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17章 你又嘴巴痒了?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498 2019-10-17 09:12:27

  林妍本想等几日再回林家,但也就是出门吃个饭的功夫,回来屋子里就多了一张纸条。

  纸条上不过四个字,却让林妍不得不提前回去。

  户籍。

  速归。

  这提示简单到甚至有些简陋了,但林妍却眨眼间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——她那爹怕是被她这几日的失踪激怒,想釜底抽薪直接拿她户籍给她入贱籍了!

  林妍生生被气笑了:“这爹怕不是臭水沟里捡的?”

  系统气得一蹦三尺高:“妍妍我们剖他吧!”

  它原本正美滋滋地跟林妍说抽奖的事,作为晋级成功的奖励,林妍能抽到一样二级手术。

  能越级学习绝对是天大的好事,可现在危机迫在眉睫,也只能把惊喜暂且押后了。

  林妍细细把那张纸条上的字迹看了好几眼,然后点火烧了个干净,轻笑道:“在我们这儿,弑父是要被活剐的。”

  正说着话,就觉得肩膀一重,她转头一看,顿时惊喜不已:“瞳瞳?”

  小奶兔子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她,三瓣嘴龇起,露出两颗大门牙来。

  “妍妍我能咬人!”

  “我保护妍妍!”

  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稚嫩的声音,童声童气,让林妍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她把小兔子抱在了怀里,笑眯眯地撸了好几把:“嗯,谢谢瞳瞳。”

  小半个时辰后,林妍借着销金窟座上宾的好友的身份,“租”了两个沉默寡言的“打手”,回家了。

  守门看见了林妍,顿时激动不已:“大小姐您可回来了!”

  又看见了林妍背后的人,神色一凛:“大小姐,这两位是……他们怕是不能进去!”

  林妍似笑非笑:“我自己的家,我还不能带人进出了?那不如我走?”

  那守门家丁想起林擎带着狰狞的叮嘱,顿时一脸冷汗,忙道:“大小姐请!家主找您许久了!”

  林妍对他隐晦的警告充耳不闻,带着两人慢悠悠往正院去。

  刚进正院大门,旁边就是两道暗风袭来,直冲腿弯。

  林妍表情都没有变一下,似乎毫无所觉地只管往前面走。

  她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,两个高手同时抬腿,轰,踹碎了偷袭的手腕粗的刑棍。

  两个林家家将被震得全身发麻,先是一懵,继而勇猛扑来,却眨眼间就被两个高手反叉手臂,把脸皮按在地上来回摩擦。

  林妍笑眯眯地背着手,左右看看,响亮地“啧”了一声,这才歪头看林擎:“爹啊,又想打断我的腿了?”

  林擎几次深呼吸才忍住了暴跳如雷,喝道:“林妍!!!”

  林妍掏掏耳朵:“哎,听着呢爹。”

  林擎脸颊上的肌肉瞬间痉挛:“林妍!你放肆!”

  林妍噗嗤一乐:“没有爹放肆,好好的世家嫡女,竟然要去京兆府那里卖了当女奴,你怎么想的啊爹?最近可正是年中业绩审核的时候,不怕御史参你一本吗?”

  林擎心头一跳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 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林妍,缓缓道:“妍妍,爹以为,咱们之前已经商量得很清楚了……”

  将林妍改籍的事情当然要办,但绝对不是光明正大的办。

  林家嫡女自然不能入贱籍当贱妾,但只要林妍“暴毙”,荫儿再带上一个林家“奴婢”,就一切合情合理了。

  他以为,林妍之前答应了给润王当妾,就已经默认了“暴毙”。

  林妍撸撸斜挎包里的小兔子,笑眯眯地点头:“是很清楚啊,走啊爹。户籍您已经揣着了吧?那赶紧的,弄好了我好收拾东西去住润王府,弄个庶长子玩儿玩儿也不错啊。”

  林擎反而失了声,摸了摸袖兜里装着的户籍,似乎钉在了原地:“庶长子?妍妍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他看了一眼林妍背后的两个高手,只一眼,就知道这两个人武修高还杀过人,绝对不是一般武行能养出来的。

  他莫名有些后脊背发冷,林妍这几天,究竟去了哪里?

