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十八章 你有男朋友吗?

愿你寒冬有暖阳 灯烬秋火 2002 2019-09-22 08:00:00

  李喻的文章在网上发布了,把链接发给了顾轻,说让她帮忙投个票,以便更多人可以看到,因为票数越高,就越有机会上热推。

  文章脍炙人口,字字珠玑,配上几张那天拍的图片,李喻删了又删,改了又改,终于满意了。

  最终以她上班的“wonderful报”上传,主编看到成品,激动了一阵,不断夸奖李喻妙笔生花,写出来的文章特别能打动人心!

  李喻是报社的金牌记者,但是大多数都是报道一些民情的,不像一些记者,喜欢报道娱乐圈的事,整天就围着明星转了,她会感觉这很无聊。

  顾轻看了两遍,只想说一句,此处应当有掌声!

  李喻的报道确实很有看点,不仅笔下生花行云流水,而且能戳到人心,不禁让她赞叹连连。

  [好棒,小喻!]

  那头的李喻抿唇轻笑,[其实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,姐心情不太好,有空出来陪我聊聊吗?]给她发了地址。

  顾轻爽快地答应,换了身衣服,黑色的铅笔裤把她的腿衬得笔直,简单的白色短袖衬衫,很清爽。

  头发长了不少,都到肩膀了,顾轻寻思着改天出去剪掉,她不喜欢长头发,似乎是习惯了。

  扎了两个羊角辫,小小的,很可爱,露出纤细脖子,拿着包出门了。

  李喻咂着桌子上的咖啡,没加糖有点苦涩,她却爱极了这种味道。

  “顾轻,这里!”店里人不多,顾轻一进门她就看到了,朝她招招手。

  她在对面坐下,抹了抹头上的汗。

  “喝奶茶还是咖啡?”

  这家店只卖奶茶和咖啡还有一些甜点。

  “奶茶吧。”苦的东西她不太喜欢。

  “你头发扎起来挺好看的嘛。”李喻吃了一口抹茶蛋糕,把另一份往她面前推。

  “我还嫌长呢,想过几天去剪了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李喻差点呛到,不禁咂舌,“我去,没搞错吧,你这叫长我这叫什么?”捋了一把自己及腰的长发。

  顾轻哭笑不得,咬了一口蛋糕,淡淡的抹茶味在嘴里散开,“习惯了,初一的时候我还剪过男孩子的头发呢。”

  李喻笑了,这场景她实在想象不出来。

  两人心情颇好的聊了很多,还说一些身边发生的糗事,气氛很轻松。

  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李喻问。

  怎么聊到这个话题了……

  “没有。”有老公……~_~这是实话……

  顾轻脸色有点不自然,但是她想,这种关系肯定维持不了多久的,“你呢?”

  她用勺子搅着已经凉掉的咖啡,垂着眼睑,有点恍惚:“我……没有,但是我有喜欢的人,要结婚了。”岂止是喜欢啊,是深爱,从懵懵懂懂的少女到现在,十年了吧。

  “啊?那……”顾轻略微诧异,没遇到这种情况,有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顿时有点词穷。

  李喻抿了一口,凉了的咖啡苦到心里,长长的睫毛有点轻颤,又抬头看顾轻,眼里满是萧瑟的笑意:“我跟你说说我以前哦,你不许笑我。”

  顾轻点点头,有些紧张,喝了一口奶茶。

  “他叫明言,大我三岁。”

  李喻喋喋不休地说起以前,手指紧紧握着咖啡杯,指尖微微泛白。

  10岁,李喻父母双亡,到姑妈家寄住,那时候还有唇腭裂,会有小孩子嘲笑她,欺负她,13岁的明言就会冲出来保护她,把她护在身后,赶跑那群调皮的熊孩子。

  11岁,李喻动了唇腭裂手术,痊愈那天明言盯着她看半天,笑着说她不会因为这个被别人欺负了。

  12岁,李喻开朗起来,会调皮的趴在明言背上,撒着娇:“哥,我脚疼得很,你背我呗。”

  13岁,明言经常会叫她跑腿买东西,给她“小费”,她乐此不疲,心甘情愿,她也喜欢看明言打游戏,赢了就笑着鼓掌,“哥好棒!”

  14岁,家里没人的时候明言偶尔会带她一起去跟同学聚会,会跟同学介绍:“这是我妹妹。”跟明言玩得好的同学都认识她,跟着明言一起喊妹妹,那时候她真的很开心。

  15岁,李喻好像喜欢上他了,看见明言就会心跳加速,有时候还会脸红,明言会奇怪的问:“你不舒服吗?”她上百度查询,得出一个结果:这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。

  16岁,她小心翼翼把这份喜欢藏在心里,写在笔记本里,不让别人发现,默默的喜欢男孩,这就够了。

  17岁,她在看书的时候发现一篇名为《喻世明言》的白话文短篇小说,眼睛都亮了,这里面,有他们俩的名字,从那以后,李喻自我介绍都要带上这四个字。

  18岁,她去给明言送生日礼物,他说他有女朋友了,李喻偷偷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晚上,第二天还发烧了。

  19岁,明言带女朋友回家了,并表示先工作几年再结婚,当时的李喻神情恍惚,匆匆刨了两口饭,说要回房写作业。

  20岁,李喻尝试着接受了一个追了她很久的男生,没到三天就提出了分手,拼命跟男生道歉,她感觉这是她做过最混蛋的事,不喜欢别人还接受别人。

  21岁,她忙着学习,努力上进,经常为学习忙碌到半夜才睡。那年明言为简立秋设计了一款项链,独一无二,她承认她嫉妒了,也是那一年,学会了买醉。

  22岁,她生日,看似喝醉了,却也清醒,脑子一热对明言表白了,还强吻了他,李喻永远忘不掉明言看她的眼神有多么冰冷,他说她恶心的时候,她的心痛了,确实痛了。

  之后就脱离姑妈家了。

  少女的单恋,很纯洁美好,也很容易满足。

  也许是他说的一句关怀的话,也许是他的一个微笑,甚至是一个简单的眼神,都可以让少女心情雀跃,所有不开心都一扫而空。

  这份雀跃,后来慢慢消失殆尽,变成了难过,四面八方的难过,无数个夜里让她捂在被子里偷偷哭泣,压抑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归根结底,还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