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四十章奉旨治病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50 2019-10-16 20:41:22

  “一个长得可好看的男的。”苏清婉继续说到。

  “婉婉,那个男的究竟是谁?”南宫辰逸黑着脸继续追问。

  “好了,那个男的才七八岁呢。”苏清婉伸手去,掐了掐南宫辰逸的脸,“来,小妞,给大爷笑一个。”

  “婉婉,以后不许开这样的玩笑了,知不知道,嗯?”南宫辰逸把她抱在怀里,说到。

  “快放开我,小不点儿还在这里呢。”苏清婉红着脸,嗔怪道。

  “我什么也没有看见。”浩宇用手捂着眼,从指缝中偷偷瞧两人。

  次日。

  正是南宫辰逸休沐的日子,所以一大早就在院子里陪着两人吃早饭。

  正吃的开心,孙福跑到落尘居来,对南宫辰逸说到:“王爷,宫里来人了,传皇上口谕的。”

  “好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南宫辰逸放下碗,用手帕擦了嘴边的油渍,便带着苏清婉和浩宇去前厅。

  “你说,父皇会有什么事情,这么早就来传口谕了啊?”路上,苏清婉皱着眉思索了一番,还是没有想到是什么事情,只好问南宫辰逸。

  “别担心,有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。”南宫辰逸握着她的手捏了一下,侧过头来,给她一个安慰的笑。

  到前厅的时候,一位身穿紫色宫服的公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手旁放着一柄拂尘,此时正端着茶杯喝茶。从脸上的皱纹可以看得出,这个太监已有四十多岁,苏清婉认得,这位就是南宫珞身边的那个公公,是他面前的红人。

  见南宫辰逸他们进来,他放下手里的茶杯,站起来,给南宫辰逸和苏清婉行礼:“王爷,王妃娘娘。”

  “李公公,父皇有什么安排吗?”南宫辰逸对待这位李公公的态度客气。

  “皇上口谕,宣瑞王妃进宫为太后治病。”李公公清了清嗓子,说到。

  听了口谕,苏清婉有些着急的问他:“李公公,太后她怎么了?”

  “太后娘娘头疾又发作了,昨晚差点晕了过去。”李公公小声说到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苏清婉有些吃惊,太医院医术高明的大夫那么多,怎么会找她去看病?

  “王妃娘娘,收拾好了便进宫去吧。”李公公行了一礼,便先行回宫复命了。

  “婉婉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南宫辰逸说到。

  “好。”苏清婉点点头,让冯成和顾霄备好马车,她要先去素问堂拿药箱。

  上了马车,苏清婉还是有些担心,太后可以说是皇宫里面唯一一个关心她的人了,她真的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。

  南宫辰逸看出苏清婉的不安,只好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,牵着她的手给她一些安慰和支持。

  到了素问堂门口,冯成跑到里面去,拿来苏清婉的药箱,又赶紧把马车向皇宫赶去。

  寿康宫里,太后躺在床上,闭着眼休息。等苏清婉两人到的时候,门口康王、晋王、齐王等人都在,每个人脸上都有些悲痛的神情,但如果仔细看去,就会发现他们表现出来的悲痛,只是浮于表面,这种情况,苏清婉实习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许多了。

  医院本就是一个见惯了生死和亲情的地方,有的人只是表面一副担忧的神情,但出了病房的时候就变了。她曾问过自己的老师,为什么他们要这样?她的老师说的是,因为这些人都想假装孝子,假装好人,从而计算着从病人的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。

  见苏清婉和南宫辰逸提着药箱前来,一个身穿蓝色衣裙,右侧眼角有一颗小红痣的女人赶紧上前,对苏清婉说到:“早就听说瑞王妃医术高明,你来了就好了。”

  “大皇嫂。”苏清婉微微行了一礼。这个女人是康王妃,她之前参加宫宴的时候记住了这些人。

  “太后口谕,宣瑞王、瑞王妃进殿。”房间的门打开,锦秋出来说到。

  “果然还是瑞王妃深得太后她老人家的喜爱啊。”齐王妃周佳凝在一旁开口。

  在场的还有楚贵妃她们,一听周佳凝的话,大家都看向苏清婉。

  苏清婉不顾所有人的目光,和南宫辰逸一起,走进了太后的寝宫,身后,有宫女又将房门给关上了。

  进到寝宫里,苏清婉便闻到一股有些浓郁的味道,很熟悉,但是一时却想不起来。

  “太后娘娘,瑞王和瑞王妃来了。”锦秋走到床前,轻轻对太后说到。

  太后睁开眼,抬手对锦秋说到:“扶哀家起来。”

