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三十七章 竹筒饭与鲜竹沥(二)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36 2019-10-13 20:55:26

  “好的,小姐。”白蔻说完,便去取红薯了。

  苏清婉不得不感叹,还是这种架空的时代好啊,什么东西都有,不然的话,红薯在中国普及都在清朝去了。

  她又走到养鱼的水缸旁,用网兜网了一条鱼出来,用菜刀的刀背在鱼脑袋上敲了两下,就把鱼敲死了。熟练的刮去鳞片,去掉脏腑和鱼鳃,又把鱼剁成块状。放了些辣椒、盐、酱油、香油进行腌制。

  南宫辰逸看着苏清婉的动作,莫名想到她第一次去厨房杀鸡的事情。那时候,他只以为她是性情大变,或者有人易容的,没想到现在两人可以恩爱到如此地步。

  苏清婉又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好一块五花肉和一块排骨。

  “你们都不许闲着了,帮我把这些米装到竹筒里去,再用这些红薯把口子给封好。”苏清婉指着那盆米还有那堆竹筒,吩咐到。而她自己,则把那些肉装进了竹筒,再用切好的红薯封住口子。

  弄得差不多了之后,她又让李嬷嬷在院子里烧起一个大火堆,把竹筒放到火堆上烤着。自己则把那几根竹笋给剥了,放进泡菜坛子里腌起来。

  “白蔻,去把我的琴取来,我给大家弹几首曲子。”苏清婉从厨房出来的时候,见众人没有事情做,转着眼睛想了想,说到。

  白蔻点点头,便进房间里取来嬿婉,放到石桌上。

  苏清婉走过去坐下,伸手放在琴上,弹了一曲《沧海一声笑》。弹唱之间,他们似乎看见了热血江湖的画面,一个侠客,潇洒不羁,在江湖上行走。

  一曲弹完,南宫辰逸忍不住问她:“婉婉,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,竟如此潇洒恣意。”

  “这是《沧海一声笑》,本来讲的就是一个江湖的故事,还有一首《笑红尘》,我弹给你们听。”苏清婉笑着开口。

  众人又安静下来,细细品味《笑红尘》的意境。这首曲子更加肆意,更加洒脱,但两曲各有各的好,也难分高下。

  弹完之后,苏清婉说到:“其实这两首曲子,讲的都是同一个江湖,只是角度不同,所以感觉也不同,若你们想听,我可以给你们讲讲这个故事。”

  “好耶,我最喜欢听故事了。”浩宇拍着手说到。

  她讲的是金庸先生的原著版本的《笑傲江湖》,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才讲到学琴那章,在一旁烤着的竹筒饭便已熟了。

  “小姐,你怎么判断的里面的饭熟了呀?”白蔻很好奇。

  “你看,这封口的红薯熟了的话,里面的饭就是熟了的。”苏清婉认真的告诉白蔻。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的啊。”白蔻点了点头。

  苏清婉让冯成拿来砍刀,自己接过来,沿着封口处的地方将竹筒砍开,一瞬间香味便散了出来。

  “好香啊。”云墨羽忍不住使劲吸了吸鼻子。

  “本来这个竹筒饭、竹筒烧烤要配上竹筒酒才是最好吃的,可惜没有竹筒酒,就用梨花酿代替吧。”苏清婉边说着,一边将食物分成了两份。

  “小清婉,你的厨艺这么好,以后我都舍不得离开王府了。”云墨羽夹起一筷子竹筒饭,放进嘴里品尝,竹子特有的香味在嘴里散开来,着实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“这有什么,我看以后你成亲的话,我就送你娘子一本菜谱算了,让她做给你吃。”苏清婉嘲笑他。

  “那感情好啊,最好她再跟着你学习几个月。”云墨羽真心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。

  “现在有得吃你就知足吧,还想让婉婉教人,她不累吗。”南宫辰逸赶紧护着苏清婉,他才舍不得婉婉这么累呢。

  苏清婉笑着看两人斗嘴,又夹起一块鱼肉,剔掉鱼刺,喂给浩宇。现在浩宇也被她训练得慢慢能吃辣了。一口咬掉苏清婉筷子上的鱼肉,嚼了嚼便吞了,接着就伸出那可爱的小舌头,用手不断的给舌头扇风。

