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三十四章 没那意思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2108 2019-10-22 09:25:00

  走进房间,熊伟劈头就问:“我说哥,既然你对崔丽云没有意思,可你为什么总撩弄康副官?康副官追丽云追着要死要活,丽云对他又那么冷淡,现在你跟崔家关系又打得火热,康副官对你能没想法吗?你越出现在他面前,他越是生气,你还想在马师长那里做军需生意,这行得通吗?康世俊虽然只是个副官,但他说一两句话,在马师长那里还是好使的。”

  熊岳说:“大妹,康副官又不是个大闺女,我撩动他有什么意义?我总想当面跟康副官解释一下,可他根本不听我解释啊?”

  熊伟说:“你不需要跟他解释,既然你对丽云没那个意思,我会跟他解释的,你只要不到康副官面前晃荡就行。还有,明天是星期天,崔专员在家,丽云让我转告你,明天崔专员让你到崔家给崔专员镶牙。”

  熊岳说:“这个好办,我已经都准备好了,明天你跟我去吗?”

  熊伟说:“明天召开毕业典礼,然后演出节目。我没有那个时间。”

  熊岳说:“那我到崔家,我就不能参加你们毕业典礼的文艺演出了。”

  熊伟说:“明天崔专员不会参加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,有可能丽云她妈妈会到场,你可以陪着丽云她妈到学校礼堂,观看我们演出。”

  熊岳说:“明天康副官也会去吗?如果他看到我跟丽云妈妈在一起,他又该小心眼儿,胡思乱想。我看不如让康副官陪同丽云她妈到学校观看演出,崔专员不去,我就用全部的时间给他镶牙。”

  熊伟想了想说:“明天这样,看看丽云她妈妈是什么意思。哥,我可提醒你,我现在正求康副官办一件事,你可千万给我得罪了康副官,这就是我提醒你的话。好了,你回去吧,我好想背背明天我当报幕员的台词。”

  熊岳没有走,看着熊伟一脸神秘的样子,熊伟能求康副官办什么事儿呢?现在对熊伟来说,最大的事就是她毕业后的出路,难道熊伟是求康副官……

  熊岳眼前一亮,忽然明白了什么,他高兴地说:“大妹,你毕业之后到底有什么想法,能跟我说说吗?家里人都想让你当老师,你不会真想投笔从戎吧?难道你想通过康副官的关系,当一名空军女兵?现在国内还没有女飞行员呢。”

  熊伟愣了一下,说:“哥哥,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?是康副官跟你说过吗?这个该死的,我让他不要说出来,他居然说出来了。不错,我正是想通过他的关系,当个女空军,这不错吧?”

  熊岳也就是随便的一猜,没想到熊伟还真是这样的用意,利用康副官进入空一师当一名女兵,应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,这让熊岳眼前一亮,自己的妹妹如果能进入空一师,那简直是太好了,他的面前又多了一条路,而这条路是最保险,最安全的。

  熊岳不动声色的说:“这你可冤枉康副官,康副官没有跟我说一个字。你主动接触康副官,总有你的目的,但康副官追的是丽云,你对康副官也不见得有感情,我就做出这样的猜测,看来我是猜对了。”

  熊伟走到哥哥的面前,拉着熊岳的手说:“哥,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落实,你可要给我保密。虽然当一名老师也是不错的,但是你想想,这场战争打完,我们就要进入到和平繁荣时期,一个人一辈子没有经历过战争,没当过军人,那是遗憾的一生。虽然我不能当飞行员,但我能在空一师当一名女兵,我也感到非常骄傲,这要比我当一名老师更崇高,也更伟大,哥哥,你说是不是?”

  熊岳连连点头,说:“没想到我妹居然有这样的气魄,也许这场战争打完,我们国家真就要进入到长期的和平建设时代,我们赶上了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,有一个更崇高的选择,这是完全应该的,我是没有机会到军队里供职了,我支持你当一个空军女军人,不过,开飞机恐怕不行。”

  熊伟说:“做一名空军,也不见得非当飞行员,空军里也有女兵,比如说女文员,女秘书,或者其他一些非战斗部门,但我能当上空军,是我的骄傲。我可告诉你,暂时先不要跟咱妈咱爸说出去。”

  熊岳说:“好的,好的,我不说,不过,你要想办法过咱爸咱妈这一关。那我就走了。对了,明天我什么时候到崔家?”

  熊伟说:“明天你等电话吧。你可要让崔专员和丽云的妈妈满意呀。丽云的舅舅在南京行政院,有希望当上副院长,丽云爸爸在杭州又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,丽云妈妈让崔专员每天精精神神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这也是给这个当女人的争面子,是这个爱慕虚荣女人心里的一桩大事。没想到你这个牙科医生还真发挥了不少的作用。”

  熊岳走到门口,忽然又站住了,回身说:“孙正良,把乔凤凯抓了起来,乔凤凯是个没有什么政治倾向的人,他就是想为闻一老师说几句话,我看孙正良这件事做的不那么地道,大妹,你能不能找孙正良说句话,让他把乔凤凯给放了。”

  熊伟对哥哥这样的做法很是不解,她上前一步说:“哥,孙正良是你的同学,这句话你说才是。再说这件事也不是你应该管的,不是吗?”

  熊岳说:“乔凤凯你是知道的,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,包括孙正良,但乔凤凯他就是个文人,他对政府能有什么伤害呢?大妹,我觉得孙正良对我这个人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我去说问不见得管用,他这么做似乎就是让我看的。你不说也就算了。”

  虽然还是个学生,但熊伟对这样的事情看得多了,学校也经常有那些极端分子,上课的时候就被抓走,她不但没有一丝的同情,甚至觉得这些人真是蔑视政府的威严,居然敢跟政府叫板,做出这些影响社会安定的事情,甚至想推翻当下的政府,真是可笑不自量,对于闻一这个杭州大文人被抓起来,熊伟觉得这个疯狂的人就是可笑之辈,国民大会是多么庄严的事,岂能是一个文人可以想抨击就抨击的吗?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