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三十一章白莲花呀白莲花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50 2019-10-07 17:48:08

  兰雪阁里,楚暮雪坐在桌前,把玩着手里的茶杯,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。

  佩儿站在一旁,向她报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。

  “小姐,昨日王爷将嬿婉送给了王妃,今日,带着王妃母子去皇陵祭拜了。”佩儿说到。

  “他居然将嬿婉都送给她了?”楚暮雪抬眼,几乎不愿意相信这件事。

  “是的,小姐。”佩儿低着头。

  “苏清婉啊苏清婉,你到底有什么狐媚手段?我求了那么久的嬿婉,你居然如此轻易的就得到了。”楚暮雪盯着手里的茶杯,眼神狠厉,突然‘啪’的一声,茶杯被砸到地上,瞬间成了碎片。

  “小姐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佩儿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,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。

  “你去给我准备一份点心,越精致越好,做好之后送到这里来。”

  楚暮雪说完,便蹲在那几片碎瓷片面前,伸手捡起其中一片,看了看,对着自己的手指划了下去。瞬间便有血流出来。

  “小姐,你……”佩儿赶紧要为她止血,却被她拦住。

  “你去做我安排的事情,伤口的事情不许说出去,我自有安排。”楚暮雪欣赏着伤口处的血,眼里说不出的兴奋。

  佩儿转身出去了,楚暮雪坐在原地喃喃自语:“逸哥哥,你看,我都为了你而受伤了呢。”

  ……

  苏清婉和南宫辰逸从皇陵回来,刚到落尘居坐下,白蔻便进来说到:“王爷,小姐,楚小姐来了。”

  “她怎么又来了。”苏清婉皱了皱眉头,不明白她又要做什么。

  “婉婉,若你不想见她,我便让她回去。”南宫辰逸看出苏清婉的不耐烦,说到。

  “算了,她是来找你的,这是她的自由。”苏清婉开口。

  “不是的,小姐,楚小姐说她是来找你们两个人的。”白蔻摆手,说到。

  “还要找我?”苏清婉无力扶额,给白蔻递了一个眼色,让她去带楚暮雪进来。

  楚暮雪依旧是那副乖巧听话的样子,走进来之后规规矩矩的行礼。

  “逸哥哥,王妃姐姐。”

  “楚小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?”苏清婉刚才还说不在乎,现在却抢着发话,她才不想让楚暮雪和他说话呢。

  “王妃姐姐,雪儿今日来,一是为了上次在凉亭里的事情向你道歉,二是我亲手为逸哥哥做了一道点心,特意送来给逸哥哥尝尝。”她虽然在和苏清婉说话,眼神却不时的瞥向南宫辰逸。

  “想不到楚小姐如此心灵手巧。”苏清婉扯着嘴角笑了笑。

  楚暮雪莞尔一笑,说到:“雪儿献丑了。”说完,对佩儿递了一个眼色,佩儿便拎着食盒上前,打开盖子,拿出一碟红色桃花形状的糕点放在桌上。

  “这是……桃花酥?”苏清婉一看,便开口。

  “王妃姐姐,快尝尝看。”楚暮雪伸出左手,端起碟子递到苏清婉面前,她的食指上,缠着厚厚一层纱布。

  “你手受伤了?”苏清婉微微皱眉,南宫辰逸也朝这边望过来。

  “没事,小伤而已。”楚暮雪将盘子放下,又假意把左手往背后藏。

  “小姐是为了做桃花酥,被刀切到手指的。”佩儿插嘴说到。

  “既然你不擅长做这些事情,以后便不要做了。”南宫辰逸没有拿桃花酥来品尝,只是淡淡说到。

  “逸哥哥……”楚暮雪眼里蒙上一层水汽,贝齿请咬着下唇,满脸的委屈。

  “暮雪,以后你还是喊本王为王爷吧。”南宫辰逸瞧了一眼她的手指,突然说到。

  “这……”楚暮雪睁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向南宫辰逸,随即跪在两人面前,说到:“逸哥哥,是雪儿做错什么了吗?你告诉雪儿,我一定改。”

  “楚小姐,你没有做错,是他今日心情不好,你先回去吧。”苏清婉开口。

  楚暮雪被佩儿扶着站起来,哭着走了。

  “你看出来了?”苏清婉见她出去,转头问南宫辰逸。

  “嗯,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南宫辰逸微微皱眉,楚暮雪再怎么说,也算自己的妹妹。

  “其实她也是一片好心,为了让你多关心她。”苏清婉撇嘴,哼,招桃花的男人。

  “婉婉你今日怎么会帮着她说起话来了?”南宫辰逸有些好奇,虽然苏清婉善良,但也只对自己看得顺眼的人。

  “就是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。”苏清婉低着头,她想,如果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情,可能还不如她有勇气的。

  ……

  楚暮雪回到兰雪阁,坐在桌子旁有些想不明白,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说,为什么两人都知道她在演戏?