  锦秋扶起太后,又在她身后垫了两个枕头,以便太后可以靠在床上。

  “孙儿、孙媳给皇祖母请安。”两人跪下行礼。

  “你们来啦。”太后声音也有些无力。

  “皇祖母,让我帮你看看,可以吗?”苏清婉抬起头,看着太后。

  “可以。”太后点点头。

  苏清婉走上去,拿出脉枕,让太后躺下,将脉枕垫在她的手腕处,搭上三指便为她诊脉。

  “皇祖母,你的眩晕之症有多久了?”苏清婉收回手,问她。

  “有好几年了。”太后懒懒的回答。

  “那都是什么情况下容易发作?”苏清婉继续问。

  “情绪比较激动、太累和睡眠不好的时候。”太后仔细回忆了一下,说到。

  苏清婉又看了看太后的脸色,发现她脸色竟有些发红,再结合脉象和症状,她怀疑太后应该是有高血压。

  高血压在现代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麻烦的病,只要坚持服药、监测血压就好,但是在古代,根本没有那些药和设备。

  “皇祖母,我给你开一副药,你先吃着,我再给您配一些药丸,每天坚持吃,就不容易犯病了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瑞王妃,这边请。”锦秋见太后点头,便上前带着苏清婉走到桌旁,桌上已备好了纸笔。

  苏清婉提笔,想了想,在纸上写下:天麻三钱,川牛膝、钩藤各四钱,石决明六钱,山栀、杜仲、黄芩、益母草、桑寄生、夜交藤、朱茯神各三钱。

  写完之后,将处方交给锦秋,锦秋让一位公公拿到太医院去给各位太医看一看,并进行煎制。她则传太后的话,让在门口等着的众人都先回去。

  “皇祖母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给你扎银针,那样好得快。”苏清婉走到太后床前,对她说到。

  “清婉,你告诉哀家,你的医术是从何而来?”太后有些狐疑的看着她,问到。

  “皇祖母,婉婉之前病了一年多,遇到药王谷的前谷主,他不仅给婉婉治病,还教了婉婉医术。”南宫辰逸在一旁,主动解释。

  “这倒是清婉的造化了。”太后见两人如此恩爱,也非常欣慰。

  “逸儿,清婉是个好姑娘,切莫辜负了她,知道吗?”太后缓了一口气,对南宫辰逸说到。

  她相信无尘大师的预言,也为了自己答应的那个诺言,所以对苏清婉格外照顾。而南宫辰逸也是个可怜的,小小年纪便失去了亲娘,而楚贵妃的人品,她又最清楚不过。对于这对小夫妻,她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。

  “多谢皇祖母教诲。”南宫辰逸行了一礼,说到。

  “皇祖母,这样吧,你今天先服药,若效果不好,明日我再来为你扎针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好。”太后点点头。

  两人行了礼,就走了出去。一路上,苏清婉都在低头想着太后寝宫里面的那股香气究竟是什么。

  “婉婉,你一直都在想什么呢?”到王府门口,南宫辰逸终于忍不住问她。

  “在哪里闻到过呢?怎么想不起来了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想不起什么了?”南宫辰逸皱着眉头,有些狐疑的问到。

  “刚才在皇祖母寝宫里,有一股特殊的香气,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是什么了。”苏清婉忍不住伸手,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两下。

  “想不起来就不想了,没关系的。”南宫辰逸替她揉了揉额头,说到。

  “不行,我总觉得那股味道有些奇怪。”苏清婉叹着气说。

  “不如去花园走走,看有没有那种香气。”南宫辰逸提议到。

  “这个主意不错,走。”苏清婉眼前一亮,立刻变得高兴起来。

  两人牵着手走到花园里的时候,正有花匠在修剪枝条。走着走着,一株绿色藤状灌木引起了苏清婉的注意。

  她牵着南宫辰逸走到那丛灌木面前仔细看了看,枝条上,开着一簇一簇的白色小花,但大多数花都没有开放。

  “我想起来了,就是它!”苏清婉大喊一声,脸上有些惊喜。

  但是那惊喜的表情没有持续多久,便换成了担忧以及……愤怒。

  “婉婉,怎么了,这花有什么问题吗?”南宫辰逸看着她表情变化,就知道她想起了些什么。

  “这花名叫夜来香,白天要开花,但是晚上开得更好。花香浓郁,开的花也好看,所以很多人喜欢栽来作为观赏植物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”南宫辰逸还是不知道。

  “但是,这花因为香气过于浓郁,所以会影响人的精神状态,导致失眠、心跳加速等问题。而皇祖母,最怕的就是身体出现这些问题。”苏清婉说完,脸上的怒意更甚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