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二十章说出来历一身轻松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80 2019-09-26 17:40:00

  “你喜欢就好。”苏清婉看着江蓠就会觉得挺开心,她身上乐观豁达的优点很吸引人。

  “苏姑娘,你又是替我治病,又给我们送吃的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。”江秀才有些愧疚。

  “我都说了,到时候你帮我作些字画,就当报答我啦。”苏清婉检查着伤口,伤口已经开始长新肉了。

  “江叔如此才华,怎甘心留在村里?”南宫辰逸望向床上的江秀才。

  “不过是游戏之作,谈不上才华,让公子见笑了。”江秀才对上南宫辰逸的目光,莫名生出一种压迫感,只得赶紧将目光移开。

  “江叔本有鸿鹄之志,不该屈才了。”南宫辰逸坐在桌旁,瞧着他。

  “空有才华,报国无门,倒不如自娱自乐。”江秀才摇摇头,感叹,“况且我现在已身有残缺,更不能施展抱负。”

  “若江叔不介意,我愿请江叔为我出谋划策。”南宫辰逸开口。

  “你是?”江秀才突然坐起来,看着他。

  “我是南宫辰逸。”

  “原来是瑞王爷,”江秀才想要行礼,被苏清婉制止。

  “江叔,别乱动,才给你上了药。”苏清婉站起来,洗干净手,走到江蓠面前,把药瓶递给她,“这个是白玉散,你每天都要为你爹爹换药,知道吗?”

  “嗯,谢谢苏姐姐,不,王妃娘娘。”江蓠说到。

  “丫头,还是叫我苏姐姐吧,你若是我的妹妹,也是我的福气。”苏清婉伸手,摸了摸她的脸。

  “江叔你先好好休息,我和清婉就先走了。”南宫辰逸站起来,牵着苏清婉便离开。

  房里,江秀才靠着枕头思考。

  “爹爹,你在想什么呢?”江蓠送走两人,回到屋里就看见江秀才在思考问题。

  “蓠儿,如果爹爹去帮瑞王爷,你会不会怪爹爹?”江秀才看着自己的女儿,他虽不在朝廷,但是朝廷里几位王爷之间的斗争他也清楚。

  “不会,爹爹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。”江蓠乖巧的回答他。

  江秀才没有说话,又陷入了沉思。他一直是有雄心壮志的,不过经过一次打击之后便所剩无几了,今日看到南宫辰逸,自己似乎又想要投身朝堂了。

  ……

  “怎么样?我都说了江秀才是一个人才吧。”苏清婉靠在南宫辰逸肩膀上,奔波了那么久,累死了。

  “嗯,确实。”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,想起她种种改变,忍不住问到,“婉婉,你究竟是谁?”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毕竟这件事超出了你们的认知范围。”苏清婉吞吞吐吐。

  “算了,你先睡一觉吧,回府再说。”他抱着她,苏清婉也确实累了,很快便睡着。

  “婉婉,醒醒,我们到家了。”王府门口,南宫辰逸轻轻拍着苏清婉。

  “啊?到了?”苏清婉揉了揉眼睛,掀开帘子一看,就看到瑞王府的牌匾。

  他照常将她抱下马车,牵着她回了凌虚阁。

  “冯成,你去把浩宇带回落尘居,然后让云墨羽到这里来。”南宫辰逸带着苏清婉到了书房。

  苏清婉不停的绞着手里的手绢,想想一会儿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个消息。

  “什么事啊,搞得这么神秘。”云墨羽进来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端起已经准备好的茶水喝茶。

  “婉婉,你说吧。”南宫辰逸开口。

  “我接下来要说的事,是超出了你们的认知范围的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苏清婉喝了一口水,心虚地看着两人。

  “怎么了?撞鬼了?”云墨羽没有搞清楚两人要说什么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其实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,我来自未来,在那里我还是叫苏清婉,我在我们那个时代出了车祸,醒来就到了你们这里,真正的苏清婉已经死了。”她继续绞着手里的帕子。

  “难怪你性情大变,而且凭空多出了一身医术,还会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”南宫辰逸终于明白了,之前苏清婉的反常一下子都能解释得通了。

  “也就是说,你的灵魂寄宿在了苏清婉的身体里?”云墨羽也有些惊讶。

  “对啊。本来我想着替苏清婉报了仇就带着浩宇离开这里的。”她看着两人的反应,“你们一点也不奇怪?”

