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事

北飞吧战鹰

第六十二章 豪宅巨贾 (求月票 求收藏)

北飞吧战鹰 成子庸 2772 2019-11-18 08:00:00

  熊岳跟着孙正良上了车,开到一个十分隐蔽的大院子门前,看来这是行动处的秘密据点,走进去就看到十几个弟兄已经等在那里。

  孙正良说:“今天招集弟兄们,有一个特殊任务。这次行动之后,特勤处的熊科长会安排大家玩个通宵,想吃什么,想喝什么,想要翠花楼的哪个姑娘陪着,都由熊科长出钱,人家可是有的是钱,想必大家已经知道熊科长为手下的人设宴庆功,而且自己花钱奖励弟兄们的事儿,今天这次行动,熊科长为我们出钱,大家可要多卖力啊。”

  几个人喊道:“我们听熊科长的,熊科长让我们抓谁就抓谁,让我们杀谁就杀谁。”

  孙正良对熊岳说:“熊科长,这些弟兄们为你做事,你可得让弟兄们开开心心的,人家也会记得你的好处的。”

  熊岳上前几步说:“大家都是例行公事,不过,孙处长说了,我熊某人义不容辞,保证让大家开开心心玩上一个通宵,吃喝玩乐,一切都由我来。”

  十几个人欢呼起来。

  保密局的人现在都知道,熊岳这个熊家大公子来到保密局特勤一科担任科长,昨天又请了他手下几十个人在大世界酒家大吃海喝了一顿,喝的是好酒,大鱼大肉随便吃,完事后又去了翠花楼去玩了个高兴,听到这个消息,口水都流了出来,都想仰仗着这个有钱人家的公子解解馋,今天居然就有这个机会,当然高兴得不得了。

  孙正良说:“昨天你们嘴馋了不是?今天就给你们这个机会。上车,中山北路128号。”

  两辆卡车轰轰隆隆就开到中山北路的128号。蔡家大院而显得夸张而又俗气,就跟蔡胖子的人似的。几个家丁看到来了十几个警察,有的上去阻拦,有人给蔡连福通风报信。

  走进蔡家的大院,熊岳立刻惊呆在那里。他似乎记得这是某个名人的府邸,比他们熊家的大院还大还讲究,亭台楼阁,假山环绕碧水,曲径通向远方,真的让人大开眼界,也只有胡雪岩的胡庆余堂可以与之相比。

  孙正良说:“怎么样,你们熊家也要差些火候吧?”

  熊岳感慨地说:“真是没想到啊,这蔡家大院居然这么排场。”

  “你以为就你们熊家在这大杭州有这样的排场吗?这可是都锦生的旧宅,在杭州,可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。”

  熊岳一愣,都锦生可是杭州最大的丝绸大户,蔡老板居然把都锦生的旧宅弄到手里,可见这人绝不是一般的商人。

  ******

  有人发达就有人落魄。

  蔡连福最得意的就是,他得到的这个著名的大宅院,当然,这里的秘密他是不会跟任何人说出口的。

  任何一个古城,都有很多有名的人物住的宅子,这已经不是住的地方,而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,

  蔡家的生意做了也有个几百年,只是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的声望,到了他的手里,就把家族的产业发扬光大,登上江南一带巨富的行列。

  在杭州城里这些年来做丝绸生意的大户,几乎都跟日本人沾边,有的怕惹事,干脆就悄无声息的收敛起来,有的干脆就被抓进了监狱,这样就把蔡连福显露出来,近来名声日盛,刚好有这个竞选杭州商会会长的机会,他就乘胜向前,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名望,在杭州这个地界上,真正有他们蔡家一把响当当的交椅。熊家就是他们的强劲对手,但熊家的好日子,也许就这么一两天了。

  此刻的蔡连福正在大厅里看着一支金龟出身。别看蔡胖子看上去是个粗人,但他总觉得熊家突然回来的这个大公子,神情里有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,这个东西是他几年前失踪的女儿眼神里就出现过,他对所有人都说,他的女儿在日本人的炮弹中被炸死了,但他知道他的女儿绝对没有死,很大的可能是投奔了北边儿,因为这个女儿从小就有一种逆反心理,对眼前这个腐败没落的政府简直是恨透了,而这种特殊的神情,熊家这个大公子和他的那叛逆女儿简直如出一辙。

