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二十八章 明言的婚礼(2)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025 2019-10-01 07:26:00

  “你还真是像条哈巴狗,自己的哥都不放过。”简立秋低头摸了摸自己的黑色指甲,语气嘲讽至极。

  她知道,明言并不是明家亲生的儿子,但是除了血缘关系,其他都是和亲生的没什么两样。

  身份摆在这。

  李喻深呼吸一口,定定的看着趾高气扬的简立秋:“首先,我喜欢他或者是不喜欢,那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,其次,你们已经结婚了,没必要来我这里感耀武扬威的,我也会放下他,以后麻烦你也不要在来我这里找存在感,谢谢。”

  绕过她,走到洗手台,拿出包里的气垫和口红,准备补妆。

  “你……”简立秋家里有钱,又是独生女,平时谁不是顺着她来,顿时肺都要气炸了,横眉竖眼就要发作,又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啧,没想到还挺会装的。”扯起唇皮笑肉不笑,阴阳怪气的说,“你想不想知道,明言为什么会这么讨厌你?”

  拿着气垫的手小幅度的抖了一下,不着痕迹往脸蛋上着妆:“不想知道,也没兴趣知道。”

  简立秋搞的,至于过程,她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  两道视线在镜子里对上。

  李喻把视线移开,把气垫放回去,掏出口红涂着。

  “呵呵。”简立秋讥讽的笑声很刺耳,“那我就不告诉你了,反正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,是吧,妹妹!”

  趾高气扬地离开了。

  这种人就很欠扁,还特意过来嘲讽一番,李喻被膈应到了。

  还是不放心,所以顾轻没有进婚礼殿堂,靠在外面的墙边看手机,准备到再过一会就去找李喻。

  听到高跟鞋的声音,顾轻抬头,就看到简立秋阿挪多姿地走出来,不屑地瞥了她一眼。

  什么玩意,这种人莫名其妙。

  又低头看手机。

  有人拍了拍顾轻的肩,她偏头看到这张脸往反方向靠了靠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  “爷无处不在,低调,低调,有你的地方就有我,嘿嘿嘿。”顾弦摸着耳朵上的耳钉,笑得很痞,也跟她一样靠着。

  “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吗?”顾轻脸黑,这厮又自恋又自大,总喜欢露出欠踹的笑容。

  “哎呀,小轻轻,我哪里不正常了?”收起玩世不恭地笑容,他摸着下巴,一脸正经。

  顾轻嘴角一抽,弯腰捶了捶酸疼的小腿,这高跟鞋穿着实在费劲了。

  这个称呼让她一阵恶寒,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,巴不得拿鞋底拍他。

  “好好说话。”白了他一眼,抬脚走向卫生间。

  “哎,不是,小轻轻,你跟我说嘛……”

  刚进去就看到李喻站在洗手台前。

  “小喻,你没事吧?”她把手机放进包里,盯着李喻,略微有点担心。

  “没事儿。”李喻转过头来,微微对她笑,眼睛有点红之外,其他无异样,妆容也补好了。

  顾轻这才放下心,呼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咱们回去吧,来都来了,得把本儿吃回来才行啊,我等会准备吃撑。”

  拉着她就往外走。

  “噗……”李喻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,把简立秋的冷嘲热讽和阴阳怪气抛在脑后,对呀,她为什么要去在意这个人说的话。

  “等会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回头看她。

  拧开还没盖上的口红,一只手扶着她的下巴,往她嘴上涂着:“口红没有了。”

  看着她红红的眼睛,认真的神情,顾轻心里又是一阵难受,这么好看这么优秀的妞儿,她要是个男人,绝对娶她。

  “嘴巴抿一下。”李喻把口红拧回去,盖上盖子,放进包里。

  顾轻照做。

  满意的点点头:“这才好看嘛,走。”

  回到座位上,酒宴已经开始了。

  明言和简立秋在贵宾席敬酒,明言在前面挡着,一饮而尽,后面的简立秋红着脸,一副小娇妻的模样。

  李喻只觉得她很做作,低着头吃碗里的东西,扫了一眼视线就离开了。

  “小喻,你喜欢吃啥?”顾轻一只手悄悄的捏着桌子下酸疼的小腿。

  远处的一道视线看她,不能穿还逞强。

 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,她抬手把头发拢到耳后:“排骨吧。”

  夹着一切能夹到的排骨,往她碗里放,李喻有点哭笑不得:“够了够了……”

  顾轻嚼着嘴里的青菜,她很少吃肉,钟爱素:“使劲儿吃,把本吃回来。”

  李喻笑了笑,继续吃。

  明言和简立秋一桌子一桌的敬酒,从贵宾席到后面的嘉宾席。

  她们这一桌只有她们两个人。

  敬到她们这一桌的时候,李喻咽下最后一口肉,往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酒。

  起身这才对视她曾经日思夜想的男人,还有旁边明明刚刚对她冷嘲热讽,此时却一副娇妻模样的简立秋。

  那是他的妻子,他们才是一家人。

  她以后会彻底放下明言。

  “哥,嫂…子,新婚快乐。”

  没有拖泥带水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这酒格外的苦,苦到心坎里。

  明言对她疏离客气的笑笑,冷淡的嗓音低沉,有些沙哑,却像是冰刃扎入她的心:“谢谢。”

  一滴不剩。

  一刻都没有过多地逗留,走向下一桌。

  李喻坐下,又继续低头吃着碗里还没消灭掉的排骨。

  顾轻凑到她耳边,小声地说:“小喻,新娘的后腰上的衣服破了一个洞。”

  李喻随着她的话,看过去:“噗——”

  果然,红色的礼服后腰上破了,看样子应该是勾到的。

  “嗝……我吃不下了……”顾轻打了个嗝,饱了,扯了张纸擦嘴,递了一张给李喻。

  李喻也放下筷子,接过,真的……吃撑了。

  突然感觉两人蠢蠢的,她笑起来。

  “笑什么。”顾轻摸摸鼻子,“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我先去跟我姑妈打声招呼,你等我一会。”李喻也不想多待,把包放在座位上,起身走向贵宾席。

  没一会回来了,拿起包,看了一眼背影挺拔的男人,往外走:“咱们走吧。”

  顾轻跟在后面。

  酒宴上还是闹哄哄的。

  白色的北京现代行驶在路上,李喻开车很安稳。

  “你等会去哪里?我送你过去。”李喻打着方向盘,问她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