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十五章 金钱铜臭味儿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006 2019-09-19 08:10:00

  一块大石头上,有个衣服脏兮兮的小女孩坐在那,低着头哭泣。

  两人走近,发现小女孩的眼睛很灵动,扑哧扑哧掉着眼泪,脏兮兮的小手紧紧地捂着嘴巴,又松开,用衣袖擦着眼泪。

  李喻一怔,是个唇腭裂儿童。

  顾轻伸手把她抱起来,轻拍着她的背:“小可爱是不可以哭的哦,不然就不可爱了。”

  小女孩哭得很伤心,眼泪汪汪的看着她:“姐姐……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嘴巴是破的吗……他们……他们都叫我丑八怪……不肯和我玩……”

  “那是因为小可爱的被天使吻过啊,看,这就是证据。”顾轻指尖轻轻碰了碰她破裂的地方,语气温柔,李喻递了一张纸过来,顾轻接过,动作轻柔的帮她擦眼泪。

  小女孩眼睛一亮,停止了哭泣,还是一抽一抽的: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

  “当然!”没想到她哄小孩一套一套的嘛。

  挣扎着就要下来:“我知道了,谢谢姐姐!”

  顾轻把她放下,小女孩一蹦一跳地走开了。

  “其实我以前也是唇腭裂患者。”李喻见小女孩走远了,才轻轻说道。

  顾轻一愣,看着她的侧脸:“那……”

  她摆摆手,继续往前面走,勾着红唇笑:“不过后来治好了,小时候也经常被人嘲笑呢。”

  顾轻跟在后面,声音不大:“我妈妈告诉我这是被天使吻过的证明。”

  “哎,你妈妈一定是个善良的人吧。”

  她垂下了头,善良?不是说善有善报吗,那为什么去世得这么早,嗯了一声两人继续走。

  在河边停下,垃圾成堆,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,两人眉头一齐皱起。

  拍了几张照片就回去了。

  李喻还得回家想文案,让内容精彩,尽量让更多人看到。

  顺路过医院,顾轻让她把她放在这,两人挥手告别。

  刚上电梯,后面就有人进来,顾轻定睛一看,是昨天那个蛮横无理的女孩子,只不过这次是和一个妇女在一起的,脸上挂着乖巧的笑容,跟妇人有说有笑。

  真巧。

  阮佳倩转头看到她的脸,又毫无痕迹地瞪了她一眼,继续和妇人说笑。

  顾轻嘴角抽畜了下,只觉得莫名其妙,这都是什么人啊。

  往里面凑了凑,她无辜的摸摸鼻子,低头看手机,别人说什么,她也无暇去听。

  电梯在六楼停下,两人走了出去。

  看护看她来了,识相地忙自己的去了,顾轻跟父亲说了一会话,给他把被子掖好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寻思着怎么回锦屏苑,就有电话进来,是180开头的,她记得,是沈昭寒的电话。

  某个地方跳了跳,她接起。

  “在哪。”男人磁性的嗓音传进她的耳朵,他那边有点吵,还有机场广播播报声,不过她听不太清楚,貌似是英语。

  “在医院。”

  “吃饭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哦,让严斌来接你。”挂掉了电话。

  好尴尬啊……顾轻不禁汗颜……这是问答聊天方式吗……况且这男人挂电话有必要这么快吗……

  到了楼下,太阳有点大,她伸手在额头上方挡着刺眼的光,在路边等严斌。

  一辆红色敞篷车在她面前停下,鸣了一下喇叭。

  “哎?顾轻?”一道陌生的男声响起。

  顾轻疑惑的把手放下,太阳太大,眯着眼看叫她的人,带着墨镜,遮了一半的脸,菲薄的唇勾着。

  男子把墨镜拉上去挂在头上,露出一张痞痞的脸,有点眼熟,她皱眉想了想,在脑子里搜索着,一无所获。

  “顾轻,班长,是我啊,顾弦,就是高一你后桌,经常扯你头发那个。”见顾轻一脸你谁啊的懵逼样,顾弦有些急了,把脸往她那边凑。

  一张俊脸突然这么近,顾轻往后退了一步,又想了想:“哦……想起来了,顾弦。”

  他眼里有兴奋的光,盯着女孩清秀的面容,没想到她一点都没变,连头发都还是齐肩短一点。

  高一读了一学期,他就转学去国外读了,两人都姓顾,开学那天同学们还以为他们是兄妹。

  他坐在她后座,特喜欢闹她,时不时扯她头发,用手指弹她后背,要不就是在她认真思考题目的时候打扰她。

  她总是回头瞪他一眼,有点威胁的味道,说,你再闹我我就告老师,却一次都没有告过。

  顾弦有恃无恐,痞痞的笑,书呆子,要不要我帮你把老师叫过来?

  “小爷在国外大学念完了,回来工作,带你兜风去啊,顺便看看爷的公司。”顾弦大喇喇地敲了敲方向盘,似乎又注意到什么,“你嘴咋的了,吃东西咬到了?”

  顾轻摆摆手,谁吃饭能咬到嘴角那真的是一朵奇葩了:“没事,我不去了,我等会还有事。”

  以前归以前,现在他们又不熟。

  “呦呵,那我送你?”

  “不用了,等会有人来接我。”

  顾弦坏坏的笑,桃花眼眨了一下:“不会是男朋友吧,那我可真是太伤心了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顾弦厚着脸皮加了她一个微信,还留了个电话。

  “妞儿,下次见。”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,开着骚包的红色的敞篷车扬长而去。

  吐了一口气,顾轻又抬起手遮太阳。

  过了两分钟,黑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她面前,严斌走下车为她打开车门。

  又换车了……有钱人果然任性……顾轻吐槽着,抬脚上了车。

  吴妈在玄关处等她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,一桌子,正在飘着香气。

  “吴妈,每次都这么多菜,好浪费啊,我一个人哪能吃得完,炒两个菜就够了”

  顾轻夹起一根青菜,放进嘴里咀嚼,一个人哪能吃这么多……

  吴妈抿嘴笑,看来太太也是一个勤俭持家的人:“没事的太太,吃不完也没事的,每餐十个菜打底的,这是先生吩咐的。”

  再次暴击,“咳咳……”顾轻被呛到,拍着胸口,吴妈赶紧给她倒一杯水。

  妈耶,万恶的金钱铜臭味儿,什么时候能轮到她发财!

  顾轻扯着唇朝吴妈笑了笑,继续吃饭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