  蔡连福是个很精明的人,第一次见到熊家公子,就觉得这个人不一般,就派人暗中调查熊家公子这几年失踪后的下落,但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。如今红党地下谍战工作,简直是无孔不入,他倒不是出于党国的利益出发,他完全是从自己的利益考虑,挖出祸根,对熊家来个重创,杭州商会会长的位置,就非他莫属。

  忽然,一个贴身的家丁急急忙忙跑了进来,蔡连福皱着眉头说:“这是怎么了?干什么慌慌张张的?”

  那个家丁的头急忙说:“老板老板不好了,外面来了十几个警察,我们抵挡不住,现在他们都闯进来了。”

  蔡连福愣了愣说:“他们没说干什么吗?我去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?不不,我给葛处长打个电话,他奶奶的,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  蔡连福把话筒拿在手里,还没有拨号,孙正良带领十几个弟兄就闯了进来,熊岳在车里没下来,这里的一切都交给孙正良来办。

  蔡连福知道,在保密局,孙正良的地位绝对没有葛均义高。他有几分色厉内荏的说:“我想你们是走错门了吧,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你不知道吗?我蔡某人在杭州城里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商人,我家的大门哪里是你们想进就进来的?如果你们现在出去,我可以对你们不计较,如果你们想对我做什么,我蔡某人对你可是不客气的。”

  孙正良淡淡一笑说:“谁不知道蔡老板是杭州城里赫赫有名的大商人,全杭州的丝绸庄,有三分之一是你们家的,如果不掌握你的确凿证据,我也不敢带着弟兄们到这里来。”

  蔡连福的心慌了一下,就好像知道自己有什么丑事被别人抓到一样,女儿晚秋投奔到了北边,是他最大的一块心病,但他觉得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,虽然在日据时期他也买给日本人大量的丝绸,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,熊家跟日本人做的生意要比他还要多,这就是他拿捏熊家的把柄。

  难道眼前这个人,掌握了女儿跑到北边的证据?蔡连福毕竟是经过大世面的,他淡淡一笑说:“这位长官,这是开玩笑了。我是生意人,从不过问政治。如果孙处长对我个人有什么要求,尽管开口,你们保境安民,也是不容易的,没问题。老安,从账房支200块大洋,分给弟兄们。还有就是,我跟保密局的葛处长,那可是过命的交往。”

  孙正良说:“这个我知道,不过,我的直接上司是钱站长,我听钱站长的。蔡老板,你就不用费心了,还望劳烦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蔡连福觉得自己遇到麻烦了,他不知道谁在背后整他。他收回了笑容说:“这位长官,你有什么资格抓我?抗战刚刚胜利,百废待兴,国家提倡大力发展工商业,让我们这些为国家做过贡献的商人,继续为国家出力,这位长官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  孙正良笑着说:“我不知道你为国家做过什么贡献,但我只知道,你曾经给日本板垣师团,连卖带送1万匹丝绸,这也算是给国家做贡献吗?我不能说你是漏网的汉奸,但是,这毕竟是你一个不光彩的历史吧?”

  蔡连福身子一怔,马上说:“这位长官,话可不能这么说,不能这么说呀。日本占领江南,整个经济命脉被他们控制,我们有什么办法?但我跟史会长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

  孙正良说:“没说你跟史会长一样,史会长那是罪大恶极,勾结日本人,打压民族商业,手上罪恶滔天,他死有余辜。政府对于你们这些被动和日本人做过生意的,还是宽带的,你就是拿这样的把柄去要挟别人,用处也不大,现在党国大敌当前,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北边儿的红色政权,我相信蔡老板的心现在跳的一定很厉害。念及你的身份,我们就不动手,你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,不多,也就那么三五天,了解点具体情况,一定会放你回来的。”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