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二十四章美人若如斯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15 2019-09-30 17:40:00

  “明白就好,婉儿,你向来是个聪慧的孩子,有什么困难,尽管告诉我们。”老太君说完,挥了挥手,“走吧。”

  “是,孙女告退。”苏清婉再次磕头,然后和苏清妍离开了她的院子。

  “姐,那个药王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?”苏清妍的屋子里,用过午饭后,她坐在桌边,用手支着头问苏清婉。

  “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?”苏清婉疑惑的看着她。

  “姐,我听说药王谷在江湖上既不是黑道,也不是白道,而且相当神秘,他们治病更是看心情来,所以我好奇嘛。”苏清妍伸手,拉住苏清婉的衣袖,轻轻摇晃,“姐,你就告诉我嘛。”

  “你还小,根本不懂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。好好在家当你的小姐,其他的别瞎想。”苏清婉摸着她的手,语重心长的劝她。

  虽然苏清妍不是她的亲妹妹,可现在,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把她当成亲妹妹了,这样美好的姑娘,就应该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。

  “我才不要呢,我是要去行走江湖的人。”她转过身子,嘟着嘴不看苏清婉。

  “大小姐,二小姐,王爷来了。”白蔻推门进来,对两人说到。

  “让他在前厅等着吧,我马上过去。”苏清婉听到他来了,脸上一下子带了笑意,“走,妍儿,去见见你姐夫。”

  “哟,姐姐和王爷感情真好,都承认他是我姐夫了。”苏清妍见她一脸幸福的样子,忍不住取笑。

  “死丫头,又贫嘴。”她用食指在她额头上轻点。两人笑着往前厅走去。

  “不是说你不用来接我的嘛。”见到他,苏清婉开口便问。

  “我刚回府里,听说你还没有回去,所以便过来了。”南宫辰逸见苏清婉进来,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,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。

  “苏清妍拜见王爷。”她看到两人亲昵的模样,真心诚意的行了一礼。

  “婉婉不喜欢讲这些虚礼,所以你也不必多礼了。”南宫辰逸点点头,算是接受了她的礼。

  “既然来了,你要不要去见见祖母?”苏清婉突然想起,老太君一直担心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,倒不如带去让她瞧瞧。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两人牵着手,往老太君的院子里去。

  身后,苏清妍看着两人的背影,突然有些羡慕,也有些高兴。高兴的是姐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两人是那么般配,羡慕的是南宫辰逸对她的那份感情。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呢。

  “祖母,我带着辰逸来给您请安了。”苏清婉和南宫辰逸牵着手走到老太君的屋子里,她先行礼。

  “老身拜见王爷。”老太君见南宫辰逸进来,赶紧站起来要给他行礼。

  “祖母,不必多礼,该孙婿给祖母请安才是。”南宫辰逸阻止了她,自己给她作揖。

  “好,好,”她看到两人的模样,就知道苏清婉之前并没有说谎,“见你们如此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“祖母,我们就先走了,下回再回来看您。”苏清婉牵着南宫辰逸,转身离开。

  “姐,你要走了啊?”苏清妍见他们往门口走,赶紧追上前问。

  “妍儿,你要多孝顺爹娘和祖母,知道吗?”苏清婉轻轻摸着她的脸。

  “若你想婉婉,随时可以来王府陪她小住。”南宫辰逸见两人姐妹情深,只好开口。

  苏清妍点点头,看着两人离开了苏府。

  ……

  “小姐,王爷来了。”王府门口,佩儿见马车缓缓驶来,赶紧跑到荷花池的凉亭里,对楚暮雪说到。

  “好,我知道了,快准备。”楚暮雪从凳子上站起来,让佩儿弹琴,自己则随着琴声翩翩起舞。

  苏清婉两人牵着手,走到荷花池,便听见琴音袅袅,抬眼望去,看见湖中凉亭上,一身白色衣裙的楚暮雪在那里跳舞,水袖翻转,身姿婀娜,有风吹过,凉亭周围的帷幔飘摇,更添朦胧之感。

  苏清婉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,若自己是个男的,可能也会喜欢上她的吧。

  “婉婉,你盯着她看那么久干嘛?”南宫辰逸根本没有注意到楚暮雪有多好看,反而注意到身旁的苏清婉一直看着别人,心里一下子就不高兴了。

  “美人儿啊,美人若如斯,何不早入怀,啧啧。”苏清婉一只手摸着下巴,不停感叹,一脸的流氓样。

  “你不许看别人,只能看我。”南宫辰逸扳过她的头,让她看着自己。

  “不是吧,她是女的你也吃醋?”苏清婉被南宫辰逸的样子气笑了,伸手去掐他的脸。

  “逸哥哥~”凉亭里琴声戛然而止,楚暮雪的声音传来,苏清婉伸手扶额,麻烦又来了,唉。

  两人走过曲折的回廊,来到凉亭里。

  “逸哥哥,王妃姐姐。”楚暮雪依旧是那副乖巧的模样。

  “拜见王爷、王妃娘娘。”佩儿也跪下给两人行礼。

  “逸哥哥,刚才雪儿的舞跳得怎么样?”楚暮雪站到南宫辰逸身边,想要挽住南宫辰逸的胳膊,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。

