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十五章什么是江湖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33 2019-09-21 17:40:00

  苏清婉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,只知道后来睡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。

  “小姐,你醒了?”白蔻听到声响,执着灯进来,将屋里点亮。看到苏清婉红肿的双眼,内心又极为心疼。

  “小不点儿呢?”苏清婉突然想起,自己从宫里回来就躲进房间直到现在,浩宇还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“小姐,你放心,小世子去了云公子那里。”白蔻见苏清婉和南宫辰逸闹矛盾的时候,已经将浩宇送过去了。

  “走,我们去把他接回来。”苏清婉下床,她突然觉得对不起浩宇,自己的情绪不好,就将他交于外人照看。

  主仆三人来到云墨羽的院子里的时候,他正带着浩宇吃晚饭。

  “小清婉,你来啦。快坐下吃饭。”云墨羽看见她,急忙向她招手。明明是清冷的长相,带着笑又让人觉得和煦。

  “谢谢你照顾小不点儿。”苏清婉走过去,坐到他对面。

  白蔻和杜若知道苏清婉想找人聊天,便带着浩宇到旁边玩去了,留下两人。

  “哭过之后可好些了?”云墨羽看着苏清婉红肿的眼难免有些心疼。

  “云墨羽,若有一天,我要去闯荡江湖,你会不会帮我?”苏清婉突然问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?”云墨羽放下筷子,打算和苏清婉谈谈。

  “不知道,不过我听说过一句话,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。”

  “既是如此,那你不就已经身在江湖了?”云墨羽没有想到苏清婉会有这样的见识。

  “不,这个地方牵连着朝堂,我想远离朝堂,带着浩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苏清婉到了这里之后,只有云墨羽和南宫辰希两个朋友,所以有些话她要倾诉只能找这两个人。但是南宫辰希属于朝堂,云墨羽才是真正的江湖人。

  “呵,人人削尖脑袋都想来的地方,在你看来却不值一提。”云墨羽突然笑了。

  “这里有什么好?倒不如做一个平民百姓,无拘无束,潇洒自在。”苏清婉感叹。

  “可江湖凶险,百姓也苦啊。”

  “云墨羽,你可曾想过以后找什么样的女子与你共度一生?”苏清婉突然转移话题。

  “缘分天定,不可说。”

  “想不到你也会信天命?”苏清婉无力的笑了笑。

  “若天命安排合我心意,我自然信,若不合我心意,我也不在乎改掉这种安排。”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“所以呀,我也只是想改掉我身上所谓的天命罢了。”苏清婉拿过一个空酒杯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“若你他日寻得良人,记得通知我,我来讨杯喜酒喝。”说完,抬手送酒入喉。

  “这是自然。你已觅得良人,等这里的事情完了,我也得去寻我的良人。”云墨羽举杯。

  “他不是我的良人,而是楚暮雪的。”苏清婉和他碰杯,将苦涩的酒喝了。

  “好了,你带着浩宇回去吧,这里的药,回去之后敷在眼上,可消肿。”云墨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她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苏清婉接过,带着浩宇离开了。

  “进来吧,堂堂的瑞王爷居然偷听墙角。”云墨羽见苏清婉走远,突然对屋顶说到。

  南宫辰逸从屋顶轻盈跃下,落地之时竟没有一点声响。

  “她从未对我说过这些。”南宫辰逸拎起酒壶,拔开塞子,灌了一大口酒。

  “南宫,这种事情,只有你亲自解决,你到底怎么想的就要赶紧决定了,看得出来,她是真的有离开之意。”云墨羽见他灌自己酒,也没有拦着。

  “我是不会放她走的。”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灌完了酒就走了。

  云墨羽的药确实很神奇,抹在眼上很快便消了肿。

  苏清婉决定了,她的医馆一定要早些开起来,她必须赚钱。所以第二天,还没有等白蔻前来伺候,她已经收拾好了坐在屋里等着她们。

  “小姐,你怎么起得这么早?”白蔻和杜若推门进来的时候大吃一惊。

  “赶紧收拾,把小不点儿送到云墨羽那里去,然后我们出府。”她依旧是那副元气满满的样子。

  两人不明白苏清婉怎么了,但还是照着吩咐做完事情。

  “小姐,需要用马车吗?”冯成看三人要出去,赶紧前来询问。

  “不用了,我们就随便走走,你留在这里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我们每次都去的城西,这次去城北看看。”出了府,苏清婉便对两人说到。

