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五十一章 会长的位置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3225 2019-11-08 15:00:00

  熊岳一个劲儿的摇头,但妹妹这种极其特殊的想法,熊岳感觉到后背发凉。不错,现在有些年轻的女学生,一出了校门直接就投奔到那些将校军官的怀抱,有的甚至当起了姨太太,但熊伟要求一个高级军官就她这么一个夫人,显然很难做到,但妹妹的这个想法,真是出人意料。

  熊伟叮嘱着说:“哥哥,我这个想法,你千万不要对咱爸咱妈说。即使我不当空军,我这个想法,凭着我们熊家的地位也能实现,但我也要亲眼看看那些开飞机的人是怎么在蓝天,把成吨的炸弹投向我们敌人的阵地。”

  熊岳感到自己的身子一阵哆嗦,连忙说:“好,你这个想法很好。那我就回去了,我要连夜把崔专员的那两颗牙做出来。”

  熊伟从小就是一个有野心的孩子,如今长成一个20岁的大姑娘,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有如此的野心,在如今,几乎每个姑娘都想把自己嫁给那些耀眼的军官,妹妹有这样的想法,倒也不是出人意外的,但她嫌弃康副官的军衔太低,如果她真的嫁给空军某个更有身份的人,那他们家就更复杂了。

  熊岳回到自己的住处,就认真的给崔景明做起牙来,整个晚上,他眼都没眨,天亮的时候,两颗金光闪闪的金牙就已经打磨成型。

  崔景明正为自己拔掉两个牙,今天早晨能不能戴上感到郁闷,在门房的带领下,熊岳就走了进来,戴上之后,崔景明照着镜子,只见满嘴的金光闪闪,跟陈仪主席那两颗金牙完全有得一比,崔夫人也连连叫好说:“熊公子真是手艺高超,真是太好了,你崔叔叔戴上这两颗金牙,他整个人更显得容光焕发。”

  崔景明也十分满意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然转身说:“熊公子,虽然你作为牙科医生的水平得到了见证,但我觉得你还没有必要专门做一个牙科医生,在这党国用人之即,选择一个更好的出路,还是有必要的。这样,我在办公厅给你安排了一个职务,做我的随身秘书,我的秘书年纪已经大了,我物色了好多人,都没有让我看中的,虽然你是学医的,但各个方面经过我的考察,都达到了我的标准。”

  崔夫人在一边说:“熊公子,你可不能丧失这个机会呀,在江南行署办公厅,做你崔叔叔的贴身秘书,这可是难得的机会。”

  熊岳婉言拒绝说:“谢谢崔专员给我这个机会,能在崔专员身边工作是我莫大的幸福,可我实难从命。不敢相瞒,崔专员,我已经在保密局特勤处谋到了一个职位。我觉得在这清剿**残渣余孽的时候,能够到第一线,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,是我更想做的。”

  崔景明皱着眉头说:“怎么,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钱培英的?这个职务是他给你安排的吗?”

  熊岳说:“是我的同学孙正良给我介绍的,我觉得这个职务更适合我。”

  崔景明虽然有些不快,但他和悦的说:“这样也好,投身到清除匪患的第一次线,做些实实在在的事,倒也是不错的选择。那就这样,我该回江南行署去了。”

  熊岳也要跟着出去,崔夫人对熊岳摆了摆手,轻声说说:“熊公子你等一下,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崔景明出去了,熊岳留在大厅里,他不知道崔夫人要跟他说什么,但他显然感觉到崔夫人的神色跟平常笑容满面的情景不太一样,神色有些冷淡,甚至有点愠怒。熊岳猜测,很可能是丽云小姐,把昨天发生的事跟崔夫人说了,而相比较之下,崔夫人对自己的好感要更强烈一些,或者就是说,崔夫人的心里更愿意把丽云小姐许配给他的。

  崔夫人说:“昨天演出的时候,你跟康副官出去干什么了,你对我的女儿又做了什么?“

  熊岳说:“崔夫人,真是对不起,我昨天做了件蠢事,给丽云小姐得罪了,可我真的是出于好心的。”

  崔夫人说:“我不是说你耍弄了我的女儿,自从我见到了你,我对你的印象就不错。我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,也的确到了应该谈婚论嫁的年纪。我也知道,康副官在追求着我的女儿,我们家对康副官也并不讨厌,而且也有点喜欢这个英气勃勃的军。但是,婚姻是讲究门当户对的,他们家是乡下的一个农民,我不是说他配不上我的女儿,但我和崔专员压根儿就没有这么想,康副官也完全是一厢情愿。但是对于你,我的态度就是完全不不同的,想必你也是能够看得出来。”