  “婉婉,你觉得呢?”南宫辰逸牵着苏清婉坐下,问她。

  “楚小姐的舞姿自然是极好的,若我是男子,必要娶楚小姐进门。”苏清婉轻笑着,看了一眼她。

  “王妃姐姐谬赞了,早就听说王妃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不知可否请王妃姐姐弹奏一曲,雪儿为你伴舞呢。”楚暮雪突然望着苏清婉开口。

  “这……”苏清婉迟疑不定,她不是不会弹琴,在现代的时候,她们医院附近有一家琴馆,那个老师说她弹琴极有天赋,非要收她为徒,所以学了一段时间,可不能和这些从小就学习的人相比啊。

  “王妃姐姐莫不是不愿赐教?定是嫌弃雪儿了。”说着,便泫然欲泣,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。

  “好吧,我弹。”苏清婉不想让她抓住什么把柄,若不答应了她,到时候说出去就是她欺负客人了。

  坐到凳子上,她伸手轻轻拨了琴弦,一听那声音便知这琴是极好的。略微思索,便拨动琴弦,弹了一曲《雨碎江南》,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位歌手作的曲。

  悠扬的琴声传出来,众人一下子听得入了神,佩儿拉了一下楚暮雪的衣袖,楚暮雪才跟着琴声跳舞。

  正到了中间部分,突然“铮”的一声,一根琴弦应声而断,楚暮雪也停下了舞步。

  “那个……真的很不好意思啊。”苏清婉看着手里断掉的琴弦,指间也被划开了一条口子,渗出一滴殷红的血珠。

  “婉婉,你没事吧。”南宫辰逸两步走到她面前,拉起她的手检查伤口。

  “我没事,这琴……”苏清婉指着断了弦的琴,有些担心。

  “小姐,这……这琴是贵妃娘娘赐给小姐的呢。”佩儿适时开口。楚暮雪也露出一副悲伤无比的表情。

  “逸哥哥,我……姑姑肯定会怪罪我的。”楚暮雪一下子哭了,带着哭腔说着。

  苏清婉见主仆两人的样子,皱了一下眉头,佩儿眼神中没有一点意外,好像一切都是意料之中,而楚暮雪的悲伤也只是浮于表面。拿起断了的琴弦看了看,便明白了一切。

  “好了,这琴本王会找人来修好,婉婉,我们先去处理伤口,至于雪儿,你也先回去。”南宫辰逸突然严肃起来,吩咐完这些便牵着苏清婉离开了凉亭。

  “小姐,王爷莫不是看出来了?”佩儿见两人离开,上前询问楚暮雪。

  “他不是看出来什么了,他只是想保护苏清婉,不想追究这件事而已。”楚暮雪擦掉挤出来的眼泪,盯着两人的背影,苏清婉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。

  “墨鱼,墨鱼,婉婉受伤了,赶快给她处理一下。”到了云墨羽的院子,南宫辰逸便开口喊着。

  云墨羽正在教浩宇识字,一听南宫辰逸的话,赶紧跑出来,浩宇也跟在身后。看到站在门口的苏清婉和南宫辰逸,云墨羽瞧了瞧,并没有发现苏清婉的伤口在哪里。

  “小清婉哪里受伤了?怎么回事?”云墨羽赶紧问两人。

  “喏,就是这里。”南宫辰逸举起苏清婉的手指。

  “就这么点伤口?”云墨羽撇嘴,“这根本不必我这个神医出手处理嘛。”

  “嗯?你说什么?”南宫辰逸眯着眼瞧他。

  “行了,我治!”云墨羽拿出一小盒药膏来,递给苏清婉,“把这个抹在伤口上,马上就能好了。”

  南宫辰逸一把接过,打开盖子,用手指挖出一点药膏,抹到苏清婉的指尖,冰冰凉凉的感觉,很快伤口便好了。

  “这盒药挺神奇啊。”苏清婉看着手指,忍不住感叹。

  “送给你了。”南宫辰逸将药盒放到苏清婉手里。

  “那是我的。”云墨羽开口,被南宫辰逸一个眼神吓退。

  “娘亲,爹爹。”浩宇喊着两人。来这里有一会儿了,都没有人理他,好讨厌!

  “小不点儿,想娘亲没有?”苏清婉蹲下去,摸着他的头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