  不过还不等他问清楚,听到了“庶长子”一词的林荫就受不了了。

  她从门口跳出来,指着林妍尖锐叫道:“凭你这幅脏烂身子也配给润王哥哥生孩子?灌了绝育药,跟在我身边好好当个贱婢吧你!”

  这话一出,林妍顿时就眯了眼:“荫儿啊。”

  她漫不经心地摸着系统的耳朵:“嘴巴又痒了是吧?”

  她抬手一指林荫:“抽她。”

  其中一个高手闻声而动,眨眼间就到了林荫面前。

  “啊!”林荫尖叫想躲,却哪里躲得开,那高手蒲扇似的大手一巴掌抽在她脸上,直接把她抽翻在了地上。

  “再叫啊,”林荫笑眯眯地垂眸看着林荫:“再叫,就卸掉你的下巴。”

  林荫猛地收声,惊慌不已地捂住了自己的脸,又怕又气,连滚带爬地冲向了林擎:“爹!”

  “来人!来人!”林擎又羞恼又心疼,立刻扬声大叫。

  少顷,在外巡逻的两队家将都得到号令过来,齐齐拔刀。

  林妍不急反笑,扬声问道:“爹啊,你是我亲爹,荫儿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妹妹,如今你俩逼我入贱籍为奴,还要灌我绝育药,敢问……”

  她声音更高了几分:“我是我娘偷情生出来的吗?”

  她自己问完,就先被逗乐了,噗嘻嘻地喷笑了出来,笑得花颜灿烂,不能自已。

  林荫惊呆了:“林妍你疯了?!”你怎么敢当众说出这种话?!

  她尖叫:“你敢这么说娘?你想死吗?!”

  林擎的脸黑如锅底,看着那些难掩惊骇的家将,气得脑门突突得跳。

  以往,只要自己露个为难的表情,林妍总是愿为自己受任何委屈,今日,今日……

  他阴沉沉呵斥道:“妍妍!够了!不过是与你妹妹发生了口角,她气急了才胡言乱语,气话怎么能当真?!”

  大女儿成了破落户,疯言疯语什么都敢说,他却不能真叫小女儿的话被家将广为流传!否则顺遂小女儿心意的自己,成了什么了?!

  林荫的脑子却想不到那么多,惊声尖叫道:“爹你什么意思?你之前明明答应了我和娘的!”

  “闭嘴!”林擎快被小女儿蠢哭了:“莫要再胡言乱语!”

  “哈!”林妍却是被林荫蠢笑了,笑得眼角生泪。

  林擎贵为吏部尚书,掌管天下官员考核,享有权利的同时,也要受到其他部门的监察。

  内围不修,逼嫡女入贱籍,再灌绝育药送给小女儿当陪嫁丫鬟凌虐,这几条尾巴露出去,他这吏部尚书还当得稳吗?

  今日她特意带了两个高手来逼林擎,林擎猝不及防之下果然犯了错,叫了这么多家将来抓她,却偏偏忘了,人多,就会口杂。

  这会儿他想明白了,当然不能再贱得那么明目张胆了。

  林妍笑眯眯问道:“爹的意思是,我会错意了,其实爹没有逼亲生女儿入贱籍的意思,都是荫儿骗我哄我玩儿的?”

  林荫莫名就觉得这事儿不对,张嘴就想要反驳,却被林擎狠狠按住了肩膀:“荫儿年纪小胡闹了,你是长姐,日后好好教导她。”

  林荫惊呆了:“爹……”

  林妍煞有介事地点了点,立刻权利不用过期作废,沉声道:“不尊长姐,长幼无序,还满口谎言,爹,我看这得打三十棍家法才能行,您觉得呐?”

  她微微扬起了下巴,目光灼灼地盯着林擎,哪怕林擎的眼中已经爆发了狂风暴雨,满满都是会找后账的狂怒,她也依旧毫不退缩,仿若,非要把这最后的狂欢,进行到底!

逍遥漠

吧唧我家楚楚,天天给红豆,嘻嘻。么哒新上车的小伙伴们,爱你们呦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