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四十一章 奉旨治病(二)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120 2019-10-17 17:40:54

  “究竟是什么人,居然能想到这样的主意来害皇祖母。”南宫辰逸听了,也有些愤怒。

  “这个人应该很懂药理,或者,她身边有一个懂药理的人。”苏清婉说到,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心,她总有一种感觉,这个人不仅想害太后,还想害她。毕竟她是奉旨治病,若是治不好,肯定会给自己和瑞王府带来麻烦。

  “现在最重要的,是看看皇祖母寝宫里的香味究竟是怎么来的,按理来说,太医们不会发现不了的。”苏清婉皱着眉头,想了想,说到。

  “或者……是在太医走之后,放进去的。”南宫辰逸说到。

 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说明皇祖母寝宫里,有人背叛了她。”苏清婉越想越烦,“不行,我要去皇祖母寝宫里再看看。”

  “婉婉,你别急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南宫辰逸拉住苏清婉,说到。

  两人让孙福去告诉云墨羽,让他帮忙照顾浩宇,他们则坐着马车返回宫里。

  ……

  寿康宫里,太后刚服了苏清婉给她开的药,正准备休息,一个太监进来,说到:“太后娘娘,瑞王和瑞王妃求见。”

  “让他们进来。”太后挥手,那个太监便出去通传。

  锦秋扶她靠在床上,又在身后给她垫了两个枕头,然后站在一旁,拿着扇子轻轻地给她扇着。

  “孙儿、孙媳给皇祖母请安。”两人进来,在太后面前跪下行礼。转过头,苏清婉瞧见窗前的白瓷瓶里,插着一束忍冬花,黄白相间的花朵,配上白瓷绿叶,倒是挺别致。

  “这么热的天,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太后抬眼,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两人,“起来吧。”

  “皇祖母,我有些话想和您说。”苏清婉被南宫辰逸扶起来之后,看着太后说到。

  “什么话?”太后狐疑的看了一眼她。

  “这……”苏清婉用眼神看了看寝宫里的其他人,欲言又止。

  “都出去吧。”太后一个眼神,锦秋便明白了她的意思,所以对那些宫女说到。

  “锦秋留下吧。”太后开口,对门口正要走出去的锦秋说到。

  锦秋看了太后一眼,点点头,关上门,回来站到太后身边。

  “清婉,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太后见苏清婉的眼神看了看锦秋,说到:“锦秋跟了我多年了,有什么事不必瞒着她。”

  “锦秋姑姑,实在抱歉,我不该怀疑你的,只是此事事关重大。”苏清婉先给锦秋道歉,她可不想得罪她,毕竟是太后身边的人。

  “王妃娘娘折煞奴婢了。”锦秋赶紧伸手虚扶了一下苏清婉。

  “皇祖母,你平日里喜欢在房里放忍冬花?”苏清婉回过头去,又看了看那束黄白相间的忍冬。

  “这是花房那边送过来的,因着太后娘娘不喜欢熏香,就用的这些花香。”锦秋替太后回答。

  “那皇祖母晚上睡不好也是从有了忍冬花开始的?”苏清婉想了想,问到。

  “不是,这花已经送了一段时间了,之前睡眠也没有受到影响,就这几日才开始的。”太后也仔细回忆了一下,说到。

  苏清婉走到那束花面前,伸手,在里面翻了翻,抽出两支花朵极多的夜来香。

  “婉婉,找到了?”南宫辰逸也走过去,看到她手里的花,问她。

  苏清婉冷笑一声,说到:“真想不到,居然是用的这种方法。”

  “清婉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太后见两人都研究那束忍冬,转身的时候苏清婉手里还拿着两支。

  “皇祖母,这花平日里是谁负责的?”苏清婉表情严肃。

  “是一个小宫女,叫小玉的。”锦秋答到,对于这些下人的事情,她比太后清楚。

  “这个小玉跟了皇祖母很久了吗?”南宫辰逸也忍不住问到。

  “她来寿康宫一年了,平日里负责打扫寝宫里的卫生和物品摆放。”锦秋想了想,也皱着眉,似乎发现了什么。

  “这花有什么问题吗?”太后对于这些花草了解得并不多。

  “这花叫夜来香,顾名思义,就是晚上香味尤其浓郁,闻久了会影响人的精神状态。而且这花长得和忍冬花很像,放在一起的话除非很认真看,不然不容易发现二者区别。至于那束忍冬花上面,也洒了一些夜来香的花露。”苏清婉说完,太后和锦秋都有些惊讶。

  “想不到,哀家的宫里还有如此别有用心的人。”太后有些生气,自己玩了那么多年的宫斗,没想到现在,居然还有人要用这些手段对付她。

  “而且,这花是在太医给皇祖母诊了脉之后才混进去的,不然的话,太医肯定能闻出来。”苏清婉想了想,继续说到:“这花白天的香气很淡,会被忍冬花盖住,所以白天就不容易发现了。”

