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19章 我要跟妍妍谈谈心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78 2019-10-18 09:59:59

  我可去你娘的“委屈”了!

  林擎被气得差点儿吐血,但气到了极致,反而迅速冷静了下来。

  林妍虽然句句话都像是破罐子破摔,但何尝不是正中他的软肋?

  逼嫡女入贱籍的确太过骇人听闻,不合常理,倘若今日之事不解决好,茜然的清白,自己的仕途,怕是都要一起毁了。

  一把按住勃然大怒的妻子,林擎沉声道:“茜然,妍妍只是嫉妒你偏心荫儿,这才说了胡话,莫要再刀子嘴豆腐心,与她好好说话吧!”

  宋茜然恨不得送林妍去死,怎么可能有什么豆腐心,但她被林擎攥得肩膀生疼,又看到了他的眼神,瞬间便清醒了过来。

  迅速看了一眼周围家将,宋茜然蓦地满身冷汗。

  是了。

  林妍是她的女儿,亲生的女儿!

  她作为母亲,这般恨不得女儿去死,不是坐实林妍的恶意揣测吗?

  宋茜然咬牙忍下满眼怨毒,凄苦道:“我生你的时候大出血差点儿死了,这份生恩不算厚重吗?不过是说你几句,你竟,竟如此辱我清白!”

  她哑声哭道:“你是要逼娘去死啊!”

  家将们都有些不忍,有人忍不住劝道:“大小姐,夫人毕竟是您的生母。”

  宋茜然眼底滑过一抹痛快之色,表情却越发艰涩伤心:“妍妍,你说,只要你今天说想让娘去死,娘这就自尽!”

  宋润忍无可忍:“林妍你够了吧?你还真想逼死宋姨吗?跪下!道歉!”

  林擎满脸沉痛:“妍妍,王爷说得对,你太过了。”

  林妍一一看过众人的神色,忍不住想笑。

  世人总说,这世上无不是的父母,但林妍身在不是之中,却知道到底多疼多痛。

  她一下子红了眼圈,只抓她想抓的重点:“原来我是娘给爹生的孩子?太好了!”

  她欢欣雀跃地问道:“既然我不是奸生子,那爹娘一定不会听妹妹的,偷偷让我暴毙,然后逼我入贱籍去当妾了,对吧?”

  她本就长得极美,这么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人的时候,让林擎和宋茜然都忍不住晃了晃神,那些家将们也瞬间软了心肠。

  就是宋润,都没忍住失了神,没能第一时间意识到林妍的反击。

  林妍当众揭穿了他们的谋划,那么接下来,林擎还敢让她再暴毙吗?

  至少两三年内,她怕是都暴毙不了了。

  宋茜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恨得后槽牙都快要咬碎了:“你妄……”

  林擎几乎捏碎了宋茜然的肩膀:“当然!你是世家长女,又是我和你母亲的掌上明珠,谁敢那么对你?”

  宋茜然快气疯了,但张开嘴,却扯出僵硬地笑容道:“你爹说得没错!”

  此时此刻,她生撕了林妍的心都有了。

  害她宝贝荫儿挨了一顿揍,这讨债鬼却竟然逃脱了既定命运,免了贱籍!

  林擎也已经意识到他被耍了,林妍之前的示弱都是假的——一切,都不过是为了先打荫儿一顿家法!她其实早对“暴毙”有了解决之法!

  如今被当众逼着毁约宋润,林擎又羞又恼,眨眼间便有了新谋划。

  他温声道:“荫儿一向喜欢王爷,如今重伤难受,可否请王爷在家中多停留几日?”

  他看了一眼林妍,又看了一眼宋润:“王爷跟妍妍自小一起长大,若是能从中调解,让她跟荫儿和解,就更好了。”

  他眼神中晦暗的流光,让宋润猛地愣了愣,几乎以为自己会错了意。

  不能吧?

  宋润再次看向了林擎:“我带妍妍和荫儿一起培养培养感情?”

  林擎满脸感激:“多谢王爷成全!臣下这就让人收拾妍妍的东西,把她送过去!”

  宋润深深看了林擎一眼,再看向林妍的时候,笑了:“妍妍,你打也打了,闹了闹了,走吧。”

  他嘲讽地看着林妍,有些怜悯,但更多的却是痛快。

  以为从姘头那儿弄来的两个高手,就能反手打我的脸了?

  呵!

  自甘下贱果然都是要遭报应的!

  如今你是不用入贱籍了,可却要做个林家家养的妓女,让我免费嫖!

  作没了名分,好玩儿吗?后悔吗?

  宋润期待地看着林妍,企图看到林妍惊惶悔恨的模样,却发现林妍好似没看懂他和林擎的眉眼官司,还不赞同地冲他摇头。

  她满脸认真:“王爷住嘴,我可没有跟妹夫勾搭的习惯,请叫我林大小姐,或者你随着荫儿叫我长姐也行。”

  宋润被气笑了:“姐姐?凭你也配?!”

  林妍耳尖子微微颤了颤,歪头似乎在倾听着什么。

  片刻之后,她笑颜如花地点头:“我配啊!王爷叫我姐姐的样子,想必十分赏心悦目。”

  宋润一下子冷了脸,死死盯了林妍妍丽无双的脸许久,忽然就满眼暴戾地笑了:“妍妍既然这么想跟我亲近,那,我们便好好亲近亲近!”

  他转头看向了林擎,温声询问:“恐怕要借用一下林大人的主院,我想跟妍妍好好谈谈心,林大人觉得如何?”

  林妍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,垂眸摸着系统软乎乎的耳朵,眼底缓缓掀起了一场风暴,然后,她抬头看向了林擎。

  林擎心知肚明这个谈心的意思,却仍旧下令直接让家将们撤走,自己则抱起了林荫:“劳烦王爷操心了。”

  宋茜然没忍住痛快地笑了:“妍妍,你好好跟王爷谈谈,乖一些,免得吃苦。”

  林荫已经意识到宋润要做什么,迷迷糊糊地攥紧了父亲的衣襟:“爹!不要!”万一一次怀孕,真生下庶长子怎么办?!

  林擎已经抱着她走到了门口,垂眸看她,压低了声音:“别担心,你娘会准备好药。”

  宋茜然眼角含笑:“荫儿别怕,娘会给她准备最好的药!”

  这一家三口彼此对视了一眼,各含心思,却同时转头看向了林妍,就见林妍也在看着他们。

  她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遭遇什么,微微歪着头,脸上挂着好看又纯澈的笑容,笑容中透着软软的疑惑。

  “什么药?”

  他们听见林妍问道,然后摸着兔子自己笑出了声来。

  “绝育药吗?”

  她越笑越明媚,耀眼到刺眼的地步。

  “那你们熬药的时候可快着点儿,不然呐,我可就喝不着咯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