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愿你寒冬有暖阳

第三十七章 操作亮眼,结局悲惨

愿你寒冬有暖阳 小二孟 2005 2019-10-10 09:34:14

  这个年龄的人,尤其是女生,最怕的就是误入歧途,那么一辈子就毁了。

  顾轻没有说话,导员摇摇头让她回去了。

  果然如林子航所说的一样,没到八点太阳就出来了,地上的水渍基本到中午肯定可以干的。

  经过参加友谊赛的男生一致要求,中午吃完饭训练,大家都是有底子的,所以磨合一下就好,不过得提前占场地,毕竟只有六个篮球架,学校可是有十几个系的。

  顾轻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了,一个个在操场上挥汗如雨,一旁围了一圈儿的人,大多数都是女生,说是看打篮球,其实大部分都是冲着看帅哥来的……

  她对篮球原本不太懂,上初一时剪了个男孩子的头发,女生篮球比赛硬是把她给拉上去了,所以基本规则大致是知道的,不过那时候简直想泪奔。

  在正常比赛中,5个人是上场的,其他7个是替补,此时就出现了五五分对打,说是先练习着,找出缺点方便改正。

  其次就是篮球场不够,只能打半场。

  跟其他女生一样,站在一旁观看,就是督促他们完成就行了。

  林子航一个帅气的三分空心球可把女生们激动到了,顿时操场上一片尖叫声,旁边的教学楼的同学们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,纷纷探出头来看。

  顾轻嘴角不禁抽抽,虽然她也觉得三分球很帅,但是旁边这位太过热烈了点吧,耳膜都要给她震碎了。

  不过也不禁小小的感慨一番……果然是男女有别,差距还是明显的,三分外对于多数女生来说……估计碰不碰得到篮板都是一回事……更别说三分球了……

  在对面的慕佳倪眼睛里满是爱心状的小泡泡,看着球场上百步穿杨的林子航,激动的捏了捏郑青的手。

  上半场结束,慕佳倪赶紧跑上去给林子航送水,他掀衣服擦着汗接过,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  旁边男生猛灌了一口水,盖上瓶盖在手里抛了两下,调侃了的语气:“啧啧啧,你看看你看看,这就是咱们副班长的待遇,我们都没有的。”

  林子航喝了一口,又抹了抹嘴,看了他一眼,接着拧上瓶盖扔到他怀里,“羡慕成这样?给你了不用谢。”

  男生翻了个白眼又扔给他:“谁要喝你的口水。”

  “那不就得了。”他稳当的接住,放在一旁的篮球架下。

  休息十分钟继续下半场,差不多一场过后该给其他系的人让场地。

  也许是有些人要睡午觉,亦或者是有其他事,看的人少了很多,瞬间只有稀稀落落十几个人了。

  下半场明显要激进很多。

  林子航运着球,往前走了两步,举过头顶正要投,旁边的男生眼疾手快,一个加速起跳,把球夺了过去,飞速地跑向篮球框架。

  他暗自懊恼,接着三两步紧跟上去,示意队友拦下男生,结果这也不是个吃素的主,转身轻而易举地躲开包围圈,一个起跳。

  没中。

  ……操作亮眼,结局悲惨。

  林子航伸手把球又运到自己手上,往反方向跑,拍了两下,男生又要来夺。

  怎么可能会给你第二次机会!

  又往旁边运了运,顺便秀个操作,手腕一动,大力地把篮球往篮筐投去。

  歪了!

  没有进篮筐,反而砸到了篮板上,力气之大,震得篮板一阵晃动,接着不管不顾地往一旁砸去。

  顾轻呼吸一紧,睁大眼睛,那里有人!

  球飞速地砸到一个女生手臂上,弹开,她像反射弧似的往旁边倒去,跌坐在地上。

  篮球落在地上,弹了弹,才肯安静下来。

  女生抱着右手手臂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顾轻赶紧跑过去。

  林子航也是一慌,小跑过去。

  “同学,感觉怎么样?”顾轻把她扶起来,这种情况肯定是先送到医务室。

  女生抬起头,满是泪痕的脸上表情可怜兮兮的,正嘟着嘴,抽抽搭搭地哭着,惊魂未定。

  这不是昨天问路的小女生吗?

  捂着手臂,哼哼唧唧的:“疼……”

  林子航在一边道着歉:“对不起,同学,实在是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“夏安然?”

  女生用左手擦了擦眼泪,看她,眼泪汪汪的眼睛里随即放出亮光:“学姐?”

  “你们认识?”林子航挠了挠头,看看顾轻,又看看夏安然,这人他不认识。

  顾轻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她的手臂,皱了皱眉头:“很疼吗?”

  她又嘟了嘟嘴,小脸儿都是泪痕,齐耳的蘑菇头飞出几簇头发粘在脸蛋儿上面,嘟囔着:“很疼……”

  “先送她去医务室吧。”顾轻转头看向林子航。

  他点头:“好。”

  ……

  医务室里。

  女校医让她把外套脱了,方便检查,她里面穿的是短袖。

  抬起她整只胳膊询问:“能动吗?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又扭动了一下,扯了扯:“疼不疼?”

  夏安然指了指还在发红的地方:“这里疼。”看来力气是真的不小,幸好砸的是手臂,要是砸到头这还得了,不得把人砸成傻子。

  校医扶了扶眼镜,握着她被砸到的地方,按了按,力气不大:“这里吗?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校医这才放开她:“排除脱臼之类的可能性,就是软组织可能有点伤到,抹点消痛化瘀药就行了,避免过度用力。”

  转身去拿药去了。

  林子航抱歉的笑了笑:“同学,实在是对不起。”

  夏安然摇了摇头,吸着鼻子,一本正经:“没事没事,就是被吓到了,真的,我就是个路过的,然后从天上飞来个东西,我都懵了。”

  确实,她哭主要是因为被吓到了,其次就是疼。

  顾轻有点想笑,但是忍住了,这样太不厚道了,把手抵在嘴唇前面。

  “失误失误,这次是严重失误,抱歉啦,等会我请你吃东西吧。”林子航双手合十。

  夏安然听到吃的眼睛都亮了,立马笑得跟朵花似的,比了个ok的手势: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校医拿着药出来,一一放在袋子里,叮嘱她注意事项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