那个女孩子对着里面的人不断磕头,苏清婉瞧见,她的额头已经有些渗血。

  “去去去,江秀才,你都穷成这个样子了,拿什么看病?别挡着我做生意。”一个掌柜模样的男人出来,挥手撵人。

  “诶,住手!你干嘛欺负人?”苏清婉冲过去,挡在小姑娘面前。

  “这位姑娘,劝你不要多管闲事。”那个掌柜瞥了眼苏清婉,看见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语气也软了些。

  “你就是郑大夫?”苏清婉挑眉。

  “我是掌柜的,郑大夫在里面忙着呢,没空理你们。”掌柜一甩衣袖,就要往里走。

  苏清婉气极,推开掌柜的就往店里走。

  进了门,看见诊桌旁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走过去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毛笔。

  笔尖的墨水在他手里划过,右手手掌里已经全是墨水。一抬头,发现只是个姑娘,只是这姑娘长得着实好看。

  “不知这位姑娘有何贵干?”这位郑大夫挺客气,对着苏清婉也不恼,其实主要是他弄不清楚这位姑娘的来历。

  “我问你,你作为一名大夫,为什么见死不救?你的使命不就是救死扶伤吗?”苏清婉自从学医以来,遇到的老师都教她一定要有医德,所以她最见不惯这些事情。

  “这……姑娘,不是我不想救,而是……”郑大夫吞吞吐吐。

  “而是什么?”苏清婉插着腰,她倒要看看,他能编出什么理由。

  “而是……我医术不精,实在无能为力啊。这江秀才得了这个怪病之后,治了许久都不见明显的效果,钱也搭进去了,可就是不见好。”郑大夫叹了口气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苏清婉听完,点点头,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她走到江秀才身边蹲下,握着他的手腕就给他号脉,号完脉又检查了一番双脚的情况。

  “姐姐,你是大夫吗?你可以救救我爹爹吗?”那个小姑娘看见苏清婉,赶紧转过脸对苏清婉磕头,“只要你能救我爹爹,我愿意当牛做马报答姐姐。”

  “你先起来,”苏清婉扶起她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江蓠。”

  “苍梧多蟋蟀,白露湿江蓠。名字不错,你爹爹取的?”苏清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不由得心生同情。

  “嗯,爹爹是秀才,可厉害了。”江蓠说起她爹的时候,满脸的自豪。

  “放心吧,我会救他的。”苏清婉伸出手来,替江蓠擦掉眼泪。

  “小姐,你真的要救他啊?”白蔻一看苏清婉又要管闲事,赶紧拉着她到一旁。

  “对啊,他们两个人好可怜。”苏清婉回过头,看了一眼眼泪汪汪的江蓠。

  “好吧,那你救吧。”白蔻见苏清婉已经决定了,不好多说,只能陪着她。

  “拿来吧。”苏清婉伸手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白蔻疑惑。

  “银子啊,没有银子我怎么买药。”苏清婉自己没有带钱,都放在白蔻那里了。

  白蔻跟着苏清婉进了医馆,走到药柜前,告诉那个抓药的伙计自己要的药材。

  “我要煅石膏、炉甘石、滑石、冰片,给我全部碾成粉末分开包好。再给我准备一些棉花、纱布。”苏清婉记得,以前上中药课的时候,那个老师说过,三石散治疗疮疡久溃不收有奇效,所以她打算在江秀才身上试试。

  接过包好的药材,苏清婉走到门口,对江蓠说到:“江蓠,把你爹爹先带回去,我去你家给他治病。”

  “多谢姑娘相救。”江秀才被江蓠扶起来,就对苏清婉鞠躬。

  “诶,不用这样的,等我把你治好了再谢我吧。”苏清婉赶紧扶起他。

  又安排白蔻去租了一辆马车来,将江秀才弄进马车,往城外跑去。

  江秀才的家在城东外的陈家村,苏清婉掀开帘子,看到的就是农人田间耕作的景象,时不时有三五个小孩子在田埂上跑着,偶尔传来几声鸟叫。看着看着便笑了起来。

  “姐姐,我们到了。”江蓠指着前边的一个茅草屋说到。

  几人下车,走到那座院子门口,推开门。

  院子收拾得很干净,虽然清贫却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。

  角落里种了一株桃树,花已经谢了,枝繁叶茂,生机勃勃。

  推开门,房里陈设也很简单,挂了些字画,倒显得雅致。

  苏清婉观察着墙上的字画,运笔潇洒不羁,笔锋刚劲,笔画之间可见其傲骨,足以看出其作者的性格,可惜都没有落款。

  “姐姐,家里清贫,实在没有好茶招待姐姐。”江蓠为两人端来两杯水。

  “江蓠,这些字画是谁作的?”苏清婉端起水杯,喝了一口。

  “是爹爹呀,爹爹以前是村里的教书先生,可厉害了。”苏清婉发现,每次江蓠说到江秀才的时候都是满脸的自豪。

  “蓠儿,不许胡说。”书房后面,江秀才听了两人的对话,出口阻止。

  苏清婉带着白蔻和江蓠进去,走到床边就准备给他处理伤口。

  “江叔如此才华,怎甘心就在村里当个教书先生呢。”苏清婉一边说话,一边用棉花擦去伤口周围的脓液。

  “爹爹本来是想做官的,可是不愿意同流合污,所以才留在村里的。”江蓠抢着回答。

  “蓠儿,你又胡说了。”江秀才看了眼江蓠,害怕她祸从口出。

  苏清婉笑了笑,她虽然不知道朝堂之事,不过以前看了那么多电视小说,自然明白历朝历代都有贪官污吏和怀才不遇的人。眼前的这个秀才,就是那种怀才不遇的。

  她把伤口周围的脓液擦去之后,又把煅石膏、滑石、炉甘石、冰片和在一起,然后洒了部分在伤口上,用纱布包扎。

  “好了,江蓠,你把剩下的药收好,每天给江叔换一次,三天之后我再来看你们。”苏清婉将剩下的药放在桌子上,又从白蔻那里拿了一锭银子一起放好,“这些钱你们先留着。”

  “姐姐,我们不能要你的钱。”江蓠摆手。

  “不会让你们白要的,等江叔身体康复了,我是要江叔给我画几幅画的,就算是定金了。”苏清婉知道江秀才的骨气,而且她也确实喜欢他的画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就多谢姐姐了。还不知姐姐如何称呼呢。”江蓠想要给苏清婉下跪,但被苏清婉阻止,所以只鞠了一躬。

  “我姓苏,叫清婉,她叫白蔻。”苏清婉看了一眼天色,发现时间已不早,“我们就先走了,你好好照顾你爹爹。”

  “好的,苏姐姐再见。”江蓠把两人送到村口,那辆刚才送她们来的马车还在原地等着。

  两人上了马车,便返回城里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