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15章 卖女儿还用教吗?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59 2019-10-16 08:55:00

  林妍还不知道林父被林荫母女挑拨成功,又想了毒计来对付她。

  跟楚铭约定好之后,她便立刻回了早就租好的别院,吃饱喝好,养足了精神等系统升级。

  这一等,就直接等到了第二日凌晨。

  【妍妍我已经是一级系统啦!】

  林妍猛地翻身坐起,目光灼灼:“选择一级手术,阑尾炎手术!”

  她苦苦隐忍久等,就是为了这一刻!

  系统羞涩地道:“妍妍,按照规定是不能随机挑选手术的,但可以用系统点买,可是很贵。”

  林妍壕气冲天:“没关系!买了!”

  系统欢快地叫起来:“好的妍妍,已经扣除了一百点!”

  “……”瞬间变成穷光蛋的林妍深呼吸,凝目道:“现在就开始学习!”

  眼前一黑又骤然一亮,圆滚滚的白色垂耳兔出现眼前:“妍妍,要抓紧时间哦。”

  林妍郑重点头,身上的衣裳迅速变换成了手术专用服。

  她快步走到了手术台前,只见一个“活人”骤然显现出来,甚至真实地发出痛苦呻吟。

  林妍迅速沉静心神,检查过后,开始麻醉……

  一次又一次,连续十次失败,让林妍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
  但,当渐渐停止痉挛的“尸体”再一次消失,换成了新的“活人”,林妍依旧用了最快的速度沉稳心神,手稳稳地拿着刀,开始了第十一次手术。

  ……

  三天后的清晨,林妍睫毛颤颤,许久才睁开了眼睛。

  系统担忧极了:“妍妍要换营养液吗?”

  林妍含糊应了一声,立刻感觉到了口中一片甘甜。

  她摊尸式的躺了一个多时辰,这才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,去小厨房给自己煮了一锅粥。

  闻着米香喝着凉白开,林妍沉吟道:“这一次我学习的时间,似乎比上一次长许多?”

  一级手术非常难,她感觉自己学习的绝对不只是三十天,而更像是好几个月。

  系统雀跃道:“系统升级之后,时间比例调整为一天比一个月呢。宿主要继续加油哦!”

  它暗搓搓地道:“如果宿主可以提前完成任务,就可以在系统空间享受慢速系统时间,直到达到身体极限,才会被弹出。”

  林妍的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她一天现实时间就能完成任务,便能用两个月的系统时间去学习任何东西,而现实中也才不过过去了两天!

  林妍心头火热,眼见着粥熟了,忙对上半碗凉白开,呼噜噜吃了个爽。

  “呼!我一定好好炼基本功,这样,日后的学习就会越来越简单!”

  系统圆滚滚的眼睛里滑过串串数码,夸奖道:“妍妍说得很对呢!”

  林妍轻轻一笑,趁着早起天还未大亮,轻车熟路地潜入到了隔壁的三公主府中。

  才刚走了没几步,巧了,正听见宋润跟人说话。

  “今天就去官府打点,等娘好一些,本王要亲自过去抓林妍入贱籍!”

  “找不到人?那就叫林大人带着林妍的户籍去!怎么卖女儿还用本王教他吗?”

  “好了,本王现在只想知道我娘要去大佛寺的事情你安排好了没有……”

  宋润的声音渐渐远去,但他言语间的戾气却留在了原地。

  林妍想想,还真觉得她爹真能干出来拿她户籍去给她入奴籍的事来,不由啧了一声,眉宇间含着几分郁色。

  忽然,她猛地转头看向了别院外的大槐树。

  树叶发出飒飒声响,但树上空无一人。

  林妍顿时皱眉,转身快步回了房间,出门便不见了。

  当天晚上,林妍夜不归宿,枯守了一天的暗二顿时不好了——这好不容易才找到,看了俩时辰就又没了?!

  得到消息的楚烨被逗笑了:“她倒是谨慎,也罢,盯着润王府,她总要有所动作。”

  暗二迟疑问道:“需要到官府打点一下吗?”就那么看着润王搞事?

  楚烨淡淡地道:“多管闲事。”

  暗二一脸懵逼,所以,他们如此费心费力,到底是为了什么?就纯粹看个热闹吗?

  暗一小动作挥手让暗二赶紧去找人,自己则面瘫脸地继续站着,睨了自家主子一眼,果然见主子提起了笔,却许久都没有落下。

  暗一叹气道:“未婚夫和亲爹都如此无情,林大小姐可真是太难了。”

  楚烨冷冷地睨了他一眼,忽然画花了手下正写的字,扔开了笔,背着手出门走了。

  暗一立刻快步跟上,仿若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过。

  而此时的林妍在哪儿呢?

  未免再被人盯梢,她直接去了销金窟。

  她记得三公主病发于大佛寺归来途中,熬了三天之后才死,但不确定具体是哪一天。

  如今得到的具体日期,是她之前花费了十万铜币买来的,就在明天。

  为了尽可能规避手术风险,林妍决定在三公主离府不久就劫人,免得她在大佛寺耽搁了病情。

  养精蓄锐一夜,第二天一早,林妍就早早来到了公主府附近。

  今天天阴风紧,眼看着就要暴雨来临,所以路上行人极少。

  三公主有些犹豫,但轻抚着隐隐作痛的腹部,她还是咬牙决定去祈愿。

  随行太医姓李名正,四十多岁,正六品御医,行医二十多载,最擅长内科。

  宋润把母亲送到了马车上,自己刚要上车就被叫住了:“王爷,二小姐那边传来消息,说有林大小姐的消息了。”

  宋润一顿:“人在哪儿?”

  下属神色复杂:“二小姐说,远远看见大小姐跟一群公子哥儿出门,去了郊外的庄子。”

  宋润哈地一声气笑了:“这贱人!”

  他勉强收敛住了脸上的狰狞,温声对三公主道:“娘,我临时有些紧急公务……”

  三公主笑道:“快去吧,娘带着李太医,没事的。”

  宋润百般叮嘱了许久,又跟李太医絮叨了半晌,这才转头,脸色狰狞地翻身上马,找林荫去了。

  不远处,一身劲装少年打扮的林妍勾唇一笑,驱马上前,隔了二百米远,悠哉悠哉地走在了三公主车队前面。

  那个所谓大小姐的消息,自然是她花钱散出去的。

  宋润果然不负众望,滚了。

  哒哒哒。

  清脆的马蹄声遥遥钓着三公主的车队,一直到了郊外才远远把车队甩开。

  没多久,四个蒙面人从天而降,快准狠地将包括三公主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敲晕。

  等四人把除了太医和三公主之外的人全部拖进林子里,林妍才从林子里出来,跳上了马车。

  终于。

  把人弄到手了!

  接下来,就是手术了。

  林妍攥紧了马缰,驱车往别院而去,却不想才走了十来米,就见不远处一辆马车溜溜达达地从树林里行驶了出来。

  低调奢华的车架,一行八个勇武侍卫的配置。

  林妍猛地攥紧了缰绳,眉梢眼尾的笑意,一瞬间冰寒到了极点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