  “我们早就怀疑你不是苏清婉,没想到会是这么回事。”云墨羽搔了搔下巴。

  “这件事就我们三个人知道,不能告诉别人。”南宫辰逸想了想,“以后有人问起婉婉的医术,就说是墨鱼你的师父教的。”

  “行,就说小清婉之前身体不好,所以跟着我师父学了医术。”云墨羽也点头同意。

  “刚才你说,替苏清婉报仇又是怎么回事?”南宫辰逸突然想起这句话。

  “苏清婉不是自己跌进湖里的,是有人害她。”苏清婉抬头,看了一眼南宫辰逸。

  “婉婉,有什么话直接说吧。”

  “我虽然不是苏清婉,但是这具身体保留了她原本的记忆,她掉进湖里之前,遇到了楚暮雪。”说到此处,苏清婉又停下,看了看南宫辰逸的反应。

  见他没有说什么,她只好继续说到:“她闻到了一阵极淡的香味从楚暮雪的手绢里传来,过了一会儿就一头栽进湖里了。”

  “看不出来楚暮雪居然会这样做。”云墨羽感叹。

  “我还没有来得及对付她,后来在皇宫里那次也是,我那天晚上在湖边坐着,看到佩儿悄悄溜进了后宫,没多久,小公主就出来玩,然后落水了。然后所有的矛头就都指向我。”苏清婉把这件事也一并说了出来。

  “小清婉,这里太危险了,你还是跟我走吧。”云墨羽突然开口,“她是要害死你啊。”

  “没办法呀,本来这个瑞王妃的位置她是势在必得,可惜被我抢了,她不恨我才怪,她现在就一心想着怎么把这个位置抢过去呢。”

  “行了,墨鱼你别添乱了。”南宫辰逸没想到,楚暮雪会有这样的心计。

  “再过两日她又要来了,我看我还是溜了比较好,万一斗不过她,就得再死一次。”苏清婉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“婉婉,我是不会让你走的。”南宫辰逸皱眉,他终于明白了,他真正喜欢的,是这个来自未来的苏清婉。

  “既然楚暮雪要来,就让她来,难不成我们两个大男人还保护不了你呀。”云墨羽满不在乎的撇嘴。

  苏清婉看了一眼南宫辰逸,道:“她我其实不怎么担心的,就怕到时候有人的耳根子发软,又冤枉好人。”

  “行了,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就你们自己解决吧,我先走了,没事别喊我。”云墨羽见两人有话要说,站起来揉了揉鼻子,潇洒离开。

  “婉婉,我发誓,我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楚暮雪,之前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的。毕竟她是母妃的侄女。”南宫辰逸见云墨羽走了,赶紧蹲在苏清婉面前,举起右手,伸出三个手指发誓。

  “哦,这样啊。那我也把南宫辰希当哥哥看待的。”苏清婉见南宫辰逸蹲在自己面前,像极了一条大黑狗,内心便生出几分逗他的心思。

  “不行,谁都看得出来他对你没安好心。”他抓住她的手,“你不许有哥哥。”

  苏清婉把脸转向一边,“那楚暮雪的心思还路人皆知呢。”

  “婉婉,你就不要再气我了好不好,我以前太蠢,不知道楚暮雪的本性,现在知道了就绝对不会再相信她了,也不会让她欺负你,我现在满心满眼只有你。”他抬起头,可怜兮兮的望着苏清婉的脸。

  “快起来,你现在这样哪有王爷的样子啊,让别人看见不好。”苏清婉被他的样子逗笑了,牵着他的手让他起来。

  “那你答应我不许再拿楚暮雪气我,也不许再说要走的话。”

  “好,我答应你,”苏清婉点了点头,“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。”

  “就知道婉婉最好了。”他站起来,双手撑在她的椅子两边,俯下头在脸上飞快的亲了一口,“走,我送你回落尘居。”

  “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小不点儿搞好关系吧。”苏清婉突然想到浩宇,她来这里这么久,从来没有听见浩宇喊过南宫辰逸一声爹爹。

  两人牵着手,慢慢走回落尘居。

  浩宇正坐在门槛上,两只手托着腮帮子望着门口。

  看到两人牵着手,浩宇赶紧迈着小短腿跑过去,抱住苏清婉,“娘亲,你终于回来了,你都好久没有陪我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啊小不点儿,娘亲这段时间有些忙。”苏清婉抱起他,用手掐他的脸。浩宇这段时间被养得好,又重了些。

  “娘亲,你是不是和他和好了?”浩宇伸出一个手指头,指着南宫辰逸。

  “……谁告诉你这些的。”苏清婉假装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  “干爹说的嘛,你们之前闹矛盾了。”浩宇揉着屁股看苏清婉。

  “你要不要抱一下你儿子?”苏清婉转过头,问南宫辰逸。

  南宫辰逸伸出手,问到:“浩宇,爹爹抱一下好不好?”

  浩宇歪着头看了看两人,然后伸出手来,南宫辰逸接过去,把他抱住。

  “爹爹。”浩宇想了想,极小声的喊了他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