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四十二章小玉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3065 2019-10-18 16:31:25

  “你还好吧?”苏清婉和南宫辰逸并排着往寿康宫的方向走,她时不时地瞥着南宫辰逸脸上的表情。

  “没事。”南宫辰逸低下头,给了苏清婉一个放心的笑容,“我只是没想到,父皇对娘的感情如此深厚,灵妃也甘愿做一个替身。”

  苏清婉听了他的话,站在原地,抬头看着他,问到:“假如有一天,我也不在了,你会不会也去找一个我的替身?”

  “不会的,我说过,就算是死,我也要陪你一起。”南宫辰逸嘴角噙笑,伸手摸了摸苏清婉的头顶。

  “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倒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,然后将我们的孩子抚养长大。”苏清婉低着头,说到。

  “别多想了,我们先回寿康宫吧。”南宫辰逸牵着她的手,慢慢走着,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

  回到寿康宫,锦秋在院子里等着两人。

  “王爷、王妃娘娘,太后她正在等你们呢。”锦秋上前,对两人说到。

  “现在外面的天气已凉爽了些,让皇祖母到院子里来坐坐吧。”苏清婉抬头,看了看天色,说到。

  “老奴这就去禀告太后。”锦秋点点头,转身走进了屋里。有宫女为两人搬来两个凳子,让两人坐着。

  两人刚坐下,屋门打开,有两位太监合力搬了一张躺椅出来,放到院里,后面,锦秋扶着太后也走了出来。

  “皇祖母。”两人站起来,走过去扶着太后。

  “你们也坐吧。”太后坐下之后,挥手让两人也坐下来。

  “皇祖母,如果你信得过我,就让我帮你扎两针吧。”苏清婉见太后脸色还是有些差,想了想,看着太后说到。

  “好。”太后点点头。

  苏清婉从屋里把自己的药箱拿出来,打开药箱,拿出针包,展开之后,上面插着长长短短好几十枚银针。

  她抽出短针来,在太后的百会穴、风池穴、太冲***关穴、合谷穴、太阳穴各扎了一针,待一刻钟之后又醒了一次针,再过了一刻,她才将银针全部取了下来。

  “皇祖母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苏清婉问太后。

  太后仔细感受了一番,略有些惊奇的说到:“诶,还真是没有那么难受了,清婉,你的医术实在不错。”

  “皇祖母过奖了。”苏清婉笑着说完,眼角余光一瞥,就发现有一个小宫女拿着一束忍冬花走进了屋里。

  她回头看了一眼南宫辰逸,发现他也在看着那个小宫女,两人点点头,慢慢的走过去。

  屋里,小宫女把白瓷瓶里的花拿出来,又把新的一束插到瓶子里。做完了一切,她拿起换下来的忍冬花,仔细找了找,脸上的神情有些着急。

  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”苏清婉拿起那支被她放在另一边的夜来香,递到小宫女面前。

  “是……啊,不……不是……”小宫女点点头,反应过来身后有人又赶紧摇头,语气慌乱。

  回过头来,发现苏清婉和南宫辰逸就站在她身后,苏清婉手里拿着一支夜来香,笑得一脸平静。

  “你就是小玉?”南宫辰逸问到。

  “是。”小玉低着头,不敢去看两人。

  “这夜来香倒是好花啊,你懂药理?”苏清婉也开口询问。

  “奴婢不知道王妃娘娘的意思。”小玉听到夜来香的时候,明显身体轻微晃了晃,但很快就镇定了。

  “是吗?”苏清婉勾唇冷笑一声,“那走吧,先去见见皇祖母。”

  小玉知道自己今日是在劫难逃了,抬眼看了看走在面前的苏清婉和不远处的南宫辰逸,突然,从后面一手将苏清婉捉住,一手从背后绕到前面掐着她的脖子。

  “啊……”苏清婉被小玉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叫声引起了南宫辰逸和其他人的注意。

  “婉婉!”南宫辰逸没想到小玉会有这样一手,居然会对苏清婉下手。

  “你们都不许过来,谁过来我就掐死她。”小玉见周围人越来越多,说到。

  “小玉,你想干嘛?”苏清婉哑着嗓子问到。

  “不干嘛,王妃娘娘,委屈你了,我只是不想死。”小玉阴恻恻的笑了笑。

  “你觉得你捉了我就能离开这里?”苏清婉此时内心简直有一大群羊驼奔腾而过,欺负她不会武功啊,居然拿她当人质。

  “就算不能,有个垫背的也是好的,”小玉看了一眼其他人,“再说了,有你的话,我才有离开的可能。”