  熊岳连忙说:“感谢崔夫人和崔专员的厚爱,对我来讲,这里有一种难言之隐。我不是不喜欢丽云小姐,应该说,我也是看着丽云小姐长大的,我妹和丽云从小就是好朋友,丽云从小就经常到我家来,丽云聪明,漂亮,人也善良,如果我有丽云小姐这么个妻子,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。可是情况不这么简单的崔夫人。”

  看到熊岳诚恳的脸,崔夫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她的态度和缓些,说:“难道这里有什么隐情吗?你给我说说,我听听你能不能说得通,不然我对你可就不太满意了。”

  熊岳微微的叹息一声,说:“崔夫人,事情是这样的,我在哈尔滨一家牙科医院当医生的时候,认识了一位叫费丽雅的姑娘,和她见了最后一面后,我们就失去了联系,她的家和学校被国军的炸弹炸毁了,我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,但我相信她没有死,我无奈之下从哈尔滨回到了杭州,我现在仍然在到处打探着她的下落。尽管我对丽云小姐很有好感,可我却不能这么做,崔夫人,还望您原谅。”

  熊远忽然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丽云出现在他的面前,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熊岳,熊岳的心微微的一动,对丽云说:“丽云小姐,昨天的事情真的多有得罪,我跟崔夫人说的话,想必你也听到了,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痛,还望您包涵和理解。”熊岳对丽云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  丽云小姐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惊讶和激动的神情,她像是听着一段感人的故事,说:“熊大哥,这个费丽雅你就找不见了吗?那你的心里一定是很痛苦吧?真的对不起,是我误解了你。”

  熊岳说到这里自己也有些动情,眼前似乎出现了费丽雅的身影,他对崔夫人和丽云小姐鞠了一躬说:“对不起,让你们见笑了,我走了。”

  崔夫人说:“丽云,送送熊公子。”

  丽云紧跟着熊岳的脚步走了出来,熊岳说:“丽云小姐,请留步吧,昨天的事还望您再一次原谅。”

  丽云飞红着脸说:“我原谅,我完全原谅了你。你也是一番好意,其实康副官这个人也不错,只是……只是我不喜欢当军人的,我不像你妹熊伟,喜欢军人甚至还想当一个军人。熊大哥,还望以后常到家里来玩。”

  离开了哈尔滨这些天来,熊岳的心头尽量不去触碰费丽雅这个让他伤心的情丝,今天为了让崔家母女相信自己,绝不是戏弄丽云小姐,他只好把这段埋藏在心底的感情端了出来,这让他一时难以平复深埋在心底的情感,他上了车,把车开得飞快,来到了西湖边上,望着微微泛着波浪的湖水,眼里充满着泪光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意识到,这种感情如果陷得太深是绝对危险的。他必须要尽快拿下康副官这个关系,进而跟康副官身边的那些飞行员接触上,这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也许需要慢慢的磨合和渗透,但现在必须进一步得到康副官的信任,交上朋友,甚至是生死弟兄,才有下一步的机会。

  回到熊家大院,熊岳来到父亲住的院落的门前,让贴身女仆李妈转告一下,他要见老爷,李妈出来说:“老爷已经起床了,正在洗漱,他让你进去。”

  熊楚天这段时间把精力大部分都放在竞选杭州市商会会长的事情上,他越是走进竞选,越发现他身边的很多人都被蔡连福拉了过去,而且这个蔡胖子在背后造了他们熊家的很多舆论,主要是熊家曾经给日本的一个军团提供了大量的棉布,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,因为上任会长就是为日本军队提供军需而被枪决的,这让熊楚天感到后背发凉,一阵害怕,他觉得一旦让蔡连福当上商会会长,一定把枪口真正的指向他,因为这件事是真的,虽然他没有直接跟日本军队做生意,但通过中间商,他的一大批棉布的确被日本军需官采购了,这件事如果紧抓不放,将给自己造成非常坏的影响,甚至是让自己的商业帝国土崩瓦解,他们熊家一百多年的兴旺也就此结束了。

  昨天晚上他没有睡好,或者根本就没有睡,只是天快亮的时候才眯了一会儿,听说岳儿要见他,他突然想起一件事,头几天孙正良要让岳儿到保密局去谋取一个职务。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大半辈子,他一向是坦坦荡荡,清清白白的做生意,但也看到了太多龌龊的行为和肮脏的交易。他本以为凭着熊家在杭州近百年商场上的威望以及自己的名望,他当杭州商会会长是手拿把掐的事儿,结果在关键的时候有人在背后对他捅刀,这样就突然明白,如果自己要当商会会长,不用点特别的手段,看来是当不上,甚至要葬送他们熊家的前程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