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二十七章 明言的婚礼(1)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045 2019-09-30 07:39:00

  门口站着一对新人,和她的姑妈李颖。

  明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,旁边是娇小可人的简立秋,穿着红色的及脚踝抹胸礼服,两人的胸前都佩戴了礼花。

  在外人看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良人。

  李喻掏出包里的请柬和红包,心脏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,似针扎。

  深呼一口气,才拉着顾轻走过去。

  “姑妈,哥,嫂子。”把东西放进新娘端着的盘子里,微微的笑,在两人脸上扫过,没有看明言。

  简立秋笑得跟朵花似的,对她们点了点头。

  “哎,小喻,好久没见,越来越漂亮了。”李颖赶紧点点头,笑得很开心,眼角挤出了鱼尾纹。

  “这是我朋友,顾轻。”把她往前面拉了拉。

  “你们好。”落落大方,顾轻笑着跟几个人打招呼。

  “你好,你好。”李颖招呼着两人进去。

  简立秋看着她们进去,眼睛里多了一丝别人看不透的得意。

  又见到了明晴,笑着叫了一声姐。

  明晴比明言大六岁,已经嫁人了。

  找了个嘉宾五人席桌坐下。

  外面还在有人陆陆续续入场,李喻叹了一口气,来早了。

  捏起桌子上的一块蛋糕,咬了一口。

  两人闲聊着,打发时间,互相讲起了笑话逗对方。

  旁边突然坐了一个人,顾轻疑惑地转头,看到了顾弦那张痞里痞气的俊脸,下意识往后倾。

  “矮油,小轻轻,这么巧。”撑着下巴,扯起唇笑挑眉,笑着看她。

  今天这么好看哎。

  他一身黑色,仿佛提前跟顾轻商量好似的,宽大限量版T恤,休闲工装裤,脖子上戴了一个月牙吊坠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顾轻脸一黑,嘴里还在咀嚼着蛋糕。

  小轻轻?轻轻个鬼。

  李喻听来人对她称呼亲密,兴冲冲地喊道:“咦?妞儿,你男朋友啊?”

  “哎,对,我就是是她男朋友!”顾弦一脸得意,贼兮兮地坏笑,朝她抛了个媚眼。

  “咳咳咳咳……”顾轻被噎到,咳嗽起来。

  脸涨红,她瞪了顾弦一眼:“咳……胡说,鬼的男朋友。”

  显然没什么威慑力。

  “不要激动嘛,迟早会是的。”他像是势在必得,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,“轻轻,轻轻朋友,等会见。”

  潇洒地离开,他今天是代父亲来参加婚礼的,得去传话。

  气得顾轻咬牙切齿,李喻给她端来一杯水:“有情况哦。”

  一口气喝光:“小喻,别听他瞎说,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  “万一人家喜欢你呢,可以试着接受嘛。”李喻眨眨眼睛。

  顾轻叹了一口气,放下杯子,摆摆手:“不可能的。”

  李喻只是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台上想起了缓缓的音乐,是那首《给你们》。

  “各位来宾,各位亲朋好友,女士们先生们,朋友们,大家上午好!非常荣幸受到我们尊敬的明言先生的委托,在这里主持简立秋小姐和明言先生的婚礼庆典,希望我们所有的来宾今天在这里开心愉快,共同分享新郎新娘的幸福喜悦,度过一个非常快乐而又难忘的上午时光!”

  台上的司仪洪亮的声音响起,让李喻心沉了沉。

  “在这里我希望当我们的新娘走进这个新婚的殿堂的时候,我们在座的所有朋友能用你们的热情掌声和喝彩声,一起伴随着音乐迎接新娘的入场!”

  司仪的声音戛然而止,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,李喻抬起手,轻轻拍了两下,脸上毫无情绪。

  明言站在台上,目光深情地望着从门口走开的女人。

  简立秋的父亲牵着她的手,缓缓走过来,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。

  很刺眼。

  把手交到明言手里,他信誓旦旦:“爸,我会好好照顾她的,您放心。”

  简父有点动容,点点头,下去坐在了简母身边。

  接下来是司仪宣布誓言。

  “明言先生,你愿意娶简小姐为妻,无论生老病死,贫穷富贵,爱护她,关心她,呵护她,一生一世陪伴她吗?”

  “我愿意!”明言坚定的声音响起,深情凝视面前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。

  “简立秋小姐,你愿意嫁给明言先生,无论生老病死,贫穷富贵,理解他,珍惜他,关心他,一生一世陪伴他吗?”

  “我愿意!”

  交换戒指。

  “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!”

  一片雷鸣的掌声再次响起来。

  李喻匆匆忙忙地站起来,丢下一句:“我去个厕所。”没等顾轻回答,拿着包落荒而逃。

  台上的简立秋瞥了一眼落荒而逃的背影,更加得意。

  顾轻不放心,想了一下还是跟上去。

  “我宣布婚礼庆典结束,新婚酒会现在开始!谢谢各位……”

  她以为她可以从容面对,但也只是她以为而已。

  靠着隔板的墙,她颤颤巍巍的从包里掏出烟,点燃。

  猛地吸一口,剧烈地咳嗽起来,眼眶里立马盈满了亮晶晶的眼泪,她仰起头,把眼泪收回去。

  “小喻?”

  李喻没回答,继续吸了一口烟。

  “小喻?”

  吐出烟圈,她的声音有些抖:“妞儿……让我一个人待一会……一会儿就好了……”

  顾轻没说话,硬是站了两分钟才开口:“好,就一会,我先出去了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她看到李喻这样,心里有点难受,转身离开了,遇到进来的简立秋,微微点点头。

  其实说真的,她觉得简立秋没李喻好看。

  李喻还是哭了,低声的抽泣。

  简立秋嗤笑,听着一声一声的抽泣,抬起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,敲了敲隔板的门。

  吸吸鼻子,还没说话就听到一个刻薄的声音传来:“哭给谁看呢?李喻?”

  愣了愣,抽出一张纸擦拭眼泪。

  “要不要我把你哥叫来,在他面前好好哭一场?呵……”简立秋双手抱胸,靠在隔板对面的墙上。

  打开门,除了眼睛红了一点,妆花了一点,其他都ok。

  “你是来我这里炫耀的吗。”

  李喻以前就非常不喜欢简立秋,总喜欢针对她,她也不知道简立秋怎么会知道她喜欢明言的,但是很明显,之后的明言就开始对她不理不睬了,肯定是简立秋搞的鬼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