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十八章他最喜欢她?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31 2019-09-24 17:40:00

  吃完饭,大家都坐在客厅里聊天。

  “婉儿,若你没有这所谓的天命该多好啊。”老太君忍不住叹气,“虽说太后答应了我要护你一世周全,可是有些事情,恐怕她也无法。”

  “祖母,不要难过,我会解决好这些问题的。”苏清婉站起来,给她倒了一杯茶。

  “以后的路,你自己要小心,不管怎样,我们永远都是你的退路。”老太君语重心长的对苏清婉交待。

  “二妹,若有什么难处只管开口,我们都会帮你。”周灵也忍不住叹息。

  “好了,今日过节,可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坏了大家的兴致。”苏清婉笑着看大家。

  “对,说到端午节,姐姐你还记得以前我们端午节斗草吗?”苏清妍坐在她旁边,拉着她的手。

  “怎么不记得,妍儿输了还哭鼻子呢,说我和二妹欺负她。”苏青锋想起小时候的事情,也忍不住笑。这苏青锋,也是一个俊秀儒雅的男人。

  “大哥,你又说我。”苏清妍撅着嘴,转过头不理他。

  “娘亲,什么是斗草啊?”浩宇和苏蓝浅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,双腿悬空,慢慢的晃啊晃。

  “斗草啊,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比试草茎的韧性,方法是草茎相交结,两人各持己端向后拉扯。以断者为负,这种可以称之为‘武斗’;另外一种则是采摘花草,互相比试谁采的花草种类最多,这就是‘文斗’。”苏清婉向浩宇解释。

  “娘亲,带我和表姐去斗草吧。”浩宇跳下凳子,跑到苏清婉面前求她。

  “宇儿,过来,姨姨带你们去。”苏清妍拉着浩宇的手。

  “走吧,我们也一起去。”苏青锋牵起周灵,周灵笑着点头。

  苏府有一个后花园,种了许多的花草,此时花开得正好。

  “这样吧,我们来武斗。”苏清妍开口。几人也没有异议,各自去寻草茎。

  几番斗草下来,苏清妍输了好几次,将手里断了的草茎扔掉,“不玩了,你们就知道欺负我,哼!”

  “少爷、小姐,夫人让我给你们送纸鸢来。”一个仆人手里拿着两个纸鸢,一个做成了蝴蝶的样子,一个是一只鹰。

  “对了,端午节是要放殃的。”苏清妍接过两个纸鸢,带着两个小孩子去放殃。苏清婉和周灵夫妻两人在原地看着她们。

  “姑姑好笨,放不上去。”苏蓝浅跟着跑了许久,纸鸢也没有飞上天,就开始说苏清妍。

  “浅浅,过来,爹爹和娘亲帮你放。”周灵招手。

  苏清婉也过去和苏清妍一起放殃。

  玩闹之间,日头已落。

  “大小姐,王爷来了。”一个婢女跑到后花园来,在苏清婉面前说到。虽然苏清婉出嫁了,但府里的人还是喜欢称呼她为大小姐。

  “他来干什么?”苏清妍把纸鸢已经收下来了,递给浩宇,自己走到苏清婉身边问她。

  “王爷说是来接小姐回去的。”婢女如实回禀,“现在人在客厅里,老爷他们陪着呢。”

  几人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,回到客厅。

  客厅里,南宫辰逸依旧是一身黑衣坐在那里,苏晋安夫妇陪着他聊着些什么。

  看到苏清婉,他楞了一下,几日不见,苏清婉似乎清瘦了些。

  “清婉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他望着她,完全不在意旁边是不是有其他人。

  “走吧。”苏清婉不去看他眼里的含义,只是淡淡开口。回家?那里从来都不是她的家。她不想在苏府和他闹,那样她的亲人会担心的。

  南宫辰逸站起来,走到苏清婉面前,牵起她的手,她躲了一下,还是让他牵了。

  “祖母、爹爹、娘亲、哥哥、嫂子、妍儿,我先走了。”苏清婉和他们告别,南宫辰逸也对他们点头算是告辞。

  出了苏府,苏清婉看见马车旁停了一匹黑色的马,这是南宫辰逸的坐骑,她牵着浩宇上了马车,南宫辰逸也要进去,苏清婉开口,“你去骑马,我想静静。”

  “好。”南宫辰逸看着她眼中的疏离,退下来,转身去骑马。

  “娘亲,你又不开心了吗?”车里,苏清婉见南宫辰逸下了车,忍不住落泪。浩宇见了,用手给她擦眼泪。

  “没有,小不点儿,你一定要永远陪着娘亲啊。”苏清婉把浩宇抱在怀里。

  到王府门口,云墨羽在等着他们。

  “小清婉,你们终于回来了。今晚去我那里吃饭,让你也尝尝我的手艺。”他走过来,抱着浩宇就往府里走,苏清婉无奈,只得跟上。白蔻她们自己回了落尘居。

  “看不出来,堂堂云神医居然也会做菜?”苏清婉见桌上的菜肴,忍不住笑着打趣。

  “墨鱼是很厉害的。”南宫辰逸适时插嘴,偷偷观察苏清婉的反应。

  苏清婉翻了个白眼,自顾自坐下,“云墨羽,倒酒。”

