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三十六章 捂着整整一夜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005 2019-10-09 07:12:00

  拿起手机发现季丝丝竟然回她了,是1个小时前。

  [顾轻,我没家了,那个家我永远不会回去,这个问题你也不用再问,没什么意义的。]

  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,虽然她也不太明白,季丝丝之前说她家里人要她回家嫁人,怎么就跟家里人断绝关系了,还不知所踪。

  顾轻并不知道季丝丝怀孕了,还打掉的事情。

  想了一会,才给她回了一条消息。

  [你家人肯定会担心你的,起码得报个平安,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。]

  叹了一口气,准备到书架拿书看,扫了一眼,目光停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的书上,好像沈昭寒看的就是这本。

  抽出来,发现有一页夹了一章标签,这书她看过,在高中的时候。

  翻了翻又塞了回去,拿出自己要看的书窝在沙发上,还是一个人好,躺着也舒坦,关键是沈昭寒这家伙太霸道了,位置就给她留一点点。

  要不然……要不然怎么会倒在他身上……脸又是一阵发烫,顾轻捏了一下自己的脸,暗自呸了一声,没出息。

  天已经黑了,雨还没停。

  顾轻睡得比较早,手脚确实冷得都有点发僵了,迷迷糊糊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脚,接着好像是热水袋的东西一直贴着她的脚,瞬间暖和多了。

  睁开眼睛,床头开着暖色的台灯,有一道身影在面前站着,沉香味伴着沐浴露的味道飘进她的鼻间,格外的好闻。

  “你怎么不睡?”顾轻揉揉眼睛,迷糊地开口,有点沙哑的嗓音像是猫爪子在他心口挠了一下。

  沈昭寒绕过床,在另一边掀开被子躺进去,关上台灯,看了看她,声音暗哑:“睡吧。”

  她没说话,眯了眯眼睛,又闭上,沉沉地睡过去。

  他在被子里摸索着,温暖的大掌把她冰冷的小手攥在手里,捂着整整一夜。

  出乎意外的安稳。

  顾轻早上起床看到床头已经冷掉的热水袋,愣了一会……回想起晚上,她还以为这是个梦……看来是睡迷糊了……

  捯饬一下吃了个早饭就出门了,她想着早点去,也方便收一下暑假期间的实践报告的作业,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,辅导员平时管挺松的。

  还是让严斌把她放在远一点的地方……她真的怕被别人看见。

  学校里人还不多,稀稀拉拉的三五成群,有的还在吃着早饭。

  因为昨天下过雨的原因,地上湿哒哒的一片,不过看着情况应该是要出太阳的。

  上楼遇到迎面走过来的郑青和慕佳倪,郑青不冷不热地和她打招呼:“早啊。”

  顾轻回以淡淡的笑容:“早上好。”

  绕过两人就径直往楼上走去,慕佳倪停下来,抬着头瞪了一下她的背影,愤恨地咬着牙。

  郑青安抚似的拍拍她的后背,慕佳倪这才收回视线,哼了一声,才往下走。

  慕佳倪昨天回寝室把那件事添油加醋地跟郑青说了,顾轻一定是故意要接近林子航的,家里这么远,家境还不咋地,肯定想攀上林子航这棵大树,嫁到大城市里面来。

  想跟她抢林子航,门儿都没有!

  郑青肯定是百分之百无条件站在慕佳倪这边,说先看看情况,实在不行就让慕佳倪主动出击,把林子航追到手。

  顾轻才刚进教室,就听见林子航跟她打招呼,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顾轻早上好啊!”

  教室里才几个人。

  “早上好。”她颔首,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书包,准备整理一下要用的东西。

  “哎哎哎,顾轻,你早饭吃了没?”林子航凑过来,反坐在她前面位置的凳子上。

  顾轻头也没抬,继续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:“吃过了。”

  前座的同学来了,是个女生,大喇喇地喊道:“起来起来,林子航,坐你自己位置上去。”

  林子航回头看她一眼,站起身来,往旁边一个位置挪挪,嫌弃的挥了挥手:“得得得。”

  “顾轻,篮球训练啥时候开始啊,只有三个星期的时间哎。”林子航撑着下巴看她,笑嘻嘻的。

  辅导员的意思是让顾轻全权负责,不需要干什么,叮嘱他们要训练就行了,毕竟友谊赛也只是走个过程而已。

  “看天气吧,地上如果干了就可以的,你们有空就行。”

 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纤长的睫毛,遮住了眼睛,下面小巧的鼻子,接着是粉色的唇。

  可能这就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来说,怎么看都是满意的。

  “哦哦,我看了天气预报的,等会有太阳的。”

  “那就可以。”

  慕佳倪和郑青进来看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,林子航坐在顾轻前桌的旁边,聊着天,她拳头紧紧握着,眼睛都要气红了,恨不得抽顾轻一耳光泄愤。

  气呼呼的拉着郑青回座位坐下。

  班上同学也陆陆续续到教室里,顿时就热闹起来,闹哄哄的一片。

  预备铃声响起来。

  “安静一下!”顾轻在讲台上喊了一声,举起手上准备好的实践报告,“同学们的暑假实践报告都写好了吧?现在上交到这边来。”

  坐着的慕佳倪真的是看她非常不爽,哪里看哪里烦,表情不悦地瞪着她。

  同学们接二连三地往她那里交报告,慕佳倪是直接用扔的。

  顾轻看了她一眼,微微蹙眉,这人怕是早餐吃撑了吧?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。

  数了数,一个都没少,准备交到辅导员办公室。

  才刚把报告放下,导员就问:“顾轻,季丝丝那边有给你回消息吗?”

  “她说她那个家是不会回了,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导员倒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,扶了扶眼镜,叹了一口气:“我最怕的就是这种事发生,才初入社会,容易被骗,况且她身上发生过这种事,可能会给她的心里造成不小的创伤。”

  顾轻当然清楚这种事指的是什么,她是在现场的,而且也领教过,那个男人的正室打人确实狠,估计是干多了都干出经验来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