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14章 都是为了妍妍好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51 2019-10-15 10:38:38

  林妍凶起来是真凶,眨眼间就把柳柳如花似玉的小脸儿磕成了猪头。

  柳柳又痛又怕,尖叫连连:“二小姐救命!”

  可惜,她新主子林荫已经被吓蒙了,不进反退地蹿出去十多米,唯恐也被林妍按在地上摩擦。

  林妍蹲着仰头,笑问:“妹妹,需要我为打了你的狗而道歉吗?”

  林荫小脸儿煞白:“不,不需要!你随意!”

  林妍果然随意,凶猛按下柳柳脑壳,砰,柳柳翻着白眼,浑身抽搐地昏死了过去。

  “林大姑娘的规矩呢?!”青嬷嬷终于从水里被捞了出来,愤怒吼道:“不尊主母殴打嬷嬷!你是想去当军妓吗?”

  军妓?林妍本来已经拍拍手打算走了,听到这个词,脚下一转,又回来了。

  青嬷嬷指着林妍呵斥道:“跪下!道歉!”

  林妍腿微弯。

  青嬷嬷痛快笑了起来:“大姑娘识时务就最好,贱妾就该有贱妾的……”

  林妍妖冶一笑,一脚蹬到了她脸上:“傻逼!贱妾,呵,我入贱籍了吗?”

  青嬷嬷痛得眼眶炸裂,捂住狂涌而出的鼻血哀嚎不已。

  “果然踹人就该踹脸啊,痛快!”林妍大笑着扬长而去,眼波流转,美艳如同妍丽花妖。

  所有人齐刷刷让路,但,哪怕心中惧怕不已,也不由被这笑迷了魂。

  “啊啊啊!林妍!你会后悔的!我一定会告诉爹娘的!你给我等着!”

  身后遥遥传来林荫嫉妒羞恼的尖叫声,林妍轻嗤一声,大步流星地去了坊间最热闹的芙蓉街。

  此时时辰尚早,外面随处可见热气腾腾的早餐铺子,人来人往间,到处都充满了忙碌充实的阳光气息。

  林妍长长地伸了个懒腰,快步走向了一个馄饨摊子:“老板,来碗小馄饨!多放虾米多放醋!”

  少女清脆愉悦的声音又甜又纯净,让人不由会心一笑。

  一辆车架上,正闭目的俊美男人猛地睁眼,撩起了车帘往外一看,就见细碎的阳光里,一身粉衣的少女正晃着身子笑眯眯地看着路上的行人。

  他目光刚落到她身上,她就立刻看了过来,那双漂亮得如同上好琉璃的猫瞳,一瞬间透出了锐利无双的锋芒。

  两人都愣了愣。

  楚烨微微眯眼,林妍却已经没事儿人似的转开了目光,专注地盯向了刚上桌的馄饨。

  她满脸期待地舀起一个圆滚滚的小馄饨,呼呼吹了两下,才吃了一个就笑弯了眼,一脸贪足地露出了两个小酒窝来。

  楚烨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帘子,忽然间竟觉得有些饿了。

  “回府。……今日吃馄饨。”

  他淡淡说道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  马车旁边,暗一飞快地看了一眼吃得正香的林妍,想起那厚厚的一摞资料,不由侧目。

  最近见林大人与润王如胶似漆,表情甚是愉悦,只是这愉悦,怕是持续不了多久了。

  逼销金窟的恩人去入贱籍……

  啧!

  这林大人和润王啊,可当真是心大入牛!

  马车咕噜噜走远,林妍这才瞥了一眼,想到楚烨刚刚的眼神,她含笑的嘴角不由轻轻一抿。

 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时候,绝不能出任何岔子!

  愉悦地吃完最后一个小馄饨,林妍大大地喝了一口汤,舒坦地呼出一口气:“得再稳妥些啊。”

  夜幕降临,林妍出现在了销金窟。

  楚铭一愣:“要四个高手?”

  林妍点头:“我要劫个人,劫完了你的人就撤,敢给吗?”

  楚铭痛快点头:“敢。”

  他迅速点了四个人给她:“这四个人皆为我这里最擅长偷袭和轻功的高手,口风很严,先生随意用。”

  林妍目光深邃地看了他一眼,忽然笑了起来:“不急,五天后我来找你。”

  她之前从未笑过,如今这么一笑,那双冰寒的眼睛就像是揉碎了点点暖阳。

  楚铭不由自主就看愣了,直到楚灵闻讯赶来找人,他才堪堪回神,狠狠揉了揉脸。

  真是见鬼了,他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,却竟然只因为这外露的一双眼,就失了魂!

  明天,明天先生来了之后,他绝不会再如此!

  但,第二天楚铭并没有见到林妍,往后又是五天,林妍都一直没有出现。

  楚铭已经习惯了林妍的神出鬼没,可林家却没适应,这几日一直处于随时爆炸的高压之中。

  林擎面色沉到了谷底:“还没有找到?”

  家将深深垂头:“只知道大小姐出门之后在芙蓉街那里吃了碗馄饨,之后便再没有消息了。”

  林荫撺掇道:“爹爹你看她!我们就应该早点儿让姐姐入奴籍的,入了奴籍,逃了就是逃奴,可以报官抓她!”

  家将忍不住看了林荫一眼,浑身发凉。

  这可是亲姐姐呢!

  这般狠辣……

  林擎呵斥道:“够了!若非润王逼迫,妍妍何苦遭罪?荫儿,你若再任性胡说,就接着禁足吧!”

  林荫一僵,顿时不敢吭声了。

  等家将走了,她才撒娇卖痴地抱住林擎的胳膊:“爹,我再也不乱说话了,您别生气。我就是气姐姐打我打得太狠了。”

  她把自己的脸凑过去:“您看我这脸……这几天王妃生病,我本应该去探望的,如今这脸青青黄黄,如此可怕,我可怎么出门啊!”

  林擎怜惜地拍了拍她的手:“但妍妍毕竟是你亲姐姐,你日后是要做润王妃的人,如果迫害亲姐的恶名在外,谁还会跟你好?”

  林荫顿时笑得一脸娇羞:“我明白了爹,我以后一定谨言慎行。不过爹,找到姐姐之后,最好打断她的腿,让她乖乖躺到我嫁进润王府才好,不然她又跑了怎么办?”

  林擎眼底滑过了一抹厉色:“润王不会想要一个残废的,不过,也的确是该请家法了。至少要让妍妍知道,你和润王都是她的主子才行。”

  林荫想起林妍十岁时曾被家法打得三个月下不来床,顿时愉悦地笑了:“爹爹对我真好!等我当了王妃,一定每天都劝润王哥哥对咱家好!”

  宋茜然这时候也走了进来:“我去药堂拿了些药,那小畜生不听话都是自恃武力,废了她的经脉,她自然就会乖乖听话了。”

  林擎盯住了宋茜然手中的药瓶,眉头紧皱:“此药太霸道,若是妍妍用了,后半生恐怕都要缠绵病榻。”

  宋茜然温声道:“擎哥放心,偌大的林家和润王府,还养不起一个病秧子吗?她废了之后,我和荫儿会照顾她的。”

  林荫忙抓住了林擎的胳膊一阵撒娇卖痴:“爹爹您就同意吧!润王哥哥昨天才跟我说过,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姐姐呢!”

  林擎叹息着接过了宋茜然手中的药瓶:“都是为了妍妍好,她会明白的。”

  宋茜然和林荫对视一眼,全都温柔又愉悦地笑了。

逍遥漠

谢谢楚楚和小鱼的打赏,么么叽(づ ̄3 ̄)づ╭❤~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