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

第022章 叫声姐姐来听听

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412 2019-10-21 23:45:19

  张嬷嬷是三公主的奶嬷嬷,跟三公主虽是主仆,却情同母女,但她一向守本分,,像今日这般对宋润又掐手腕又警告,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

  宋润是个聪明人,上头的热血再沸腾,也在察觉到张嬷嬷的警告和忌惮之后,迅速冷了下来。

  他猛地看向了林妍。

  一定是这个贱人做了什么!

  想到至今都还在失踪的母亲,宋润眼中顿时爬满了血丝:“林!妍!”

  林妍居高临下地看着宋润:“王爷叫错了,来,再叫一遍。”

  宋润腿上伤得厉害,却硬是爬了起来:“林妍!你把我娘……”

  张嬷嬷猛地攥紧了宋润的手腕,打断了他:“王爷,大小姐说得对,您该叫姐姐,这是主子的意思,从今天开始,大小姐就是三公主府最尊贵的姐儿!”

  宋润呼吸微滞,抬眸盯着林妍,就见林妍笑眯眯地看着他,眼中没有半分惧色,只有冷静和凉薄。

  他环绕四周,目光从那些尸体上一一滑过,最后落在了林擎身上,许久,才又转回到林妍身上。

  他终于想明白了一切。

  这都是林妍算计好的!

  她今日敢回来,就是算准了林擎一家要对她恩断义绝,就是算准了自己被会林荫叫过来,更算准了……张嬷嬷今日必来!

  这一场打脸打得如此酣畅淋漓,把所有欺辱她的人,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就是他自己这个挨打的,都不得不承认,林妍这事儿办得太漂亮了。

  宋润用全新的目光盯着林妍:“好!你很好!文武皆废……呵!真是天大的笑话!林妍,你这爪子藏得好啊!”

  林妍客气地谦虚道:“哪里哪里,都是大家逼得好。”

  她笑眯眯问道:“所以呢?王爷,叫吗?”

  宋润喉咙干涩,脸色铁青,张嘴几次都没能发出声音。

  偏偏林妍也不着急,就这么撸着兔子看着他,似乎在欣赏他漂亮的脸色。

  张嬷嬷低声劝道:“王爷,主子她犯了病才刚刚治好,正是需要奴婢去照顾的时候,您,您委屈了。”

  宋润最怕的就是这个,急声道:“我娘犯病了?!”

  他大急: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

  张嬷嬷压低了声音简短说了情况,央求地看着宋润:“王爷,别再招惹大小姐了,她背后站着一个医道传承的隐世大宗门,主子怕您交恶太多,会……”

  她没有再说下去,但宋润已经完全懂了,甚至想得更多。

  他想起来那个销金窟出现的冷面女子,那个人,用的就是他从未见过的缝合之术!

  难道……

  他吃惊地上下大量林妍,许久才道:“你竟然,从那时候就开始算计了?”

  林妍但笑不语。

  宋润闭了闭眼,憋屈地叫道:“姐姐!这一次是我错了,求姐姐告知我娘在哪儿!”

  这一声姐姐叫出来,他脸涨得都快发紫了。

  恰巧林荫憋不住跑过来,正听到了宋润的这一声姐姐,顿时“啊”了一声,如同见鬼:“润王哥哥你疯了?!”

  宋润猛地转头看向了林荫,眼中无往日的喜爱,只有阴鸷警告:“闭嘴!”

  林妍噗嗤一乐:“啧啧,恼羞成怒了。”

  宋润气得脑壳子突突地疼,咬牙忍耐道:“求姐姐告知我我母亲的下落!”

  林妍没动,反而歪头看向了某处。别院还有摄政王的人,她要报地址,总得让对方同意。

  那人果然还在,而且轻易看明白了她歪头的意思,一道声音逼音成线,钻进了她的耳朵里:“可。”

  随着树叶晃动,那道气息眨眼间便远去了。

  这是确定了她这边已经完全控场,所以才安心走了。

  林妍觉得这样的摄政王实在是可爱得紧,不由笑容更盛。

  她懒洋洋地报了那处别院的地址,摆摆手道:“慢走不送。”

  竟是半点儿也不怕润王府找到了了三公主之后,再来做什么后续动作。

  宋润忍不住叫道:“林妍!”

  林妍懒懒地回头:“嗯?”

  宋润盯住了她妍丽的眉眼,缓缓问道:“如果我把王妃之位还给你……”

  林荫再也憋不住冲了进来:“不!我不许!”

  她简直要气疯了:“林妍!你不要脸!连妹夫都勾引!你是有多饥渴?!”

  林妍啧了一声,歪头看身边的打手:“麻烦了,抽得左右对称些。”

  那高手脸皮抽了抽,眨眼间出现在了林荫面前,不等对方尖叫,大耳刮子就左右开弓地抽了起来。

  啪啪啪啪!

  连续四巴掌,把林荫的牙都打飞出来了一颗。

  等他干净利落地收手,林荫被最后一巴掌打得转了个圈,直接滚在了地上,晕了。

  林妍这才笑眯眯看向了宋润,问道:“王爷看,我这当姐姐的调教弟妹的手段怎么样?”

  宋润沉着脸深深盯了她一眼,知道她不光是在教训林荫,更是在用最打脸的方式拒绝他。

  自己之前种种,到底是把人给得罪死了!

  宋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咬牙让张嬷嬷带人把他弄走,等出了林家大门,再也憋不住,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  “王爷!”张嬷嬷大惊失色。

  “……没事!走!”宋润死死撑着:“立刻去那别院!我得亲眼看见我娘没事!”

  张嬷嬷又心疼又气:“王爷可再不要跟那林二小姐来往了!她,她根本就是个祸事包子!

  若非她当日用林大小姐当借口勾走王爷,王爷便会一路护送主子去寺庙还愿,主子哪儿会被人劫走,今日王爷又哪儿会吃这么大的苦头!”

  她抹了抹眼泪,声音冰寒:“林二小姐当真是好手段,见林大小姐手段强硬,又有了隐世宗门帮忙,自己搞不动林大小姐,这才来挑拨王爷。

  如今林二小姐到底是如愿了,王爷跟林大小姐彻底成了仇人,婚约也没了,还招惹上了林大小姐背后的隐世宗门……真是蠢货啊!给所有人招惹祸事!”

  宋润并不想听这些马后炮,但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把这些话听进去了。

  若非有林荫从中引导挑拨,他依旧会生气林妍的所作所为,但,绝对不会像如今这样狠辣决绝,闹到这个地步。

  宋润闭眼躺在门板上:“不用多说了,立刻去别院,林家的事,日后再说!”

  一行人很快就往别院方向而去,而林家这里,明明站了许多人,却一片死寂。

  连高高在上的王爷都凄凉败走,如今身为公主义女的林妍,整个林家还有谁能动她?谁敢动她?

  林擎脸色复杂地看着林妍:“妍妍……”

  林妍轻笑着打断了林擎的自我剖白:“我知道爹想说什么,身不由己嘛,我懂。如今我也是身不由己,爹想必也懂的,哦?”

  林擎脸皮抽了抽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林妍温声道:“刚刚家法中断,荫儿还欠了十六棍没打,爹,您亲自动手来打吧。家规不可乱,不是吗?”

  林擎浑身一震:“妍妍!”

  不等他长篇大论,林妍身边的高手就劈手砍断了胳膊粗的盆景树,劈枝斩叶之后,把带着尖锐枝节的树干塞进了他手里。

  林妍笑眯眯地看着林擎,嘻嘻一笑:“工具不足,爹凑合着用呗!”

  林擎的手微微颤抖,浑身血液都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冻住了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