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二十五章荷宴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33 2019-10-01 17:40:00

  “想的,”浩宇捏着自己的手指,“娘亲有了爹爹都不理浩宇了,娘亲讨厌。”

  “小不点儿,娘亲错了,这些天娘亲太忙了,对不起啊。”苏清婉有些愧疚。

  “宇儿,你说过要保护娘亲的,现在不跟着你干爹好好学习,以后怎么保护娘亲呢。”南宫辰逸也蹲下来,让浩宇看着他。

  “嗯,我是要保护娘亲的,所以我不怪娘亲了。”浩宇抱着苏清婉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  “小不点最乖了。”苏清婉笑着开口,“今日不必学习了,娘亲给你做好吃的去。”

  “小清婉,我也要去。”云墨羽一听有好吃的,赶紧开口。

  “好啊。”苏清婉想起刚才路过荷花池,看到已经有些荷花开花了,“我给你们做个荷宴。”

  苏清婉带着他们来到荷花池,现在的荷花开的并不多,而且都在湖中,她摘不到。

  “你们两个,有办法给我摘几朵荷花回来吗?”她望着两人。

  “这有何难?”两人相视一笑,足尖点地,便向湖中飞过去,回来时,两人手里各拿了两朵荷花。又让两人去摘了些荷叶,拿着东西,几人回了落尘居。

  “李嬷嬷,今晚我来做饭。”苏清婉带着他们来到厨房,让李嬷嬷帮她烧火。

  “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云墨羽问。

  “不用,你们就坐一旁等着就好。”苏清婉将荷叶、荷花都洗干净了,放在一旁。又将排骨剁成段,放入盐、酱油、米酒腌制好,糯米泡上,打算做一道荷叶糯米排骨。

  又将荷叶切成细丝,放到锅里煮了,滤掉残渣,倒入大米,冰糖,枸杞,熬一锅荷叶粥。

  将处理干净的鸡也加入葱、姜、盐、米酒、酱油腌制好,放在一旁,准备做荷叶鸡。

  又准备了一碗鸡蛋液,一碗面粉,将鸡蛋液加入面粉里,搅拌均匀,把洗干净的荷花瓣放在鸡蛋面糊里裹了,再放进油锅里炸至金黄,炸荷花便完成。

  用荷叶包了糯米排骨、鸡,分别上锅蒸好,看到还剩了好些糯米,她又在糯米里加入肉沫、葱、姜,做成荷香烧麦,一起蒸熟。

  又将黄瓜、萝卜、海带、豆腐干切成细丝,分别用碟子盛了,酥黄豆也备下,在调料碟里加入盐、麻油、酱油、醋、姜沫、葱花、糊辣椒油、白糖,制成蘸碟,荷花丝娃娃也完成。

  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和身旁玩耍的浩宇,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他突然觉得,一家人就这样做一对平凡夫妻也是不错的。

  “可以开饭了。”苏清婉打开蒸笼,看了看那几样蒸菜。

  然后她又将所有的菜分成两份,让冯成和顾霄在院里摆了两张桌子。

  虽然南宫辰逸开始在落尘居用餐之后,白蔻她们就不和苏清婉同一张桌子吃饭,但苏清婉让她们的吃食必须和自己的一样。

  众人依次坐了,苏清婉拿起一瓣荷花,夹了些黄瓜等切好的菜丝,夹了些黄豆,再用勺子舀了点蘸料淋上去,把花瓣对卷起来,一个丝娃娃便卷好,递给了南宫辰逸。

  其他人也照着苏清婉的做法各自卷丝娃娃吃。

  “小清婉,我也要。”云墨羽见苏清婉帮南宫辰逸弄,自己也跟着凑热闹。

  “行,这个给你。”她将手里刚卷好的那个递给了他。

  “又酸又辣,太过瘾了。”云墨羽吃完,又喝了一口酒,虽然辣得吐舌头,但是简直满足。

  “可惜现在不是吃藕的季节,不然我还可以做更多的菜品。”苏清婉一边笑着,一边给浩宇夹了一块糯米排骨。

  “南宫,能娶到小清婉这么好的媳妇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云墨羽有些不满,用筷子戳碗里的排骨,“她现在就是我的妹妹,你要是敢负了她,我就把她带走,让你永远也找不到。”

  “哈哈,那就多谢云大哥的美意了。”苏清婉端起酒杯,“敬哥哥一杯。”

  “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的。”南宫辰逸语气坚决。

  “来,吃这个炸荷花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苏清婉给浩宇夹了一片。

  “娘亲最厉害了。”浩宇吃得眉开眼笑,一嘴油乎乎的样子。

  “对了,小清婉,你手指是怎么伤了的?你也不像是不小心的人啊。”云墨羽突然问她。

  “不说这事我还差点忘了,那个楚暮雪的琴弦有问题。”苏清婉放下筷子,想了想,“她让我弹琴,可是那根弦是她提前割过的,所以我才会弹断了。”

