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二十四章 好像这算是小事吧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121 2019-09-28 09:01:43

  沈昭寒坐在书房椅子里,电脑亮着,书房的灯开得比较暗,听伍叁给他报备情况。

  “先生,目前查到黑帮老大是新加坡盛港西本地人,这批罂粟花种子应该是要偷种的,哨子的人已经不在这边了。”

  “应该?”最后一个音调徒然升高,冷空气袭来,沈昭寒的声音拔凉,让伍叁倒吸一口气。

  胸口紧了紧,他怎么会犯这种低端的小错误。

  “抱歉……先生,我继续调查,有结果了再跟您报备。”

  但是……罂粟花种子只能种啊……至于在哪里种……

  “伍叁,你记住,可能,也许,大概这种词,永远不要让我再听到。”声音很冷,骨骼分明的关节正在有节奏地敲着桌面。

  “是。”

  挂了电话,沈昭寒捏了捏眉心,继续看向电脑,是一堆复杂的数据。

  半个小时后,处理好工作,他关了电脑和灯,出了书房。

  顾轻已经睡着了,沈昭寒掀开被子躺上去。

  头疼。

  他蹙着眉,摸索了一颗安眠药放进嘴里,生吞下去。

  关灯。

 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亮,一缕月光悄无声息地透过窗帘窜进卧室里,照在男人冷清刚毅的面容上。

  呼吸渐渐平稳起来。

  ……

  沈家。

  阮佳倩躺在床上,手里握着手机。

  响了几声才接听,她急忙开口,声音不敢太大:“冷玄,我哥完全没有娶我的意思……”

  那边似乎有点吵,稀稀拉拉的,男人打断她,声音满是不爽:“阮佳倩,你是猪吗?迷药不是给你了?会不会下?”

  阮佳倩有点不乐意了,眼睛一暗,咬了咬牙齿。

  她又怎么会想不到,沈昭寒如果知道是她干的,别说娶她……弄死她都有可能,下迷药肯定得找个人当替罪羔羊,不可能她自己去下。

  其实阮佳倩不算笨,只是大多数不用脑子。

  停顿了好一会,她才开口道:“要是我哥知道迷药是我下的,不会放过我的,只能借别人的手。”

  他正在黑市,听说这边有“好货”,过来看看。

  听到她的话嗤笑一声,把黑色的鸭舌帽往下压了压,他怎么会不明白阮佳倩话里的意思:“知道了,我会跟你联系的。”

  冷玄挂了电话。

  阮佳倩放下手机,拳头握了握,在思考有没有什么能下手的机会。

  脑子里搜索着,眸子一亮,还有一个多月是沈昭寒的生日。

  那时候应该开学了,她得好好想想……

  ……

  8月8日。

  天空飘飘洒洒地下着小雨,在空中缠绵,再落在地上。

  李喻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起床洗漱,去上班。

  明天……她还得请假,真麻烦。

  下了楼,她才发现下雨了,眉头一蹙,好在不大,她用手遮着脸,进入停车场。

  坐在车上,垂着眼睑想了一会,她发了一条微信给顾轻:[轻轻,明天他结婚了……你有空吗?要不跟我一起去?]

  又愣了一会收起手机,李喻放着车里的轻音乐,驱车离开。

  顾轻刚洗漱完,拿起手机准备下楼吃早饭,就看到李喻发过来的微信。

  回了个[没问题。]

  下楼。

  “吴妈早啊。”

  正在倒牛奶的吴妈抬头看她,笑道:“太太早上好,快吃早饭吧。”

  顾轻坐下,喝着粥。

  到了医院过后,顾轻刚下车就看到昨天遇到的老太太,正站在昨天他们站的那个位置,低着头,旁边是身姿挺拔的江书延。

  严斌给她打了声招呼,离开了。

  顾轻脸上表情未变,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从容地走进去,不想跟他们有交流。

  老人泣涕涟涟,苍老的声音有点哽咽,她还是听到了:“明明……昨天柔柔就在这的……怎么就不见了呢……”

  老人回家发现柔柔并不在家,闹起来,说柔柔还在医院门口,江书延无可奈何,跟老人商量,如果回医院门口看,柔柔不在,就乖乖跟他回家。

  老人答应了。

  一早就把她带过来。

  江书延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,声音有三分无奈:“奶奶,柔柔她走了,去一个每天都可以让她快乐的地方,你放心,柔柔过得很好。”

  老人只是哽着嗓子哭,没有理他,江书延掏出干净的手帕给老人擦泪,哄着:“奶奶,回去吧。”

  丝毫未动,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一样失落。

  江书延叹气,把后座车门给老人打开,又重复一遍:“奶奶,回去吧。”

  老人这才像听懂了,抬脚上了车。

  驱车离去。

  顾轻进了电梯,叮一声,是kim那边发来的微信。

  [太阳小姐,已经过了,等会我把第二个角色发给您。]

  嘴角扬起,两个小梨涡展露无疑。

  到七楼了,顾轻下了电梯。

  又自顾自地跟父亲说了很多话,不管他能不能听到,她相信,父亲会醒过来的。

  李喻发来微信:[要不你今天来我家睡吧,我明天给你捯饬捯饬,让你好看一点。]

  顾轻想了想,好像这算是小事吧,晚上跟沈昭寒说一声。

  还没有回,那边又是一条消息:[什么都不用带,你人过来就好了,我这边都有的,你家地址给我,我五点下班,过去接你。]

  眉心跳了跳,顾轻赶紧回过去,[不用啦,你家地址给我,时间差不多我自己过去就行啦。]

  [也行,不要太早了,不然我不在哦。]李喻给她发了小区地址还有门牌号。

  顾轻关掉手机,给父亲掖掖被子,走出病房。

  在大厅竟然遇到了许久不见的季丝丝,她瘦了很多,没有化妆的脸毫无气色,手里正拿着一张单子。

  看到顾轻,她握着单子的手紧了紧,扯着苍白的唇微微露出一个笑,有些局促:“顾轻,好巧。”

  顾轻点点头:“好巧。”

  没准备多说什么,绕过她,径直离开。

  季丝丝是来做人流的,她怀了贺经天的孩子,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绝对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。

  不过这个胎儿也还真是顽强,被贺经天的正室揍了一顿,还没有一点事。

  季丝丝拿着单子,上了产科的电梯。

  眼底满是灰败之色,家里人让她回家嫁人,不愿意再供她读书,可是她这个鬼样子怎么回?

 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孩子打掉之后,她准备跟家里人断绝关系,去夜店上班,已经有狐朋狗友给她找好工作了,她也坦然接受,大概天生命不好吧。

  她也认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