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逍遥漠

  • 古代言情

    类型
  • 2019-10-09上架
  • 158986

    连载中(字)
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001章 比恶还恶的女人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1995 2019-10-09 10:13:01

  混乱之城,九州大陆最乱最邪恶的地方。

  今日,城破了!

  新任城主林妍,率三千法外暴徒,誓死守城二十八日,让所有帝国人心颤胆寒。

  此时,内城墙上,仅剩的三十二人紧随林妍,血战不退。

  “城主!您走吧!以您的修为,能杀出去的!”一个青年大叫着挡刀,被砍断了半边儿脖子。

  “城主,别管我们了!走!走得远远的!”一个少女扑了过来,被一箭射穿了心脏。

  林妍大恸难言,却明媚轻笑,永远杀在最前面:“杀!”

  三十二个人,也不过就是须臾间就死光了。

  林妍挡在尸堆前面,浑身冷得发颤,再也假装不出轻松明媚的笑容来。

  “走好呀。”

  她哑声说道,眼眶灼热,一阵裂痛。

  老者就在这时被众多高手簇拥而来,愉悦笑道:“你笑不出来的样子可真是漂亮!我准备送你去当军妓,你不用死了,高兴吗?”

  他弯弓,一箭射穿了林妍拿刀的手腕。

  然后是另一只手。

  最后,是两个膝盖骨。

  林妍的刀掉在了地上,轰然跪下,再摔趴下,如同烂泥。

  她抬起一双猫瞳,笑容妖冶,眼神却渐渐混沌:“要死了,不陪你玩儿了。”

  她这一世,前半生被人掳走失身,遭父母亲妹厌弃,未满一岁的孩儿被抢,苦苦追寻三十年也未曾找到。后半生被这神秘老者追杀算计,不得不沦为贱奴侥幸存活,如今,连最后的栖身地也都毁于他手。

  啧!

  她怕不是挖了他祖坟?

  老者脸色大变:“不许死!我还没有告诉你,我为什么苦心算计你四十多年!”

  林妍含糊呢喃: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当年……呃!”老者急切凑到林妍耳边,刚开口,就被狂喷而出的鲜血堵住了喉咙。

  林妍“呸”掉了嘴里的割喉刀片,眼神清明,哪有要死的样子?

  她哈哈大笑着蠕动到老者身上,拿手肘死死怼进老者的伤口,被老者下属捅肾捅心都没松开。

  “懵逼了吧?傻鸡!”

  “我管你因为什么?你死了才最有趣啊!”

  她很快就说不动了,便索性恶狼般咬住了老者的喉咙,闷闷哼笑。

  直到笑声消失,再也不动。

  她死了。

  老者也死了,死不瞑目。

  没有一个人敢碰她的尸体。

  直到两人都僵了,才有人哆嗦着割掉了林妍的下巴,但老者早已缺了半边脖子,想求全尸,不可能了。

  ……

  无穷尽的黑暗中,林妍忽然有了感知。

  刺鼻的酒味儿萦绕鼻尖,她四肢被绑,浑身疼痛。

  我竟还没死?

  林妍还没彻底清醒就笑了。

  “小美人儿也觉得欢喜?甚好甚好,比起睡死鱼,美人儿主动自然更好!”

  有人低笑着捏了一把林妍的脸,然后,松开了绑她手的绳子。

  我分明已经毁容,怎么还会被叫美人儿?

  林妍顿觉不对,忙倾力睁眼,就看到了宋柳熟悉又陌生的脸。

  上一世她孩子被抢,自己被打昏,再醒来,就被宋柳绑在了客栈包厢里。

  她被他连番毒打,后来更被掐着饭点儿凌辱,被她亲妹妹林荫踹门撞破了“奸情”,遭人围观,身败名裂。

  而现在……

  我,回来了?!

  林妍狠狠掐痛了掌心,兴奋满足得脸红轻颤。

  “把我脚也解开吧。”她娇弱说道,眼眶通红。

  虽然非常想立刻飞奔去找孩子,但她知道孩子丢得蹊跷,如今自己能力不足,只能暂且按捺,先解眼前的绝境再说。

  宋柳三两下解开了绳子,调笑道:“好好服侍我,一会儿遭人围观的时候,我帮你盖上一个被角。”

  林妍跪坐起来,娇羞地伸手去捂他的嘴:“你,你别叫太大声。”

  宋柳眼冒绿光:“当然,我……唔!”

  林妍诡异一笑,纤细的手迅猛捂紧,同时膝盖凶猛顶上。

  一声酸爽闷响之后,宋柳痛得眼珠子都暴凸而起。

  “这是蛋碎见面礼,喜欢吗?”林妍愉悦低笑,满足得浑身轻颤。

  “唔唔唔!”你疯了?!宋柳又痛又怕,慌忙捶打林妍。

  林妍一手刀砍坏宋柳的气管儿,将他上辈子的毒打十倍奉还,边打边笑,眉眼间全是无边艳色

  救命!!!宋柳张嘴大叫,却只有吁吁气流弱弱喷出。

  他脏腑憋伤,骨骼多处碎裂,下身最惨,都血流成河了。

  “嘘,别怕别怕,我怎么舍得杀你呢?”林妍眉眼弯弯,笑容妍丽,纯美干净得让人把持不住。

  可宋柳心中再无旖旎贪念,越看越怕,浑身颤抖,竟是吓尿了。

  这女人……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吗?

  林妍嫌弃地劝道:“别尿,你都受伤了,再尿会死的。”

  宋柳顿时僵住。

  林妍满意低笑道:“对,这才乖嘛。”

  她上下翻他的衣裳,很快就找到了两瓶药。

  宋柳眼球暴凸,你想干什么?

  林妍笑道:“你不是怕不嗑药戏不真吗?来,你先吃为敬,我一会儿去你家找回我的肚兜,稍后就来。”

  她还要回来?!

  不!等等!

  她怎么会知道肚兜的事儿?

  她竟然还知道我家住哪儿?

  宋柳不寒而栗,惊恐得蠕动着想要爬走。

  林妍笑嘻嘻拽住他,把药悉数倒进他嘴里:“你说什么?不行?啧!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?

  药效很快就轰然袭来,宋柳伤处顿时血珠飞溅。

  他再次疯狂爬蠕,却被林妍拖死狗似地拖回来,麻利绑成个大字。

  接着,她推桌椅柜子堵住了门。

  宋柳越看越心凉,怕得血脉喷张,又滋出一注血来。

  林妍忙温柔地轻拍安抚:“别怕别怕,放心,我绝不杀你。”

  宋柳被蛊惑了,可就在下一刻,她双掌夹击,“轰”地拍碎了他的耳膜。

  宋柳翻着白眼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  林妍笑眯眯地弹了一下宋柳脑门,目光灼灼:“听不见就不能串供了,看你还怎么皮。”

  身败名裂,人人欺辱?

  不!

  这一世,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!

逍遥漠

新书上路,欢迎亲爱哒们一起上车呀,么么啾!【每天上午11点更新哦】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