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二十四章 大妹熊伟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2216 2019-10-12 08:00:00

  刚才熊伟接到了崔丽云打来的电话,崔丽云告诉她,崔专员已经决定让熊岳给他镶牙,从崔丽云嘴里得知,崔专员对熊岳这个年轻人非常欣赏。这无疑是个好消息,她正等着哥哥回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呢。

  做一个牙科医生,对自己家的作用并不大,让哥哥接手熊家的产业,她也并不认为这是哥哥最好的选择。她就这么一个哥哥,人长得英俊,又有留学回来的光环,在这需要人才的大好时机,她总觉得哥哥应该另有一番作为。

  看到哥哥走进来,熊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关掉了唱机,来到熊越的面前说:“哥哥,我就知道你在那样的场面一出现,准会博得大量的眼球。刚才丽云给我打来电话,她说她爸妈对你今天的表现非常赞赏,而且崔专员已经决定让你给他镶牙了。”

  熊岳说:“我今天也没做什么呢?再说,我给崔专员镶牙,是件很大的事吗?”

  熊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收回了脸上的笑容,说:“那你到我房间里干什么?你不就是想说今天晚上你的风采吗?人家崔专员跟你主动碰杯,这可不是一件小事,会场上很多人都看在眼里,会嫉妒的。在这样的交际场合,主要人物跟谁喝了酒,跟谁聊了天,都会引得不小的关注的,你可是社交界的新手,谁让你是人人需要的牙科医生,长得又这么精神。”

  熊岳说:“我这个牙科医生,会发挥这么大的作用?父亲始终说我这个牙科技术,就是个雕虫小技,在你的眼里,居然是社交上一个手段?这可够新鲜的。”

  熊伟担心的说:“如果作为一个专职的牙科医生,绝对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上,可是你这个牙科医生却不同寻常啊,你是熊家的大公子,你诊治的第一个人,居然就是崔专员的夫人。

  熊岳说:“这倒是真的,如果对我有益处,我还真的要谢谢你呀。我想问你一件事,空军马师长有个副官姓康的,他跟崔丽云是什么关系?我今天有可能把他给得罪了。”

  熊伟挑了一下眉毛说:“姓康的你都见到了?可是你为什么要得罪他呢?哦,我明白了,一定是崔丽云的父母对你示好,让他嫉妒了,哈哈,看来你无意当中就树了一个情敌。不过我可告诉你,这个康副官追丽云可是追的厉害,你要是真对丽云有意思的话,跟这个康副官还真有的一比。”

  熊岳说:“我对丽云一点意思也没有,所以,我就想对康副官解释一下,我总不能刚回到杭州,就树立一个劲敌吧?而且,我觉得这个康副官人还是不错的。他人长得精神,配崔丽云我看不差什么,这么年轻就是马师长的中尉副官,前程也是未可限量啊。”

  熊伟轻轻地叫道:“哥,我看你怎么糊涂,丽云是我从小的朋友,在我身边的这些朋友当中,就数崔丽云最有大家闺秀的素质,人长得美不说,各门功课都是非常优秀的,而且又有很好的家庭背景,不说她爸爸是崔专员,你今天应该知道丽云舅舅是谁了吧?丽云舅舅是南京行政院的厅长,据说很有可能升任行政院的副院长,这可是民国政府实实在在的大人物。你要想在政界有一番作为,没有一颗大树罩着你,那你就别想有所作为。”

  熊岳有几分央求的说:“大妹,你听我说,正因为这样,我才不想得罪丽云,也同样不想得罪康副官。你帮我想想办法,怎么样跟丽云解释一下。”

  熊伟说:“人家刚刚对你有一点点的好感,还根本谈不上谈婚论嫁,你怎么能说得罪丽云?不过,刚才丽云的语言里对你可是极尽赞美,你可千万别不识时务。”

  熊岳说:“我这不是怕康副官把我当做他的情敌了吗?其实我跟丽云今天才刚认识,又能怎么样?我就是怕康副官误解,我才跟你说这些。好好,就算是我没说。”

  熊岳说着要离去,熊伟说:“我就不明白,你为什么对康副官这么在意?他不就是马师长的一个副官,一个中尉在他们崔家根本就算不上什么,而且,据说这个康副官家里也没什么背景,跟我们家没法相比,所以,如果真要是竞争的话,你还是有优势的。哥,我是这么想的,如果丽云的父母对你很感兴趣,丽云又很欣赏你,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开端,我真的希望丽云能进我们家来。”

  熊岳连连摆手说:“打住,打住,以后千万别说这样的话,虽然崔专员让我去给他镶牙,但这并不说明什么,只是说崔伯母对我给她治的牙病很满意就是了。你不想在丽云那里替我解释什么,倒也无所谓,不说也罢。”

  熊岳离开妹妹的房间,回到自己的住处,房间里没人进来,熊岳把今天所经历的事情一一过了一遍筛子,几个重要人物的言谈举止都记在心上,尤其是崔景明,康副官,还有蔡连福这个商人。但所有的人中,康副官是重中之重,这个看中了崔丽云,并且大有不拿下崔丽云不罢休的势头,让熊岳觉得很有点意思,这个情种最后能不能为自己所用呢?这可是驻守杭州城空军师长的贴身副官啊。要想走进这个康副官,甚至是空军马师长,还真要从崔家,甚至崔丽云的身上入手,不然康副官把他当做敌人,他是他绝对没有接触到接触康副官的机会。

  接下来他就等着崔景明的召见,这几天他购置了镶牙的必要设备,设施基本上购置齐全,但是绝不能让崔专员到自己家来,要想给崔景明镶牙,还要把这套设备运输到崔家去,但这些都不是问题,问题是连续两天,既没有崔景明的音讯,又没有在家里见到崔丽云的身影,而且连熊伟都是早出晚归。

  转眼到了回杭州后第一个逢三的日子,这天是六月二十三。熊岳起床,打开收音机,忽然从收音机里传来了一个女声的充满兴奋语调的播音:我国民革命军,在宣化一带击溃红色政权军队的进攻,红色军队全军撤退,我国军的主力收复大片失地,红色军队撕毁武汉协议,是对和平的背叛和践踏,国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发起反攻。红色军队望风披靡,红色军队背叛双十协定和武汉协议,践踏和平,国军将士将用摧枯拉朽之势,勘乱到底,最后收复红色政权占领的国土,最终实现完全彻底的和平统一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