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18章 您可太委屈了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46 2019-10-17 09:32:54

  林擎从不会让林家人践踏他作为家主的权威,但这一次,林妍不但践踏了,而且还踩在上面冲着他耀武扬威。

  林擎有一瞬间觉得林妍是疯了,任她再如何仗着舆论和背后两个高手胡来,难道还能叛出林家?

  而她只要在家,他就能找机会让她“暴毙”,再给她灌绝育药,到时候,她还不是要去润王府当个贱妾?

  林擎缓缓道:“妍妍,今天你要做的所有一切,你都想清楚了?”

  林妍眼圈渐渐红了:“爹,想要好处,又不用付出任何代价怎么行?荫儿只是挨打让我出出气啊……”

  而我,接下来就会被爹报复,还会去当贱妾。

  林擎听明白了林妍的潜台词,看着林妍睫毛颤颤,眼中含着雾气,却倔强不肯落泪的样子,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。

  “也罢,”他在林荫惊骇的目光中点了头:“荫儿,去,跪下。”

  “爹!!!”林荫几乎要疯了:“爹!我不服!”

  林擎转头看她,温声道:“我说,跪下。”

  林荫浑身发颤,忙忙就想冲出去找母亲做主,却被林擎一把攥住了手臂,抬腿一踹她的腿弯,把人踹跪下了。

  “爹!求你!三十棍!那可是三十棍!我会死的!”林荫吓得浑身哆嗦,涕泗横流。

  “荫儿,”林擎压低了声音:“你抢了你姐姐的王妃之位,还要让她入贱籍,绝育,她只是打你三十棍,很划算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荫儿,你自小聪明,应当知道,这世上从没有白吃的午餐。”林擎一句话将结局定下:“来人!行刑!”

  他不怕林妍反悔,林妍再变,说到底还是他女儿,只一个孝道压下来,就能压她到死。

  况且,这孩子再厉害,始终也只有一个人罢了,等她的钱花完了,这样的高手,还会为她所用吗?

  林擎看了林妍一眼,林妍立刻应景地逼红了眼眶,越发像是在垂死挣扎了。

  林擎指了指刚刚被按倒的那两个家将:“打,三十下,不要少了。”

  他这般严肃,连最疼爱偏宠的小女儿都打了,家将们彼此对视,心中安心了不少。

  家主,到底还是讲规矩的。

  林妍却哑声开口:“这两位家将大叔与娘关系太好,太听娘的话,他们打不行,让我的人来!”

  刚刚还好的气氛顿时就变了——什么叫做跟她娘的关系好?

  林擎都被气笑了:“妍妍,你是不是气糊涂了?”

  林妍疑惑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吗?我六岁时不过打碎了一个碗,娘就叫这两位家将叔叔打死我,他们也真的差点儿打死了我这个林家嫡长女,不是吗?”

  她眼底透出几分疯狂:“爹,让我的人打,真的不行吗?”

  这份疯狂生生吓住了林擎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点了头。

  林擎:“……”真是见了鬼了!

  林荫:“……”这就要了命了!

  她快吓哭了:“爹!不要!她一定会打死我的!救救我!”

  林妍温温柔柔地回答她:“荫儿别怕,我不是你,我不会想杀你害你的,也就是一顿家法,躺几天就好了。”

  林荫听着这话觉得耳熟,细想之下才发现,竟然是每一次林妍受家法的时候,自己对她说的话!

  “贱……啊!”

  谩骂声很快就被惨叫打断,才一棍子,林荫就被打趴在了地上。

  林妍笑眯眯地说风凉话:“快起来呀妹妹,祖宗家法怎么能趴着领?你这是大不敬啊!怕不是得再加几棍子?”

  家将里,有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然后忙忙绷紧了脸。

  无他,只因为他们都听过这话——当年大小姐被打的时候,二小姐就这么说过这些看似天真,实则狠毒的话。

  林荫惊慌失措地爬了起来,可才撑到了第三下,就又趴下了。

  当打到第十二下的时候,林茵已经神志模糊,脑袋嗡嗡作响了,可她不敢晕过去,她怕自己一晕过去,就会被打成烂泥。

  林妍撸着兔子,认真地看着林荫背上的血一点点晕染开,眼神渐渐开始放空。

  忽然,她含笑看向了门口的位置——终于来了,她娘搬来的救兵!

  林妍好奇地看向了救兵,不由撇嘴——不孝子,娘都丢了,还跟小姑娘勾勾搭搭,不要脸。

  她嫌弃的目光太明显了,以至于宋润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。

  不。

  并不是因为林妍的目光,而是因为,林妍她,太过耀眼了。

  宋润很早就知道林妍长得美,若非如此,他不会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无趣废物至今,更不会因为她失身如此暴怒。

  但,这一次见,她似乎又美了,比过去更有侵略性,美得像是能够倾世祸国的妖姬,让人心肝儿发颤。

  宋润脚步一顿,第一次没有先去看更讨他欢心的林荫。

  林荫模模糊糊地嗅到了宋润身上的熏香味道,喃喃叫他,拽住了他的衣摆:“润王哥哥,救,救救我,姐姐她要杀了我……”

  少女声音绵软,脸色刷白,汗湿的衣裳越发显得她身段玲珑娇小,楚楚可怜。

  宋润一回头就看到这么一副残破柔弱美的场景,顿时心脏微颤。

  “荫儿!”

  他又惊又怒地将林荫抱进怀里,却不小心触碰到了林荫的伤口,让林荫痛得呻吟连连,浑身发颤。

  宋润被猫儿似的少女弄得怜香惜玉之心暴涨,转头怒喝林妍:“毒妇!怎能如此谋害亲妹妹?!”

  林妍撸撸兔头:“王爷,荫儿是我爹让人打的。”

  忽然被点名的林擎:“……”彼其娘之!

  宋润滞了滞,好半晌才顺过气来,转头盯住了林擎,眼神不善:“林大人,荫儿是本王未来的妻子!”

  这算是他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吐露婚约,林荫朦朦胧胧听见了,顿时又惊又喜,完全没看到,她的心上人说婚约的时候,却在瞄着林妍。

  但林擎和宋茜然都看到了,两人同时在心中皱眉。

  宋茜然恨不得活剐了林妍,看林妍的目光不像是在看亲生女儿,而像是在看一个勾引自己女婿的狐狸精。

  “贱人!”宋茜然忍不住咬牙切齿。

  林妍被她骂笑了:“娘,我怕不是你被人……生的吧?这么恨我,当初怎么没掐死我呢?”

  宋茜然被她的那个停顿给气蒙了,一时间竟只会扭曲了脸,忘了反驳。

  林妍仿佛被她的表情吓到了,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,吃惊又惶恐地看着她,然后猛地看向了林擎。

  “我原本是猜测,想不带竟是真的,爹?爹!您……您……这些年,真是委屈您了!”

  林擎:“……”

  我可去你娘的“委屈”了!

  他胸口像是闷了一口绿油油的血,喷出来怕被人笑话,不喷,却又快憋死了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