  “婉婉,你早就知道了?”南宫辰逸也惊讶。

  苏清婉点点头,“她本以为,你会因此责罚我,或者安慰她,所以才弄了这出。”

  “可惜她忽略了南宫对你在意的程度。”云墨羽吞下一块鸡肉,“而且她也料定你们不会发现她的这种小把戏。”

  “唉,以后不知道她还有多少手段来对付我呢。”苏清婉想到这里,便没有了胃口。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也会陷入这些后宅斗争之中。

  “婉婉,不要担心,我们会保护你的。”南宫辰逸为她夹了一个荷香烧麦,放在她碗里。

  “也是,反正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她。”苏清婉将荷叶揭开,一口咬掉整个烧麦。

  饭后,云墨羽独自回了他自己的院子,南宫辰逸也想走,苏清婉却喊住了他。

  “那个……嗯……”苏清婉望着他,说话吞吞吐吐。

  “怎么了?”南宫辰逸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着问她。

  “你今晚留下来吧。”苏清婉红着脸,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。

  “真的?”他没想到她会主动开口,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那双星目也比往日亮了几分。

  “嗯,不过,就只是睡觉,不许有其他想法。”话刚说完,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“婉婉,谢谢你。你放心,我永远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的。”低沉的嗓音,呼吸间带着淡淡的酒气,声音里有掩饰不了的兴奋。

  苏清婉闻着熟悉的龙涎香的味道,听着他的心跳,突然觉得,他,就是自己的一辈子了。

  床上,浩宇睡在两人中间,一会儿往娘亲怀里靠过去,一会儿又挽着爹爹的手臂,忙的不亦乐乎,咯咯笑个不停。

  “小不点儿,快睡觉了,明日还要早起呢。”苏清婉见他不肯休息,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  ……

  兰雪阁里,楚暮雪坐在窗边,看着天上的一轮弯月,院子的草丛里,偶尔有几只萤火虫飞来飞去。

  她不明白,明明自己和南宫辰逸才是青梅竹马,为什么感觉现在两人渐行渐远了。苏清婉没有出现之前,她也是个善良的女子,从来没有害人之心,可苏清婉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,她不甘心啊。

  她一直以为,南宫辰逸永远是那样冰冷的性格,但至少于他南宫辰逸而言,她会是特殊的。她也曾觉得,南宫辰逸永远不会笑的,可是,这次来王府,她发现他会对着苏清婉笑了,会关心苏清婉的一切。

  “逸哥哥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楚暮雪喃喃自语。

  “小姐,你说什么?”佩儿铺好床,回头来正听见她说话。

  “没什么,逸哥哥今晚在凌虚阁还是落尘居啊?”她回过头,淡淡的瞥了一眼桌上的烛火。

  “王爷今晚在落尘居。”佩儿回答。

  “我知道了,夜深了,你也早些休息。”她缓缓起身,走到桌前,拿起剪刀挑了灯花,烛火摇曳,又放下剪刀,用纱质的灯罩将烛火笼了,走到床边躺下。

  佩儿见她歇下了,便要拿走桌上才挑过的蜡烛,却被楚暮雪制止。

  ……

  次日,南宫辰逸寻来了宫里制琴最好的工匠,为楚暮雪修好了琴,苏清婉也忙着医馆的装潢工作,两人并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,自然日子也过得风平浪静。

  又过了几日,苏青锋派人来告诉苏清婉,他已为她找到了药材商,拟好药材名单,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,苏清婉便高高兴兴的等着医馆开业。

  本以为一切都准备妥当的苏清婉,突然想到,她缺少一位会算账的帮手。外人她肯定是不放心的,然而自己认识的人又极少,唉。为什么苏府就只让男子学习了理财之道呢。

  正趴在桌上叹气,杜若进来见了,便开口询问,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  苏清婉说到:“我现在缺少一位会管理账目的人才啊。”

  杜若略微思索一番,询问她:“小姐,或许,我可以试试。”

  苏清婉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她拉住杜若的手让她坐下,“你真的会这些?”这杜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,看着实在不像是会管理账目的人。

  “我爹以前是做小生意的,所以我从小便跟着他学了一些,后来家道中落,才卖身葬父的。”杜若说了自己的身世。

  “那太好了,明日你便跟着我去医馆,若你真的能胜任这份差事,那你以后就在医馆帮忙,工钱也给你提高。”苏清婉许诺她。转念一想,又问她:“你来这里签了卖身契没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