  “佩儿,过来。”楚暮雪喊到。

  佩儿走到楚暮雪面前,说到:“小姐。”

  “把你的手伸出来。”

  佩儿不明白楚暮雪要做什么,但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,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暮雪。

  佩儿的手没有楚暮雪的手那么好看,指甲缝里有些粘住了的糯米粉。

  楚暮雪又瞧了瞧自己的手,手指白嫩纤长,指甲上染了蔻丹。

  “原来如此,果然是骗不了他们的。”楚暮雪放下双手,说到。

  和南宫辰逸相处了这么久,楚暮雪其实很了解他。在他眼里是容不得一丁点欺骗的,而自己如今也是着急了,进府那么久,见他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,又弹什么所谓的诱惑?

  “佩儿,我写一封信给你,你帮我进宫去交给姑姑。”楚暮雪想了想,对佩儿说到。

  “好的,小姐,我现在就为你研墨。”佩儿走到书桌前,往砚台里加了些水,拿起一锭墨条,便开始磨墨。

  她用的是最好的青墨,这种墨浓黑无光,入水易化,用这种墨写出的字尤其好看。

  楚暮雪坐到书桌后,从鸡翅木笔架上取下一支笔来,蘸了墨水,略微思索一番,便提笔写信。

  将写好的信放进信封里装了,递给佩儿,让她送走,自己则在桌上随便拿了一本书胡乱翻动。

  ……

  飞鸿殿里,楚贵妃正在让宫人准备染指甲的花,便有宫女前来通报:“娘娘,楚小姐身边的佩儿来了。”

  “让她进来。”楚贵妃斜倚在那张雕着百花齐放的黄花梨木做的贵妃榻上,淡淡开口。

  等佩儿被宫女领着走进来的时候,楚贵妃已经坐了起来,看见佩儿,她问到:“雪儿又有什么事了?”

  佩儿从怀里摸出那封信,递给一旁的宫女,宫女接过,呈到楚贵妃面前,佩儿开口说到:“贵妃娘娘,小姐让我把信交给您。”

  楚贵妃接过信,飞快的看完了,将信纸叠好,递给宫女,让她烧掉,自己则问到:“小姐说的都是实话?逸儿和苏清婉真的好到如此地步了?”

  “贵妃娘娘,小姐所言句句属实,王爷现在对小姐也没有之前那么好了。”佩儿跪下来,给楚贵妃磕头,“娘娘,求求您帮帮小姐。”

  “你倒是个忠心的丫头,”楚贵妃瞥了一眼佩儿,语气突变,“可你不要忘了,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。”

  佩儿吓得抖了一下,又磕了两个头,嘴里说到:“奴婢不敢。”

  “算了,本宫也不为难你,既然你对雪儿忠心,那也是好事,毕竟雪儿也是本宫的亲侄女。”楚贵妃挥了挥手,“你去告诉雪儿,让她不要轻举妄动,本宫自有安排。”

  佩儿赶紧离开了飞鸿殿,回瑞王府去找楚暮雪,将楚贵妃的意思告诉了她。

  “既然姑姑这样说了,想必她是有办法的。”楚暮雪合上面前的书,揉了揉自己的额角,究竟还要多久,自己才能是府里名正言顺的主人啊。

  “小姐,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,身子要紧。”佩儿递过去一杯茶。

  楚暮雪接过来,用杯盖撇去表面的茶沫,喝了一口,又放到一旁。

  待佩儿走后,楚贵妃叫来宫女,给她一封信,吩咐她出宫去,交给镇国公府的大夫人。

  镇国公是当年陪着先皇打过江山的人,他的大夫人更是泼辣出了名,这镇国公府大夫人的女儿,从小便生得黝黑,大夫人找了好些大夫给她治疗,皆不见效果,大夫人也因此直接用镇国公的佩剑伤了好些大夫,甚至有的因此丧命。

  但镇国公功勋卓越,就连当今皇上也要让他三分,所以对这些事情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“苏清婉,你不是会医术吗?若你治不好她,到时候可没有人救得了你。”楚贵妃冷笑着说到。

  ……

  素问堂里,杜若在柜台里记账,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直接走到她面前,屈指在柜台上敲了敲。

  “这位姑娘,你是看病还是买药呀?”杜若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她,笑着说到。

  “我是奉我们夫人的命令来请苏姑娘的。”丫鬟的语气有些不友善,看来是跟了一个脾气不好但地位较高的主子。这种人,在主子那里受了气,就想要欺负比自己更加弱小的人。

  “实在不凑巧啊,姑娘,苏姑娘不在。”杜若想了想,说到:“若你比较着急,可以让我们叶神医替苏姑娘来看病。”

  “我们夫人说了,只要苏姑娘。”丫鬟白了一眼杜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