  “难怪太医们给哀家看了那么久的病也不见效果,原来如此。”太后伸手,在太阳穴上揉了揉,锦秋瞧了,赶紧替她按摩。

  “皇祖母,忍冬花花期极短,每日必换掉,只要她今日来换花,便能人赃并获。”苏清婉眼珠一转,说到。

  “好,这件事暂时不要说出去。”太后点点头,面无表情,可内心却很愤怒。她这一生,最讨厌的就是背叛,没想到自己老了反而会遇到这种事。

  说完事情,已到了用午饭的时辰,太后让锦秋去给两人安排了一桌酒菜,让两人留在寿康宫吃饭。

  席间,南宫辰逸还是如往常一般,给苏清婉夹菜,而苏清婉也吃着吃着就忘了形象。

  看着两人相处的样子,太后忍不住笑了笑。

  苏清婉放下筷子,用手绢擦了嘴,一脸茫然的看着太后,不知道她笑什么。

  “见你们两人如此,哀家也就放心了。”太后看出苏清婉的疑惑,笑着说到。

  “孙儿多谢皇祖母赐婚。”南宫辰逸也很认真的对太后说到。他是真的很感谢太后,当年让两人成亲,虽然现在的苏清婉不是之前的那个,但是一切确实也是天意。

  “若真要谢哀家,就多给哀家生几个曾孙吧。”太后摆摆手,说到。

  “是,孙儿遵命。”

  一旁的苏清婉听了太后和南宫辰逸的话,忍不住羞红了脸,用脚轻轻的在桌下踢了南宫辰逸一脚。

  吃过饭后,苏清婉又让锦秋准备纸笔,她写下了一些关于太后饮食起居要注意的问题,交给锦秋,让她照着上面的要求去做,锦秋收了纸放好。

  “锦秋姑姑,你知道小玉一般什么时候来换花吗?”苏清婉问了一句。

  “哦,都是傍晚的时候。”锦秋答到。

  苏清婉点点头,走到太后面前,对太后说到:“皇祖母,你先休息,我想去看看灵妃娘娘,晚些时候再过来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苏清婉和南宫辰逸从寿康宫出来,她抬头,眯着眼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有些不想出门了。

  突然,一把伞遮住了她看天的视线。转过头去,南宫辰逸撑着伞站在她身后,满眼含笑。

  “走吧。”南宫辰逸伸手,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  “嗯。”苏清婉点点头,笑着和他并排往未央殿走去。

  午后的未央殿里,萧灵儿正百无聊奈的趴在书桌上画画,身旁站着一位宫女,拿着团扇给她扇风。

  一个宫女进来,在她面前站了,说到:“灵妃娘娘,瑞王和瑞王妃来了。”

  “快请他们进来!”萧灵儿扔下笔,兴奋的说到。

  “参见灵妃娘娘。”两人进来,先行了一礼。

  “免礼免礼,”萧灵儿从书桌后面出来,拉住苏清婉的手,“太好了,终于有人来陪我说说话了。”

  “灵妃娘娘,你在画画?”苏清婉瞥见书桌上那副没有完成的画,问她。

  “嗯,实在无趣了些。”萧灵儿嘟着嘴抱怨。

  “你当时选择进宫,应该想到这样的事情了啊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对啊,”萧灵儿听得出苏清婉语气里有些别的意思,笑了笑,说到:“本来我此次来,就是为了和亲,如果不进宫,那就要在皇子们之间挑,但是这些皇子之中,也就他让我满意些。”说着,伸手一指南宫辰逸。

  苏清婉眯着眼瞧她,一脸的愤怒,居然惦记我的男人,打你!

  而南宫辰逸也是一脸的拒绝。

  “行了,我说笑的,”萧灵儿见苏清婉反应挺大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皇上对我挺好的。而且,从见到你们两人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插进你们两人中间的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你在宫里万事小心些。”苏清婉听了她的话,又忍不住提醒她。

  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”萧灵儿笑着说到。

  “对了,你们可知道叶疏桐是谁?”萧灵儿想了想,问两人。她刚入宫不久,所以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,虽然她明白自己是这个叶疏桐的替身。但似乎在宫里,叶疏桐就是禁语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她?”南宫辰逸站起来,有些激动。

  “是皇上告诉我的,”萧灵儿有些凄惨的笑了一下,“我还知道,我其实是她的替身,因为我们性格很像。”

  “她是我娘。”南宫辰逸说到。

  “皇上只告诉了我他们之间的事情,倒是没有说你和她的关系。”萧灵儿说到。

  “好了,我们也该走了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苏清婉见气氛有些不对,赶紧说完,拉着南宫辰逸就往外走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