  云墨羽见两人的相处模式,暗暗为南宫辰逸捏了一把汗,看来苏清婉的心结有点难解啊。

  席间苏清婉和云墨羽相谈甚欢,但是只要南宫辰逸一说话,苏清婉就自动忽略他。

  “小宇儿,今晚和干爹睡好不好?干爹给你讲故事。”吃了饭,云墨羽捏着浩宇的鼻子问他。

  “可是娘亲不开心,她需要我陪她。”浩宇有些为难。

  “你知道你娘亲为什么不开心吗?因为你爹爹惹她生气了。但是有你在,你爹爹不好意思给你娘亲道歉。”云墨羽在浩宇的耳边悄悄向他解释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当然,干爹怎么会骗你。”

  “那好,宇儿今晚和干爹睡。”浩宇爬到云墨羽怀里,“娘亲你先回去,宇儿要睡觉觉啦。”

  “嘿,你这个小东西,居然撵你娘走。”苏清婉假装伸手去揪浩宇的耳朵。

  “那啥,你们先走吧,浩宇困了。”云墨羽抱着浩宇往旁边躲了一下,然后往外赶两人。

  “好吧,我先走了。”苏清婉站起来便走。

  “我送你。”南宫辰逸也跟着站起来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慢慢的走着,谁都没有开口,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的背影,实在忍不住,“清婉,你等等,我有话要说。”

  “我们之间,没有什么好说的吧,王爷。”苏清婉停下脚步,依旧保持着背对着他的姿势。

  “清婉,一生一代一双人,我懂的。”南宫辰逸开口。

  “那又如何?我不能让你和楚暮雪‘争教两处销魂’,你也不能许我‘相怜相念倍相亲’。”苏清婉一想到这个问题,又不争气的哭了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,我和楚暮雪之间什么都没有,我只想和你苏清婉在一起。”南宫辰逸着急。

  “王爷,我不是傻子,你和楚暮雪青梅竹马,苏清婉不过是一个多余的女人,若你真的喜欢苏清婉,又怎么会让她吃了这么多苦?”她现在突然想要替以前的苏清婉讨个说法。她也想要知道,南宫辰逸到底是喜欢的苏清婉还是现在的她。

  “因为……因为楚暮雪牵扯着朝堂之事,我让她进府,陪她,不过只是逢场作戏。”南宫辰逸其实不想苏清婉知道这些。

  “那我又怎么知道你对苏清婉不是逢场作戏?”夜风吹过,将酒意吹散了些,她越发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  “之前我对你冷淡,甚至把你赶到冷院去,都只是为了保护你。”南宫辰逸停了一下,“以前的你,性子太柔,容易吃亏,虽然那个时候我对你并不是喜欢,但我也不愿意你被牵连。”

  “你又怎么知道苏清婉不愿意和你共同进退?”她突然替苏清婉难过起来,没想到苏清婉还是被害死了,“你从来都不懂苏清婉。”她刚来这里的时候,看到过苏清婉留下的诗词,知道苏清婉对他的感情。

  “是,我是从来都不懂你。但是自从你醒来之后,慢慢的,我便有了想和你共度一生的想法,你说我不懂你,我可以慢慢的去了解你。”南宫辰逸一步一步的靠近她,“我向你保证,我南宫辰逸一生只娶你苏清婉一人为妻,白首不相离。”

  苏清婉听了这些话,哭得更厉害了。南宫辰逸走到她身后,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
  “清婉,相信我。”他在她耳边说到。

  “南宫辰逸,我真的能相信你吗?”苏清婉哭着问他。

  “时间会证明一切的。”

  “那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不能瞒着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不准欺骗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不准娶别人。”

  “好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。但是,你也要答应我,不要离开我。”南宫辰逸转到苏清婉面前,用手为她擦掉眼泪,“有这种想法也不行。”

  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,反正太后她老人家已经答应我了,我随时可以休夫。”苏清婉带着哭腔说到。

  “你这算是在威胁我?”南宫辰逸笑着问她。

  “才没有和你开玩笑呢。”苏清婉噘着嘴,南宫辰逸伸手将她抱住,她闻着他身上的龙涎香的味道,听着他的心跳,“南宫辰逸,我的心眼很小,容不得一点背叛,你明白吗?”

  “我懂。”他的手,轻轻的穿过她的发间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