  她听杜若说过,城北也是比较繁华的,只是相对于城西来讲要差了一些,属于龙蛇混杂之地。

  三人刚到城北不久,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绿衣女子,扑通一声跪在她们面前。

  “姑娘,求求你,救救我家姑娘吧。”她抓着苏清婉的裙摆。

  “哟,这不是翠儿嘛,你们家小姐是云裳姑娘呀。怎么,云裳姑娘病了?难怪不接客了。”翠儿的举动引来很多人围观,其中一个年轻男人说到。

  苏清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听这个男人的意思,云裳应该是烟花之地的女子。

  “云裳姑娘?”苏清婉疑惑。

  “这云裳姑娘是沁芳园的头牌,卖艺不卖身,抚得一手好琴。许多人一掷千金,只为了听她抚琴。”一旁,杜若轻轻在苏清婉耳边说到,毕竟她是市井出身,对于这些消息都比较了解。

  苏清婉点头,既然她没有去找别的郎中,应该是有难言之隐,略微思索一番,便对翠儿说到:“翠儿,带我去看看她吧。”

  翠儿赶紧在前面带路。沁芳园是一座比较大的青楼,一走近,就闻到一股脂粉味。因为是白天,所以楼里没有多少人,苏清婉跟着翠儿直接到了三楼云裳的房间。

  “姑娘,大夫来了。”翠儿掀开帷幔走进去,隐隐约约间,可看见床上躺着一位女子,被帷幔挡着,看不清长相。

  “就是那日在街上救了江秀才的姑娘?”里面,淡淡的声音传来,虽然没有什么力气,却还是很动听。

  “正是在下,不知我可否过来替姑娘诊治?”苏清婉抬脚就要走过去。

  “你一个人过来就好。”云裳开口。

  苏清婉走到床边,床上躺着一位很漂亮的女子,虽是风尘女子,却气质干净,没有一点风尘味。难怪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她一掷千金。

  “姑娘怎么称呼?”云裳在这种地方摸爬滚打那么久,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,一看便知眼前这人身份不一般。

  “我是苏清婉,你可以叫我苏姑娘。”苏清婉开口自我介绍。

  “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苏姑娘和这个名字倒是极配。”云裳笑了笑。

  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云裳姑娘的名字也不错。”苏清婉对眼前的人莫名有些好感。“听翠儿说你病了,哪里不舒服?”

  云裳突然红了脸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“你我都是女人,没有什么好忌讳的,况且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但说无妨。”苏清婉劝她。

  “我……我前些日子,发现……发现这里长了两个包块,当时没有在意,这两天有些隐隐作痛了。”云裳指着自己的胸部。

  苏清婉一下子明白了,虽然她是风尘女子,也不好意思把这种病到处去宣扬。

  “那你先躺好,我给你检查一下。”苏清婉站在床边,看着云裳红透的脸,劝她,“你放心,此事只有你知我知,我不检查无法对症下药。”

  云裳扭捏了两下,还是让苏清婉给她做检查。苏清婉检查一番,确定她只是得了乳癖。又给她切脉,发现她脉象细弱。

  “云裳姑娘,我多嘴问一句,你平时月事可规律?”苏清婉坐到床前的凳子上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云裳还是不好意思开口。

  “这样,我换个问法,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。”苏清婉见她的模样,不得不改变问诊方法,虽然在医学上,这样的问诊方法并不严谨。

  “月事时间不规律?”云裳点头。

  “量少,颜色也很淡?”云裳继续点头。

  “每次还伴有头晕腰酸?这里也胀痛?”苏清婉指着她的胸。

  “对,苏姑娘真是神医啊。”云裳不由得感慨。她一直都没有觉得这是病,而且城中没有女医,她也不好请男大夫看这种病。“我这病很严重吗?”

  “不严重,我给你开副药,你让翠儿去给你抓来煎着喝了,我再教你一套按摩手法。”苏清婉安慰她。

  “翠儿,准备笔墨。”云裳对外面喊了一声。翠儿很快就把笔墨放在了桌子上。

  苏清婉走过去,拿起笔,写下:

  仙茅二钱、淫羊藿二钱、当归五钱、知母四钱、巴戟天二钱、黄柏二钱、枸杞子四钱、五味子四钱、菟丝子三钱、覆盆子三钱、川芎四钱

  将方子递给翠儿,翠儿领了方子便出去了,苏清婉又走进去,教了她一套按摩手法。

  “你好好休息,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,顺便把身体给你调养一番。”苏清婉忙完,便要离开。

  “多谢苏姑娘,只是不知苏姑娘诊金多少?”云裳起床,从钱袋里拿银子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