  “小玉,快放了瑞王妃,你的事情哀家可以不追究了。”太后也说到。

  “给我准备一辆马车,送我出城,等我安全了自然就放了她。”小玉看着南宫辰逸和太后说到。

  “小玉,你真的觉得你有资格和他们谈条件吗?”苏清婉忍不住笑了笑,说到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小玉有些狐疑的看着苏清婉。

  “好,本王答应你。”南宫辰逸本想趁小玉不注意的时候救下苏清婉,可小玉直接躲在苏清婉身后,自己完全不好出手。

  苏清婉勾唇一笑,抬脚用了最大的力气踩在小玉的脚背上,同时脑袋往后一扬,撞到了小玉的鼻子。

  鼻子传来的疼痛让小玉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那只手,她又捏住小玉另一只手的一个手指头,狠狠一掰,直接将那只手指掰折了,抓住那只手,快速转身,伸出两个手指头,对着小玉的眼睛插了过去。

  眼睛虽然看起来是人体最脆弱的器官,但是其实很不容易戳进去,苏清婉也把握了度,只是让小玉痛的捂住了眼睛。

  “你居然敢劫持我,”苏清婉骂了一句,又伸出双手,弯曲成中空的形状,对着小玉的耳朵快速一拍,就听见小玉传来一声惨叫。一时间不知道该捂着耳朵还是眼睛又或者是鼻子。苏清婉知道,自己双手快速拍上去时,产生的风伤了她的耳膜。

  一切发生得太快,苏清婉一系列的动作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,还是南宫辰逸快速反应过来,跑过来一把抱住苏清婉,“婉婉,对不起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放心吧,我都解决啦。”苏清婉笑着拍了拍南宫辰逸的背。

  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。”南宫辰逸又仔细看了看苏清婉,发现她洁白的脖子上已有被掐起的红印,更加自责。

  有侍卫上来,将小玉捆了,带到太后面前跪着。

  “我真的没事,走,先看看小玉去。”苏清婉伸手掐了掐他的脸。

  小玉跪在太后的面前,鼻子和眼睛都变得红肿,尤其鼻子,还流着血。

  “小玉,你可知罪?”苏清婉站在她的面前,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只是没想到,瑞王妃居然会武功。”小玉有些愤怒的看着苏清婉,都是这个女人,破坏了自己的一切。

  “呵,我其实不会武功的。”苏清婉笑了笑,说到:“我是大夫,所以知道人体最脆弱的地方,而刚才那些动作,不过是很简单很简单的防身动作。”

  “既然是大夫,还如此心狠手辣?”小玉冷笑了一下,看着苏清婉。

  “你都要杀我了,我肯定得自保啊。”苏清婉翻了一个白眼,撇嘴说到。

  “小玉,哀家平日待你不薄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太后有些寒心,她对待下人一直都很好,没想到这样也有人背叛她。

  小玉看了看太后,又低下头,闭口不言。

  “小玉,你可知道这夜来香的枝条是有毒的?接触久了,你也会中毒。”苏清婉蹲下来,直视着她。

  小玉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但很快便掩饰了,冷笑了一声,说到:“我知道又怎样?”

  “看来你是不信了,”苏清婉伸出手指,在她的肩胛区用指尖用力一点,一阵痛感便从肩胛区传来。

  “痛啊?”苏清婉见她的反应,就知道她有些相信了,又伸手在她的手肘部狠狠地掐了一把,小玉却没有任何感觉。

  “毒已经顺着你的手进入你的体内了,所以你的手肘痛觉消失,慢慢的,整个手的痛觉都会消失。”苏清婉板着脸,继续吓唬她。

  小玉的脸上,已经有了一丝别样的表情。

  “你其实根本不懂药理,”苏清婉突然笑了,“你的背后究竟是谁?”

  “没有人指使我。”小玉目光暗了暗,低着头说到。

  “懂药理的人就知道,夜来香根本没有毒,但是刚才我骗你那么久,你完全没有怀疑。”苏清婉说到。

  “那你刚才点她,她为什么会痛?手肘又怎么没有感觉?”太后问到。

  “刚才我点的是她的天宗穴,只要是穴位,猛力一点,都会有痛感,至于人的肘部皮肤,本来就没有痛觉。”苏清婉一挑眉,看着小玉。

  “王妃娘娘,今日栽在你手里,我认了,至于我背后的人,我不能说。”小玉终于开口,但是满脸皆是绝望。

  “小玉,莫不是你以为你不说,就能保护到你想保护的人?”苏清婉继续蹲在她面前和她聊天,“那个人,是用你家人的性命威胁你的吧?”

  说完,苏清婉又摇摇头,说到:“不对不对,锦秋姑姑说过,你是孤儿来着,那就是那个人许了你其他好处了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