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十六章 心还是会疼呢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129 2019-09-20 08:00:00

  顾轻吃过饭刚拿出书准备看,手机就响了一声,是顾弦发来的微信:[妹子,吃饭没?]

  这人又想干啥?吃饱了撑的慌吗?

  顾轻表示头疼。

  [嗯。]

  [好冷淡哦,我伤心了。]后面发了个大哭的表情。

  顾轻脸一黑,没准备再理他,把手机调到静音模式,他们又不熟。

  专心致志看着书。

  ……

  李喻在电脑上敲文案,绞尽脑汁在想。

  当看到微信上明言发来的消息,她心抽着疼了起来,脸上血色尽无,死死咬着唇。

  [我要结婚了,8月9日,请柬已经发过去了。]

  明言喜欢的人叫简立秋,因为是立秋这天出生的,他们的婚礼也在这天。

  还真是……有心呢。

  她失声痛哭,抱着自己蜷缩在角落,像个孩子。

  那么多年了,那么多年了啊,明言……

  李喻小时候父母出车祸去世了,寄住在姑妈家,姑妈家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,大女儿叫明晴,小儿子叫明言,她知道明言是养子,因为姑妈生完女儿不能生了,两个人感情又很好,所以就领养了一个儿子。

  她的唇腭裂也是姑妈家帮忙出钱动手术做好的,那年她11岁,明言14岁。

  李喻喜欢上明言是在初三,或者更早,但是她也说不清。

  情窦初开的年纪,15岁的李喻被已经成人的明言深深吸引,少女从那时候连跟他说话脸都会发烫,甚至有时会不知所措。

  明言上大学的时候,因为比较远,住校了,只有偶尔的周末才能见到他,李喻总是会独自失落,有时候会借着给他送东西的名义去看看他。

  看看也是好的,就能心满意足。

  大三那年夏天,周六是明言的生日,不回家过,李喻给他买了最新的bose无线耳机,装在精美的礼物盒里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

  李喻看着包装好的礼物,心里美滋滋的,哥会喜欢的吧?

  到了学校操场,那边正在打篮球,人不算多,李喻一眼望去就看到了明言,高大的身影在操场上挥汗如雨,漂亮的一个三分投让女生疯狂的尖叫起来。

  李喻心脏“砰砰砰”得跳得飞快,仿佛要脱离了自己的胸腔。

  她小脸红扑扑的,拍拍胸口似乎在安抚自己,抬脚走过去。

  一个女生给他递去水,他仰头咕噜咕噜喝起来,身上的球服湿了一半儿。

  “哥!”李喻喊他。

  明言听到声音转过头来,抹了一把嘴:“小喻,你咋来了?”

  牵着旁边的女生朝她走过来,李喻发誓,她这一刻心脏是停止跳动的。

  把手搭在女生肩膀上,正对着她:“我女朋友,你嫂子!”

  女生捋了捋长头发,绽放甜美一笑,如一朵娇艳的玫瑰花:“我叫简立秋,妹妹好。”

  李喻朝她挤出一个微笑,有点僵硬:“你好。”随即把礼物递给明言,“哥,生日快乐!”

  明言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,接过她递过来的礼物:“哇,谢谢小喻哦。”

  “那我先走了,等会还有事呢。”

  没等明言回答,转身落荒而逃,李喻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难过,少女心中的粉色泡泡被击的粉碎,一个也不剩,只留下满地的碎片。

  这一天李喻后就躲在房间里,偷偷的哭了很久,第二天发烧了。

  后来明言把简立秋带回家了,姑父姑妈都很满意,简立秋家是做房地产生意的,虽然不算很大,但也是富二代。

  李喻大一那年。

  简立秋说:“你喜欢明言吧。”

  李喻的心抖了一下,下意识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嘲讽的勾起嘴角,拍了拍李喻的脸蛋儿: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  其实她不知道,简立秋偷看她的日记本了。

  她不喜欢简立秋,不为其他的,简立秋是个人前人后各一套的人,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会嘲讽她,姑妈在的时候又变成了一个乖女孩。

  她明显感觉到——明言开始讨厌她了,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那年明言22岁,即将踏入社会。

  工作后是慢慢升到了设计部门的总监,简立秋是副总监,在一个公司。

  李喻大四那年,明言25岁。

  这天她生日,在KTV邀请了几个同学,简立秋家里有事,没有来,只有明言一个人。

  明言没喝酒,因为要开车。

  到后面同学几乎全趴了,李喻还在朝着空气举杯:“来!喝,快喝呀,今天我高兴!嗝……”

  明言夺下她的酒杯,声音薄凉,再不济也是算是一起长大的:“小喻,你醉了。”

  “没醉!我没醉……没醉!”李喻吼着把酒杯又抢过来抱在怀里,湿了一片,眼睛也湿了。

  “小喻,酒杯给我……”声音已经有一些不耐烦了。

  李喻死死护着,明言想抢过来。

  这张脸在她面前晃个不停。

  不知道是酒精的促使,还是怎么着,她突然停下来看着他。

  一秒……

  三秒……

  十秒……

  她大声哭着几乎是尖叫:“明言!我爱你,我爱你啊知不知道!”

  明言一愣,继而回过神,狠狠蹙着剑眉,拉着她就要往外走:“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李喻大力甩开,捧起男人的脸踮起脚就吻了上去。

  明言睁大眼睛,用力一把将她推开。

  她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,抬头愣愣地看他,脸上黏了一片头发,狼狈不堪。

  冰冷的眼神居高临下,这样的眼神她从来没有看他露过,漂亮的薄唇吐出来的话却很残忍:“李喻,你这样让我觉得你很恶心。”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李喻愣在那里,他,说她恶心。

  恶心……

  她顺着地板躺下去,又哭又笑,像个疯子。

  明明是这是夏天,可是身上,心里,都好冷啊,好冷啊……

  也很疼。

  毕业后,脱离了姑妈家,她当了记者,偶尔也会做图片编辑。

  再次见到明言是一年后,在傍晚的公园,夕阳西下,特别美,如画。

  李喻当时正在采景,移动的照相机照在走过来的男女身上,牵着手。

  李喻把手中的单反放下,挂在脖子上,挤出一个局促的笑容:“哥,嫂……子,好巧。”

  明言没说话,冷着眼睛看她,简立秋挑了挑眉,不着痕迹地握紧明言的手,笑容多了一份炫耀:“妹妹,好巧。”咬紧了前面两个字。

  从她身边走过。

  橘色的夕阳落在李喻单薄的身上,她垂下眼眸,说不出的寂寥。

  没出息,心还是会疼呢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