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命医妃要休夫

第四十三章 小玉(二)

天命医妃要休夫 洛与书 2035 2019-10-19 17:40:00

  听了苏清婉的话,小玉猛地抬起头,看了一眼她。

  “果然是我猜的那样吗?”苏清婉见小玉的反应,勾着嘴角冷笑。

  “不,不是……我不明白王妃娘娘在说些什么。”小玉低下头去,躲避着苏清婉的眼神。

  “小玉,你以为那个人是真的喜欢你吗?”苏清婉摇摇头,有些同情的看着眼前这个被骗了的女子,“如果他真的喜欢你,是不会让你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,你也不想想,如果事情败露,你必死无疑,退一万步讲,就算成功了,你以为就凭你的身份地位,他会接受你?”

  “王妃娘娘,你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女子都有你那么好的运气吗?”小玉抬起头,望着苏清婉凄惨一笑,“我们不像你,一生下来就是富家小姐,天命之人,甚至你的夫君,也是东耀国难觅的良人。我不过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这有错吗?凭什么你可以得到一切,我就不可以?”

  “你想改变命运是没错,可你不该害人。”苏清婉气的直想抽她几个巴掌,她就是运气好,怎么了!

  “他说了,这不会要太后娘娘的性命的。”小玉到现在还依旧相信着那个人的话,眼神坚定。

  “他是谁?”南宫辰逸问到。

  小玉看了一眼他,并没有说话。

  ”你先别打岔,让我和她聊聊。“苏清婉对着南宫辰逸挥了挥手,拿过一旁的凳子,放倒在地上,坐在小玉面前。南宫辰逸在一旁心塞塞,怎么办,又被婉婉嫌弃了。

  ”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个人肯定承诺你,待事情办好之后,他就要让你入府,甚至,他许的,是一个侧妃的位置。他还告诉你,若有一日他登上大宝,你就是万人敬仰的贵妃。“苏清婉说完,笑着看小玉。

  ”你怎么知道?“小玉惊讶的看着苏清婉。

  ”不是这样的好处,他又怎么会劝的动你帮他做事呢。你家里已经没人了,所以他无法威胁你。而你还很年轻,又有几分姿色,肯定是不甘心就这样在宫里老去的。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你嫉妒所有比你过的好的人,所以他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就像看到了神,一心以为他可以让你改变命运,而他也确实承诺了你。“苏清婉的话每一句都说到了点上,小玉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

  ”他的计划其实挺好的,不是吗?“小玉笑了笑。

  ”确实挺好,既害了太后,又想害我。甚至因此连瑞王也会在皇上面前失去信任,而他,就会少一个可以和他争夺王位的人。“苏清婉语气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,话锋一转,她狠狠的说到:”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,可他最不该的,就是想害瑞王。“

  ”王妃娘娘,这个计划里面,你才是最大的漏洞,我们根本没有想到,你医术如此了得,轻易就发现了那束忍冬花的秘密。“小玉说完,又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,”你再聪明又如何?我是绝对不会说出他是谁的。“

  ”是吗?你看看这是什么?“苏清婉拿出一方手帕出来,展开给小玉看。

  小玉见到手帕,立即变了脸色,结结巴巴的说到:”这……这怎么……“

  ”怎么会在我这儿?“苏清婉拿着手帕翻来覆去的看了看,说到:”刚才你挟持我的时候,我就顺手拿了。啧啧,一方锦帕寄相思,横也思来竖也思。上好的蜀锦啊,还请了最好的绣娘,这针法,蜀绣里面的高手才绣的出来。“

  ”所以呢,就凭一方手帕,你就能找到他?“小玉轻蔑一笑。

  ”蜀锦名贵,除了宫里极少的人在用,还有就是,那个人本身就是蜀中那边的人,才弄得到如此精美的手帕。他既是皇子,自然不是蜀中之人,但是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有一位王妃就是蜀中来的。“苏清婉说完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  小玉见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,颓废的坐在地上,随即又赶紧跪在太后面前,说到:”太后娘娘,一切都是奴婢做的,和别人没有关系,我甘愿一死,求太后娘娘不要追究了。“

  ”恐怕已经来不及了,“苏清婉说着,看了一眼门口的李公公,”皇上已经派人过来了。“

  ”罢了,天色已晚,哀家也要休息了,把人交给李公公吧。“太后抬手,锦秋赶紧上前扶着她进了屋。

  苏清婉见太后也走了,撇了撇嘴,长舒了一口气,站起来,走到南宫辰逸面前,仰起头看着他说到:”我们也回去吧,我想小不点儿了。“

  ”嗯,好。“南宫辰逸笑着用手指在她鼻尖上轻轻一点,然后牵着她就要走。

  ”王爷、王妃娘娘,皇上请两位去御书房谈话。“李公公上前,在两人面前说到。

  两人互相看了看,跟着李公公一起来到御书房门口。

  ”请王爷先在此等候,老奴这就进去禀告皇上。“李公公说完,让守门的小太监为他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很快,他便出来,让两人去见南宫珞。

  ”拜见父皇。“两人进去之后,跪下行礼。

  ”起来吧。“南宫珞放下手里的奏折,看了看两人,”听李公公说,你们找到害太后的凶手了?“

  ”这……“苏清婉不知道该不该说,毕竟那是他的亲儿子啊,自己不过是个外人,说了会不会被砍头啊。

  ”是晖儿吧,朕已经知道了。“南宫珞看了一眼苏清婉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”那父皇打算怎么处置大皇兄?“南宫辰逸问到。

  ”毒害太后,论罪当诛。“南宫珞说这句话的语气,听不出来究竟是悲伤还是什么,停了一下,他又转头问苏清婉:”瑞王妃认为呢?“

  ”这……“苏清婉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点名啊,这该怎么说?认同皇上的观点?那就会导致南宫辰逸落下一个残害手足的话柄;不认同的话,又是在否定皇上,同样是大罪。她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啊,能不能不要安排这么复杂的事情给自己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