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三十九章 满心狐疑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2133 2019-10-28 06:10:00

  钱培英说:“昨天在西湖边上的一片树林里,十几个学生和文化界人士私自聚会,准备动员杭州市的各界力量,向市政府请愿,要求放掉闻一,我得到这个消息,派孙正良的行动处抓获了他们。没想到事端有些闹大,不过,对于这些私自聚众闹事的人,绝不能放过他们,过去我们就是太过手软,让这些人做大,现在成了我们的敌对势力。”

  崔景明说:“是的,是的,你说的不错,这也是总裁经常扪心自问的,在我们杭州,坚决不能出现西安那件事。他们愿意闹就闹,但是要发现谁是领头的,一旦发现谁是领头的,绝不能放过他。”

  钱培英说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我这就去办,对那些领头闹事的人,绝对不能放过。”

  二十几年前,崔景明在上海就是个伙计,但掩饰不住自己蓬勃的野心,也关心政治,他坚决不相信小小的红色政权,在这个庞大的国家能掀起什么风浪,但这个红色政权就像草原的烽火,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,几乎形成与当局对抗的一支强劲的势力。正像陈仪主席说的那样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。他不是军人,他能做的事,就是在大后方的繁华都市,抓获红色政权遍布在各个角落,各个行业的极端分子。

  崔夫人甜甜的声音,在门口响了起来:“崔专员,熊公子来了。”接着就想起熊岳的声音:“崔专员,我来了。”

  崔景明哦了一声,就看到一个伟岸身躯的年轻人,在俏丽的夫人陪同下,走进了大厅。

  那天参加酒会,崔景明对这个年轻人显得过于热情,这是他当时喝了几杯酒的缘故,后来想一想,自己做的有失身份。虽然他也喜欢这个年轻人,也是自己的女儿可以依靠的人,但他贵为江南行署的专员,一个富商家里的公子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了不起,但毕竟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英杰,能不能作为女婿,还要冷静一些才是,他的家庭固然是康副官所不能比拟的,但康副官年纪轻轻的就是马师长的中尉副官,马师长虽然仅仅是个少将,但空一师师长的地位,在国军中可是很少有人能替代。

  熊岳看到崔景明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,冷淡得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似的,这让他的心微微怔了一下,心想,崔景明这是怎么了?难道对对自己产生了不满,或者是在自己面前拿出一个大官的做派?这个那天晚上最直接的热情,完全不像一个人似的。

  倒是崔夫人十分热情的说:“景明,熊公子可不是普通的医生,人家是赫赫有名的熊家的公子,我们跟熊家又不是一般的关系,有丽云和熊伟这两个女孩互相往来,让我们两家也都是熟悉的,这样熊公子才先后两次到我们家,亲自上门为我们服务。”

  崔夫人这样淡淡的说着,话语里隐藏着对崔景明态度的埋怨,而这个凭着自己的夫人上位的官员,脸上露出了一丝假笑,说:“这个我知道,熊公子我又不是第一次见,那天我还主动跟他碰了杯喝的酒。来,先坐,喝杯茶,然后再做我们的事。”

  熊岳说:“谢谢崔专员。”

  崔夫人说:“在家里就叫崔叔叔,这样也显得亲切一些。等一下,我进去换身衣服就出来,你们先聊着。”崔夫人向楼上走去。

  在官场上经历了二十几年大大小小的职务,也看到或者听说太多的赤色分子就混迹在他们身边,当这颗炸弹炸响,轻则让他们目瞪口呆,重则让他们整个覆灭的过程,崔景明不允许任何让他怀疑的痕迹出现,他眼盯着熊岳,似乎要把这个年轻人骨子里的东西挖掘出来。

  崔景明说:“你是八年之前离开的杭州,东渡日本求学,可那个时候,抗日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,两党建立了统一战线,全国上下同仇敌忾,打击日本侵略者,你是怎么想的,居然到我们敌国去求学?这让我难以理解。都说科学是无国界的,但人是有国界的,尤其是在大敌当前,人是需要作出选择的。你能告诉我,当初你是怎么想的吗?”

  对于有人提出这个问题,熊岳已经在脑海里想了几十遍上百遍,这的确是个问题,八年前中日战争已经打响,全国上下同仇敌忾的打击侵略者,但那个时候他的确是东渡日本,到日本帝国大学求学。

  熊岳的脸上浮出一阵悲痛,他叹息一声说:“崔专员,这件事是我一生的隐痛,也是我一段不太光彩的历史,但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,主要是我没有选择。我上了一艘轮船,这艘船本来是经过马六甲海峡到美国去的,我不知道这艘船到底能不能到达美国,但一定会到达南洋,我本想到了新加坡或者马来西亚,换乘其他国家的轮船,继续前往美国的路程,结果那条线路早已经被封锁,我们在海上漂泊了两个月,最终只好开到日本,在那里下了船。”

  崔景明说:“你当初是一个爱国的青年,却到了一个侵略我们的国家,你的心里就那么坦然吗?”

  熊岳微微一笑说:“要说我的心里坦然是假的,但是,当初我是抱着科学救国的梦想,而且跟我一起去的有很多年轻人,同时都考上了日本的帝国大学,我考上了医学院,结果被莫名其妙安排学牙科,当时我的心并不踏实,一心要从日本到美国去,我始终在寻找机会,但很快日本和美国也打起了仗,我从日本到美国去的梦想也就落空了,当时我就想,技术是无国界的,我一心学医,准备回来建立我们自己的牙科医院。”

  崔景明又问:“跟你在一起去的都有些什么人,你能说出他们几个人的名字吗?”

  熊岳说:“当时我是在杭州市国立第一中学读书,我们学校有三个人坐上了这艘轮船,一个是叫古新民,一个叫栗占国,下了船之后一片混乱,我就再也没有打听到古新民和栗占国的消息。”

  崔景明看着熊岳,拿起手边的电话。说:“给我接保密局钱站长。”

  那边很快就传来了钱培英的声音,说:“崔专员,我就在我的办公室等着那边的消息,估计……”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