  “来,喝点水。”苏清婉端起茶杯喂给他,看着他的反应又忍不住想笑。

  “娘亲……娘亲坏,不……不好嘲笑浩宇的。”浩宇看出来苏清婉在笑他,气鼓鼓的说到。

  “好,娘亲不笑你了。”苏清婉又去拿来一个空碗,倒了些水在碗里,放到自己面前,将那些有辣椒的菜夹到碗里涮了,再喂给浩宇吃。

  浩宇吃得笑眯了眼,就知道娘亲最好了。

  吃完了饭,云墨羽揉着肚子溜达回了自己的院子,苏清婉让白蔻将浩宇的洗澡水准备好之后,自己从一旁的柜子上拿出一个小瓷瓶,打开瓶塞,将药粉洒了些到水里。

  这是云墨羽配的药粉,可以防止浩宇被虫子叮咬,也可以防止他长痱子。

  准备好了一切,她走到院子里,捉住还在和南宫辰逸玩的浩宇,让他去洗澡。

  浩宇因为跟着云墨羽习武的原因,现在的身子已比以前瘦了些,肚子上的肉也少了。

  苏清婉解开浩宇的发带,用水瓢舀水淋在他的头发上,为他洗头发。在水汽的氤氲下,小浩宇的脸蛋红扑扑的,可爱的紧。

  “娘亲,你真好。”浩宇用他那双小手鞠了一把水泼到自己的脸上,再自己拧了帕子将水擦掉,笑眯眯的对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有多好?”苏清婉伸出手来,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。

  “以前娘亲虽然关心我,但是现在的娘亲更厉害,对我更好了。”浩宇捏着手指想了想,说到。

  苏清婉突然有些吃惊,没想到浩宇小小年纪,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。

  她笑着对他说到:“可是娘亲一直都很喜欢你是没有变的呀。”

  这个孩子,苏清婉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,所以自己才要想办法赚钱,就是为了能够让他生活得更好,她是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孩子的。

  “好了,快起来穿衣服,水凉了。”苏清婉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块干的帕子,为他擦掉身上的水,然后再为他穿好衣服。

  “娘亲,刚才白蔻说还剩了好些竹子,我们明天还吃竹筒饭吗?”浩宇抬起头问她。

  “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每天都吃的呀。”苏清婉想了想,说到:“明天娘亲教你取鲜竹沥好不好?”

  “好的,只要和娘亲在一起都好。”浩宇说到。

  “你们在说些什么呢,让我也听听。”南宫辰逸在外面坐着等啊等,就不见两人出来,忍不住走到屏风后面去看看。

  “不告诉爹爹。”浩宇笑着对他说到。

  “小东西,婉婉是我娘子。”南宫辰逸抱起他,走出了屏风。

  “今晚有些闷热,可能要下雨了。”苏清婉跟着走出来,到窗户边去推开窗户通风。六月的夜风还是有些热气,但总比没有风要好的多。

  半夜的时候,一阵雷声惊醒了苏清婉,她一直都怕打雷,所以下意识的用被子捂住了头,突然想起身旁还有浩宇在,又把被子拉下来,转身去看看浩宇有没有被吓醒。

  “婉婉,别怕,我在呢。”黑暗中,南宫辰逸伸出手来,握住了她的手,磁性的声音让她觉得特别安心。

  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一笑,从小到大,她一直都告诉自己要坚强,要独立,所以养成了自己现在这样的性格,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不需要别人保护的,但现在,却有人会在自己害怕的时候告诉自己不要怕,他在。

  后来的雷声苏清婉也觉得没有那么可怕了,沉沉的睡去直到天亮。醒来的时候南宫辰逸已经去上朝了,她看了看自己的手,仿佛手上还有那个人淡淡的余温。

  “娘亲,你笑什么呢?”浩宇睁开眼,就看见苏清婉盯着自己的手笑,他也忍不住把脑袋凑上去看,可是什么也没有嘛。

  “没什么,快起床了。”苏清婉有些窘迫的收回手,讪笑着说到。

  两人到院子里吃过早饭,苏清婉便让冯成找来两块石头,在树下分开放了,在石头中间用木炭点起一个小火堆。

  又拿来昨日剩下的竹筒,用砍刀把竹筒一分为二,放到火上烤着。

  在竹筒两头放上两个干净的碗,就可以等着竹沥的产生了。

  “娘亲,竹沥有什么用呀?”浩宇看着从竹筒上滴到碗里的液体,歪着头问到。

  “这竹沥可是个好东西,治疗肺热咳嗽是最好的,尤其是如你这般大小的小孩子的咳嗽,效果尤其明显。”苏清婉笑着解释给浩宇听。

  等火上的两片竹子烤得差不多了,她用钳子将竹子夹来放到一旁又重新换上两片新鲜的竹子。

  等南宫辰逸下了朝,走到落尘居门口,就看见苏清婉和浩宇一人坐着一个小板凳,守在火堆面前,两人的额头上都有了些汗水。

  “你们在干嘛呢?”南宫辰逸走到两人面前,低下头问他们。

  “我在教小不点儿取鲜竹沥呢,你看,都收集了这么多了。”苏清婉仰起脸,望着他笑得眉眼弯弯。

  “天气热,你又是个怕热的,赶紧回房间去吧。”南宫辰逸蹲下来,从苏清婉袖子里摸出一条手帕,为她擦掉汗水。

  “马上就好了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