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五十二章 利用关系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2271 2019-11-09 08:00:00

  熊岳刚进屋,还没有问安,熊楚天劈头就说:“这几天你都在做什么?你父亲的事情你关心过没有?过去我对当什么不感兴趣,可是这届的会议我是非当不可,如果我不当这个会长,我们熊家就会遭殃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  熊岳一愣,看到父亲的面色阴沉,他马上说:“父亲,这话从何说起?我们熊家的生意做的好好的,即使不当会长,对我们熊家的生意也会会有什么影响吗?”

  熊楚天威严的说:“商场上的争斗是明着来,压低价,或者抬高价,都是商场上的明算账,没有想到为了一个商会的会长,有人居然使出卑劣手法,所以,在这样的争斗当中不进就退。我问你,这几天你都在你都在干什么?跟正良联系了没有?过去我对你在保密局谋个什么职务还有些不以为然,现在我不这么想了。”

  熊岳说:“父亲,就在昨天,正良带着我到保密局站长钱培英的家里去拜访了他,我们谈得很好,不知父亲有什么具体的吩咐。”

  熊楚天的眼睛一亮说:“你是说你见到了钱培英,而且跟他谈的很好?这可是整个杭州城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不过这个人倒是个可用之人。他跟你谈了什么?”

  熊岳说:“钱培英说,他对谁当杭州商会会长说的不算,但是他让谁当不上,他却说的算。父亲,是不是那个蔡胖子,耍了什么阴谋的手段?”

  熊楚天气愤地说:“过去支持我的人,很大一部分被蔡胖子拉了过去,你说他在背后说的我们熊家什么?他说我们熊家是漏网的汉奸商人,我们熊家没有直接跟日本人做过任何生意,但是在那个时代,要想完全做得干干净净他可能吗?但这件事一旦被他们炒作起来,就是要命的事儿。史会长是怎么被枪毙的,那我是历历在目,我的心里害怕胆寒啊。这件事跟谁也说不得,我们一定不能被蔡胖子把我们家打趴下,我们甚至要做出相应的反击,不然,两虎相斗,总有一个要趴下的。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家十分的不利。我又从来没有抓过如何对蔡胖子下手的把柄。”

  熊岳这个时候突然意识到,他见到钱培英是多么的正确和英明,也许正是在这个时候,钱培英才对他们熊家抛出诱饵,用那些根本就不值钱的书画和珠宝,套取他们家的黄金,但黄金他们家却不缺,如果形势是这个样子,舍出点黄金,保住他们熊家的地位,让父亲夺得会长的位置,就更显得必要。

  熊岳的脸上露出让父亲感到安慰的笑容,说:“父亲,别急。这件事儿还真是巧了,钱培英有一些不太值钱的书画和珠宝,他让我们找个买家,其实他就是让我们买下他那些不太值钱的东西,我答应了他,我正想跟父亲说这件事儿。”

  熊楚天说:“好,很好,这次我们要显得大方一些,我听说蔡胖子也有心巴结钱站长,但钱站长对我们家伸出了橄榄枝,就说明他对蔡胖子还是不太感兴趣,这里面定有蹊跷的事,这件事情你要抓紧做,一定要做好。不管那些东西值多少钱,你从保险柜里拿出50根金条,不,60根,这件事情要抓紧做,不然我担心这蔡胖子还真要对我们下手。”

  熊岳说:“60根金条是不是太多了?”

  熊楚天说:“要知道钱培英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,东西拿少了他是看不上眼的,那样反而弄巧成拙,坏了我们的事。钱培英对蔡胖子拒而远之,这说明他一定掌握了蔡胖子的某些东西,他说的那句话很耐人寻味。他不想让谁当,谁就当不上,现在已经是当不当上的问题,而是谁被谁打趴下的问题。”

  熊岳说:“好的,父亲,我知道了,你放心,这件事情我一定马上就办。还有,我们家在沙市有没有生意呀,如果没有的话,我准备在沙市开个小店,空军一师马师长的副官康世俊,他家是沙市的,我想出手帮一下他们家。”

  熊楚天缓缓地说:“上次马师长还给我们透露了做军需生意的意向,有些事情还得需要康副官联络,沙市我们没有生意,不过那不是问题,想们可以在沙市开个店面,一切交给他们康家打理,就算是我们在马师长的身边做个投资吧,有的时候在人身上的投资,要比在生意上的投资发挥更大的作用,现在我是深深的想明白了。”

  熊岳没有想到跟父亲的这次谈话,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,他连忙说:“父亲说的极是,在人身上的投资,有时候发挥的作用会更大,尤其是空一师马师长,那可是绝对想攀都攀不上的人物,我们跟他攀不上,可康副官是我们在马师长之间的重要桥梁。如果我们的生意能打进空一师的军需,这不单单是扩张了我们的生意,就是整个杭州城的商家,对我们就更高看一眼。”

  熊楚天打开了收音机,马上就传来一个女人悠扬的语调:“在过去的三日内,国军在豫东战场上,捷报频传,共消灭**军队八万人,收复十六座县城,我空一师出动二十四架飞机,对**占领的大片国土投下数以万吨的炸弹,在我军强烈的攻势下,**抱头鼠窜,蒋总裁对立下了功勋的将士给予表彰,广大的将士表示,在三个月之内,彻底消灭**的军队,已经胜利在望,在今年圣诞节举行全国庆祝和平将会大大的提前。”

  熊楚天关上收音机,说:“北面的战场,看来胜利在望,现在军人是这个国家的主流。这几天你做的事情,为父知道后,还是很满意的。做事要抓紧,在花钱上,如果用得着,不需要请示我。我再休息一会儿,听你这么说,我的心也就踏实了一些。”

  熊岳微微点了下头说:“父亲,您在休息一会,我走了。”

  在父亲的房间听到前方的消息,熊岳的心里沉甸甸的,虽然这样的消息,有几分虚张声势,但他的确惦记着前方的战况,如今敌我相持,我方还是弱者,在整个抗日战争中,红色政权的确是发展壮大,但国军收复了大量日本战败后的资源,又在抗战中得到大量的美国援助,装备优良,士气正高,虽然以勘乱的名义发动了这场内战,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但这场战争的前景如今尚不明朗。熊岳突然感到自己的肩上异常沉重,他必须要抓紧时间,完成组织上安排他的使命,让我们的军队在空中显示着必要的力量。

  回到自己的房间,整理一下行装,出了门,叫了一辆黄包车,就上了车站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